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步都是師尊慈悲的點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我和老伴是九六年得法,從得法到現在已經有十年多了,下面是在慈悲偉大師尊的呵護下我在零六年以前證實法的經歷。

一.走到哪兒 都是救度眾生

二零零二正月,兒子讓我們去照顧孫女,我和老伴就順其自然去了省城的兒子家。我就抱著到哪裏都是救度眾生的願望,可能那裏就有需要我救度的眾生。

來到兒子家第一次發正念時,腿往上一盤就疼的受不了,我想這一定是干擾。我平時煉靜功能坐九十分鐘,今天剛盤腿就疼,不能承認它。我堅持發完十五分鐘正念,腿疼的出了一身汗。第二天,我發完了全球整點(六點)正念,接著煉三十分鐘靜功,然後發七點正念十五分鐘,又煉三十分鐘靜功。就這樣五天過去又和以前一樣了,腿不疼了。這時我發正念看到一些奇形怪狀的邪惡爛鬼被解體了。我來到這裏也不是偶然的,這裏有我要救度的眾生,可是我沒有做好我應該做的。

六月份,我女兒過來串門。外孫子剛三歲,很淘氣,我在每天發正念的時候,他看我在那兒一坐就喊姥姥,如果不答應,一會兒推你一把,一會兒拽拽你手,不讓我發正念。後來我就單手立掌五分鐘就完事兒了。心裏想:哄孩子玩幾天吧!也呆不了多長時間,等幾天走了就好了。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中聽見四面八方都在喊蛤蟆哪兒去了?蛤蟆呢!我一抬頭!看見哪都是高低不平坑坑窪窪的,就我眼前有一條道,往前一看一隻大蛤蟆兩隻眼睛往外鼓著,得意洋洋的一步一步的在往前走,也不怕我,別的地方都過不去,就只有我這兒有出路。醒來回憶夢中的情景,夢中的蛤蟆不正是大魔頭嗎?我真是從夢中驚醒,全球四個正點發正念我沒配合好,有漏,所以被魔鑽了空子。利用親情來干擾我,我還心安理得的接受,沒有用正念對待。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救度那些該救度的眾生,我三件事沒有做好,離師父對我們的要求差的太遠了。

二.和同修共同精進

在零四年四月份講真相的時候,接觸一位同修,她是落下的,從七二零以後再沒有和別的同修接觸過,發正念、講真相也沒做過,師父新經文,週刊,根本沒看過,我問她還修煉嗎?她說修煉。我說落下的經文我幫你補上,讓我碰上了就是我的責任。我倆訂好星期二下午兩點見面。就在我和她見面的那天早上做飯時,大勺把手活動了,勺裏的米粥全洒在我的兩隻腳上,當時就起泡了。我悟到,這是邪惡的干擾,阻礙我和同修接觸。我想誰也別想阻礙我,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下午我準備好要帶的經文,當我把鞋往腳上一穿時,鑽心的疼痛。我心一橫,走。等我到了見面的地方,往椅子上一坐,心想「疼吧!」可是一點都不疼了。跟平時一樣,就是有點紅腫。當同修來到我面前時,我對她說了經過,她說真不好意思。我說,沒事,這是干擾,正確對待。同修說,看你為我吃這麼大的苦,我也得好好修呀!我說,對!咱們共同精進,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告訴她正法口訣和手勢,現在這位同修做的挺好,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三.去怕心 講三退

我在散發九評講三退的時候,面對面講三退的都是親朋好友,只要是到我家來串門的,我都能講,在外面的環境總覺的有一種陌生的感覺,對他們不了解,不知道甚麼心態,講起來怕不安全,這是為我為私的怕心在作怪。我意識到這顆心,我就排斥它,不承認它,有時能抑制住,有時返出來,不能徹底去掉。在師父正法最後的最後,我要徹底去掉這顆怕心,不能只散發九評,不講三退。

四.銷毀魔頭象

在零五年五一前,在我居住的附近公路兩邊立起了江魔頭等的畫像,還有邪惡的三個代表的字句,我從那路過看到,我就發正念清理,但沒有重視天天發正念。過幾天發現大魔頭的畫像被銷毀了。到了零六年元旦,又換上一張大魔頭象。我悟到,附近公路兩邊的大魔頭畫像不就起著在操控眾生的作用,在向世間散毒嗎?對!發正念解體它!晚七、八、九、三個正點,我和老伴倆,齊發正念,針對大魔頭畫像,徹底解體另外空間裏的所有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

七點發正念的時候,我天目看見邪惡爛鬼胳膊挽胳膊,形成一道牆拼命的抵擋。發八點正念時,看見一些奇形怪狀的爛鬼也拼命抵擋著。發九點正念的時候把魔頭的畫像,在另外空間裏那些邪惡爛鬼還有裏面掙扎的小蛤蟆徹底解體變成一片黑水。過幾天後,大魔頭的畫像又被毀掉了。零六年十月一日前夕,立江魔頭畫像的地方換上了廣告牌。通過這件事我親眼見證了法的威力,大法弟子正念所起的作用。

我得法十年每邁出一步,都是師父的慈悲點化。我讓師父操盡了心。我們要時刻記住師尊的教誨,堅持不懈的做好師尊讓我們做好的三件事,救度該救度的眾生,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