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人的本質 走向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一日】

一.有緣修煉大法

很小的時候我就有了探索生命、宇宙奧秘的願望,以至後來對科幻小說、奇異自然、天文科學等產生了很大的興趣,然而這些終歸與現實有著很大的距離。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它們雖然給我帶來了對神秘的好奇和對美好的嚮往,但卻總也解不開一直縈繞在我心頭的問題:人從哪裏來?要走向哪裏?宇宙為甚麼會無限大?星系星球為甚麼會運動不止等等,伴隨著我成長,它們就像種子一樣深深的埋在我的生命中。

隨著我的逐漸長大,在惡黨統治時期,在「無神論」的變異思想的惑亂中,我曾做過許多嘗試,練過許多氣功。可是我當時從來也沒有把氣功與生命、宇宙連繫起來,以至後來在這種無明的狀態下遭到了假氣功的禍害。害的我年紀輕輕卻有氣無力,生不能、死不成,極度痛苦。

也許正如佛說的機緣,機緣一到一切都順乎自然。一九九七年上半年當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這本書時,我翻開書就感到一股似曾相識的香味,就像在寺院中的那種清香。我當時想,這本書一定珍貴無比。在我一氣呵成的看完這本書時,我的世界觀一下子改變了。從一個受「無神論」毒害的愚迷者,突然間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真實的意義,在我心中埋藏了許多年的種子一下子破土而出,我的生命就像久病不起的衰敗者一下子驚奇的站了起來。我從未有過那樣的高興、那樣的幸福。

得法後的我如同換了一個人,在工作和生活中都開始用很高的標準要求自己,時時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是否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以前我利用職權據公為私的現象從此杜絕。在任何環境中決不佔國家的一分一釐。因為我知道,那樣做對於一個人來說都不好,對於真正的修煉者來說就更不行。從此撒謊和吃喝嫖賭離我遠去,我知道,我已經真正的找回自己。

二.「鐵杵」磨針

修煉的過程是艱辛的,然而在艱辛中也充滿了快樂。我在打坐方面基礎很不好,就是腿硬。開始時我連單盤都盤不上,散盤也就是幾分鐘就感到酸痛無比。後來我想了一個辦法,當時很多人都在抄寫《轉法輪》這本書,我就找了一塊木板,壓在腿上再加上數十公斤的槓鈴片,這樣一來經書也抄了,腿也煉了。往往很快就一身大汗,雖然痛苦不已,但感到自己走在回歸的路上,走在神的路上,總是心曠神怡。就這樣直到九九年六、七月份我決定雙盤,從那沖天炮似的單盤直接煉起了雙盤。開始時我總要活動幾十分鐘才能夠盤上一點點,記的我第一次盤上雙盤也就是幾秒鐘腿就掉下來了,可是我心中的那個高興,我終於能雙盤了。我有一顆把鐵杵磨成針的恆心,我也真的把我這兩條「鐵棒」磨成了針。直到現在我已經能雙盤一個小時了。

身體上的承受僅僅是一方面,思想上觸動那才是提高的基礎。開始時我的思想業力較大,有時這些業力會產生對師父、對大法不好的思想念頭,但我能及時的識別它、抑制它,我知道它不是我。每當對師父、對大法產生疑惑時,我知道是它在作怪,我就這樣想:「師父講的一切都是對的,《轉法輪》裏講的一切都是對的。」就是用這樣的正念不斷的抑制清除那些思想業力和不好的觀念。

在修煉的路上並不是一帆風順,我也摔過跤,跌倒過。曾因講真相被邪惡綁架到勞教所迫害過,也曾為親情所累而簽字妥協過等等,不管當時是甚麼樣的環境、甚麼樣的理由那都是一個真修者的恥辱。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者,環境是針對心性而來,惡劣的環境只能看作是心性提升的大好機會,怎麼能隨著環境而改變、而妥協呢?即使是表面上的應付也不行啊。好在師父的慈悲,一再推遲結束時間,我才有證實法、救度眾生、重塑威德的機會。師父在《走出死關》經文中講到:「一個人走向神的修煉過程中,因為是人在修煉,不是神在修,那麼人在修煉過程中就一定會犯錯,就一定有過不好的關,當然也有犯大錯的。關鍵是認識到了能不能有決心去掉它。有決心走出來這才是修煉,這就是修煉。」從勞教所走出來,我就決心用實際行動來彌補這一切。

三.學會電腦證實法

我以前對電腦幾乎是一竅不通,連基本開關機都不會。可我有一個學會電腦證實法的願望,師父看到了就不斷的點悟我。我托人很順利的買了一台筆記本電腦,並請人裝了系統。可是用手機建立連接,他也不會。沒有辦法只好跑幾百里請一位懂技術的同修給建好連接,設置好程序。

開始幾天很順利,可是有一天一不小心把連接弄丟了,怎麼也上不去網了。四處打電話,也沒有同修會解決,我只有對著電腦發愣。心裏那個懊悔,怎麼這麼不小心呢?在痛悔之餘,我下決心自己摸索。說來可笑,我沒有基本的電腦知識,卻鑽到計算機配置裏面,把裏面改了個亂七八糟。大概有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我不斷的嘗試,失敗後再嘗試,無意間竟把鼠標煉的純熟,運用自如,而且有一次竟然聯上了網。我心中那個高興,簡直要蹦起來了。可是好景不長,當天又上不去網了。我又從興奮的山頂一下子跌到了低谷。我好像明白了甚麼。作為大法弟子應當時時保持正念,穩住心態。師父不是告訴過我們天塌了修煉者的正念都不動嗎?我終於安穩的坐了下來。

也就是隨後的幾天裏,我圓滿的解決了這個問題。從此我在網上學了很多東西。在以後的幾個月的時間裏,我從一個電腦盲一下子成了當地的技術骨幹,現在已熟練的掌握了裝機、設置、打印編排以及多種破網技術等等,幫助同修解決了許許多多的實際問題。這些看起來是一個學習過程,可卻是我實實在在的一個修煉過程。冷不丁出現的一件事,解決起來又很煩心,卻真正是讓你提高的啊。沒有那令人心碎的一個星期,鼠標怎會運用自如?悟性又怎麼會上來?又怎能掌握證實法的必要技術呢?同時更重要的一點,證實法就是要走自己的路,任何依賴的心都不能有。在整個學習電腦的過程中,我時時感到師父的幫助。比如在我真的不知該如何操作時,我的思想中會突然反映出那些正確的操作方法;還有當我需要某種特定的字符卻怎麼找也找不著時,往往無意間手指觸及到的鍵盤卻正是我需要的等等,諸如此類數不勝數。現在有時同修們的電腦出現問題,我往電腦旁一坐心裏想:「我心不亂,誰敢來亂;我心不動,誰敢來動」。很快電腦就會調整好恢復正常。在其它技術方面也觸類旁通,當然這一切都是師父給我開啟了這個智慧。

四.去掉為私的觀念

從修煉開始到今天已有十年的歷程,我一直認為自己悟性很好,根基很好,可是我從來也沒有像今天這樣感受到修煉的難,也許這是在向最後最表面突破的緣故吧。近日在思想中一直有一個情景出現:有一個河蚌,大口一張一合,突然有人用堅硬的東西刺了它一下,那河蚌瞬間閉上大口,躲在一邊一動不動。我深受啟發,這多像一個人為私的那一面啊。當人心受到外來刺激時,首先想到的是保護自己,不願被傷害,固守著自己的根本利益而不願放棄,甚至固守著自己的面子和所謂的尊嚴,其實都是在維護著自己為私的利益,而行為又被觀念所束縛。那河蚌厚厚的外殼不就像人生生世世累積的觀念嗎?一個生命要真正的成就自己,從舊宇宙的殼中走出來,那就要敢於敲碎這厚厚的殼,讓生命坦蕩於世間,才能真正的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走進那輝煌的未來。此時我想起師父在《警言》中的一句法:「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

在實際修煉當中,我體會到「悟」對於一個修煉者的重要,然而僅僅是悟到了還是不夠,還要做出來。我在這方面做的遠遠不夠,與法對我的要求相去甚遠。特別是在向著圓滿最後的衝擊時,生命先天為私的因素和生生世世積累的業力和觀念以及舊宇宙留下來的干擾因素對一個修煉者來說都是很關鍵的考驗。可是難,卻是在建立威德,越難越能體現出修煉的珍貴。今天大法弟子要成就宇宙中第一稱號的這麼一件事情,那就得走出舊宇宙中的眾神想都不敢想的一條路來。只有這樣才能回到最原始的果位上去,才能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稱號。

我還悟到「捨」對於一個修煉者是很重要的。對於在人類社會中所謂的物質利益和各種慾望的誘惑,能堂堂正正的捨掉,那是修煉者的真正了不起。師父在《轉法輪》裏講到:「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師父這段講法經常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每每遇到很難放下的執著時,經常想起這段法,往往使我充滿力量。是啊,我來世間,今生如願走進大法,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既然我就是為這個而來,我為何要執著世間的一切;既然要「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轉法輪》)又為何為事而忿忿不平?執著不放?是誰?那一定不是我。

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背後都有極其深遠的背景,甚至有些是舊宇宙的神所不知的。我有時感到我的很多世都有師父在管著我。我今生得以同化大法,成為蒼茫宇宙中眾神羨慕而幸運的一個生命。既然給我安排了這樣一條路,那我就走好、走正,無愧於師父,無愧於大法,無愧於無量等待的芸芸眾生。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