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祥和的狀態體現修煉人的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有一回我收到一個網友的來信,信中說:「昨天接到你的電話。真的是非常高興,之所以後來我要說謝謝你,是因為你們(法輪功學員)讓我重拾了心中的善念。 昨晚我做夢夢見我以前的仇人,我在夢中追殺他。其實我很想親手宰了他,自從看到了你們的善良,我似乎對這種仇恨已經淡了許多,所以我謝謝你們。」

當我看到這封信時,想到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講:「你們是堂堂正正的、針對人的生命真正的去救度他,人是會感受的到的。而且在講清真相中,你們發出的善心,你們發出的正念,都在解體邪惡,都在使被救度的生命清醒、找回他自己,能夠使人理智的真正自己去認識這些問題。當然世人一旦清醒過來的時候,馬上就不一樣了。」

我想談談師父這段法對我的觸動很深。儘管自己認識到了,但是真正的實踐是更重要的。有一回我收到一個網友的短信,他對大法有誤解,並且擁護惡黨。我當下對其說了好多真相,從大陸一些省份出現的維權事件,黑龍江人呼籲要人權不要奧運,廣西博白強制節育等事件,惡黨活摘學員器官,高律師在調查迫害案例後被惡黨打壓等消息。

我不停的說著。當時對方問我:我可以說句話嗎?我雖然表面上說:「好,你請說。」但是只要對方一說,我聽到是污衊大法的話,就馬上對其說更多的真相,最後對方還是堅持他自己的理解。當我掛了電話後,我很懊喪,想到師父的法,想到自己很大的不足:自己傳達給對方的是沒有善意的,好似用更多的話語制止對方說負面的話。

當下我意識到,哪怕一次說不成,都應該保持祥和的狀態,讓對方感受到善意。我想我還要再跟他講真相,結果隔天對方又給我發來短信,我趕緊打電話給他,為自己急切的態度道歉,結果對方也向我道歉,當時我已經放下原先急切的心,對方也願意聽真相了。

在講真相中,我遇到不少大陸朋友他們很願意交流,但是思想中卻全是受黨文化深深的毒害,尤其是黨、國不分,認為愛黨就是愛國。相信惡黨「穩定壓倒一切」的謊言等等。不破除這些黨文化,就很難讓他們清醒。我深覺自己講真相的力度不夠,體悟到在這過程中如何更加用心做好。於是我開始更多的留意真相資料的數據,學習如何去講,去破除解體黨文化。

我一開始想這樣去做時,即希望能講清真相,又想讓他們明白惡黨的邪,同時還想要呈現大法弟子的善意,有太多這樣、那樣的一顆顆心沒有放下,結果就在聊天中對應呈現著自己的心態, 一開始網友都說我太偏激,極少人認同我說的。我在不斷的修正自己表達方式中,修正自己一些強求、焦急不安、不祥和的狀態以及強加給人等等的心。

修去情

長期以來,我一直願意跟一位同修以文字訊息交流,幾乎每天都會跟他談到學法或講真相中的一些認識,雖然我們也常有矛盾,但是在矛盾中我能看到自己很多的執著心,當下雖然不願被觸及,事後都會提醒自己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修煉人的基點看問題。也因此無形中我越發願意和習慣同他交流,毫無察覺自己對這位同修產生了一種習慣、依賴的情。直到這位同修忽然有一個星期都沒有給我發訊息,而我發現自己心裏有分失落感,這才意識到雖然我們交流的都是修煉的點滴,但也是要去的情。

在這件事情給了我更多的提醒,在修煉中有多少像這樣無形中形成的執著心,沒有意識到的,是不是在阻礙著我們回家的路呢?我提醒自己要有正念,一定要做好。我們一定要珍惜時間,一定要抓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