西北小鎮老年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一日】我今年六十六歲,生長在西北地區一個邊遠的小鎮農村。父母生有我們兄弟姊妹六人,早年家境貧寒,靠父親一人辛勤勞動度日。據母親說:在生下我不久,母親生了一場大病,昏迷多日,家裏都做好了後事的準備。但在一天早晨突然清醒了。從此我母親就在佛面前發願─後輩子要吃齋念佛,以後病也隨之好轉。

我幼年時母親常給我講一些古代修煉人的傳說故事和一些做人處世的道理。從我幼小的心靈裏就種下了人可以修成神仙的概念。所以在我小時有時到河灘裏搬幾塊紅膠泥,用小木棒劃上唐僧像或佛的形像,玩拜佛,上香,磕頭。後來參加工作後,一次在鄉中學圖書室發現了一本氣功書,借回後也學練了幾套,都因為效果不明顯就放棄了。

六六年經過文化大革命,破除迷信,自己對世上還有沒有神、佛,思想中長期迷惑不得其解,但對人世間發生的有些現象用現代科學根本解釋不了,也說不清楚。隨著年齡的增長,又成了家和家庭人口的增加,生活負擔的加重,自己才體會到了人生的苦難太多了。弟兄們之間的矛盾,鄰里之間的矛盾,工作上的矛盾沒有你輕鬆的時候,在工作中遭領導的陷害,一次失去工作長達四年才恢復工作。遭重大車禍二次,造成三根肋骨骨折,右手腕骨折。

九六年春,在一次車禍中受傷在家養傷時,一天一位老鄰居拿著一本中國法輪功的書向我和老伴介紹。和老伴看後,頓感埋在心裏多年未解的難題一下子清楚了。我和老伴就想修煉法輪功。沒過幾天市裏要辦師父的錄像講法班。因自己有放像機,又會操作機器,就主動擔任了放師父講法錄像的工作。九講講法聽完,我對小時老人們講的神話故事有了進一步明確的認識,對修煉更加堅信不疑,從此我除了正常上班外,每天早上都要到市內集體煉功點參加煉功學法。

九九年「四二五」以後,我們組織學員反覆學習師父經文《大曝光》、《挖根》、《何為修煉》、《警言》等,來提高每個學員對當前修煉的認識。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當天,廣播和電視中首次播放了中央的通知,禁止修煉法輪功。但我們第二天早上七點鐘依然有四名學員按時集體煉功點去煉功。當我們播放音樂煉功時,突然有兩個便衣公安騎著一輛摩托車到了我們面前,拿出公安局的證明文件,沒收了我們的錄音機和磁帶,還把我們三個人帶到了公安局說:中央不叫煉了你們怎麼還煉?我說;不知道。他說:電視都通知了。我說:我沒有看電視。他就拿來一個小收音機把我們三人鎖在一個小房間裏,叫我們聽中央的通知,他走後我們就關了機子進行切磋,怎麼對待公安的干擾。在我們的強烈要求下直到下午一點多才叫我們回家。

講真相 勸三退

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當誰要來迫害這個法,那麼作為一個弟子,作為大法的一粒子,你應該如何做呢?你不應該去把真相講出來、叫人知道是怎麼回事嗎?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講,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應該起這個作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我帶了講真相資料和幾張真相光盤去農村講真相。當時我們家被公安監控著,我騎著自行車出發剛走出市區一公里左右,突然有一輛公安局的小車駛到了我前方五、六十米外橫在公路上停下了,車裏坐著四五個警察都看著我,當時我心態很平靜,不理睬他們繼續踏車向前行駛。心想,如果他們下來檢查,我就以侵犯人身自由權反對他們檢查。可就在我超過他們二、三十米時,我聽他們把車調回頭開走了。我一路平安的到達了目地地,給幾戶親戚和熟人講了真相並發了真相光盤和真相資料。

通過學法自己認識到,我煉功、學法市裏、公安、「六一零」、單位都知道。難道我還怕別人知道嗎?而且我講的都是實話。二零零三年十月的一天我去市場買冬菜,我看好菜和問好價錢後,我問他們,你們知道法輪功嗎?有一個上了歲數的老人說:政府禁止法輪功。有人說:還沒有聽說過。我說:今天我能買你們的菜是咱們的緣份,法輪功就是叫人做好人,強身健體。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你的病才能好。這時有七、八個人都圍過來聽我講,其中有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小伙子,看公安局的人來了,有的人抬起頭來四處觀看,我當時很鎮靜的對他們大夥說:我煉法輪功市上、公安局都知道。這時人們都靜了下來,我就講了法輪功去病的神奇、和知道真相後對人生的好處。最後我說:請記住,只要你心中有一正念──法輪功就是能強身健體和叫人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你這個生命就是可以救度的。他們笑著點點頭散去了,我騎上自行車離開了市場。

有時我們在大的節假日,為了制止當地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們就提前發正念,清除干擾我們講真相路上的一切邪惡、爛鬼。前一天晚上集體出去,一路發著正念、請師父加持,幾十條條幅二個多小時就順利掛完了。因為我們心裏只有一念──更多的救度世人是師父賦予每個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也是我們每個弟子的榮幸。我們在講真相時也體悟到了師父所講:「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通過看九評、學法,我更加認清了共產黨的本質。講三退就成了每個大法弟子制止迫害,鏟除邪惡救度眾生必不可少的一件頭等大事。自己利用城鄉紅白喜事開始講真相、講三退。一次去參加單位一退休老幹部喪葬,利用下面個別講和在飯桌上講、烤火爐旁講,這次聽到講真相的人有二、三十人,同意三退的有二人,有三人說考慮幾天再說,同時發護身符十幾張。有一次在親家聚會一次就講三退五人。

建立資料點

二零零三年三月的一天,單位電話叫我去單位,我進了單位辦公室,裏面坐著七八個人,經辦公室主任介紹,他們是地區政法委頭目、市「六一零」、市鎮書記。我坐下後,地區一位領導叫我說一下對法輪功的認識。我說:法輪功是叫人做好人,能強身健體的好功法,我煉法輪功已經八年了,以前有老花眼、乙型肝炎、常感冒,等等。現在全好了。不信我可以給你們念一段報紙聽聽。他說:不念了。又說:上面不叫煉了,你可以練其它的氣功。我說:其它的氣功沒有效果。他說這是中央定的,又說了很多的大道理,我都沒有回答。

之後單位領導就隔幾天通知我到單位去跟我談話,做所謂的「思想工作」,還特地由三人組建了所謂的「責任幫扶小組」,定期跟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法輪功,還說:如果這樣下去年終咱們的文明單位牌子就得摘了,而且全體職工的年終獎金也拿不上,還強制我寫「保證書」(但我只寫怎樣做一個好人,遵紀守法,隻字不提法輪功),他們看後說:不行要我重寫,反覆多次後,結果和前面一樣。他們就只好拿去給上面交差了(以後通過學法才認識到當初根本就甚麼都不該寫)。

零四年下半年,由於邪惡的迫害,我市最大的資料點被破壞,複印機和設備全被抄走,造成資金損失一萬多元,一度給證實法工作造成了一定的難度。明慧週刊上同修多次提出,為了安全,建議資料點要遍地開花。為了安全快速的救度眾生,為了我市大法弟子準時看到師父的最新經文、明慧週刊、週報,自己也開始摸索著學習電腦。今年年初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也上了明慧網。現在師父的新經文、每期的週刊、週報都能即時做出來送到每位同修的手中。通過學法,修煉、救度眾生,我體會到,每個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講三退救度眾生中所做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著我們做,所以修煉、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只要我們按照師父的法去做,想做的就能做到,而且很安全。

要回了被非法扣壓的工資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單位扣了我的全部退休工資,使我的正常生活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就是這樣市公安「六一零」還是不放過我們家,先後連續抄家四次,抄走的有光盤、磁帶、書(有一部份根本就不是大法的東西)。我先後要過多次,他們都說時間長了不好找,至今未還。由於生活所迫,我多次到市和單位要工資,並講真相,一直到二零零一年四月才發給了我每月半數工資。通過學法,我明白,哪裏有問題,那裏就需要我們去講清真相。首先我向單位、市裏各級行政部門送要工資的申請,內容首先寫憲法第十三條和第三十六條規定和自己的合法要求。送時要以講清真相為主,提出扣工資給自己生活造成的困難。要反覆找、多次講。從零五年年初到零六年七月份分三次要回了全部被非法扣壓的工資。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