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得法到今天的一些經歷和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我是九八年底得法的弟子。在得法之前的一個晚上,在夢中非常清晰的夢見,蔚藍的天空閃爍著明亮的星星,我站在地上,突然從天上降下一本書,那書閃閃發光。我情不自禁的跪下,旁邊還有一個人,但挺模糊的,也在跪著。書一分兩半扣在我頭頂。我驚醒了。

一、得法

得法前,我是疾病纏身,精神不振。甚麼膽結石、坐骨神經痛,還有許多婦科病,壓的我喘不過氣來。那時,為了治病我練過其它的功(有病亂投醫),練了兩三年,可是一點不見好轉。到醫院看吧,由於我家地處乾旱山區,辛苦一年的莊稼還不能解決全家人的溫飽,丈夫是個民辦教師,每月只發40元的補助費,養家糊口都很難,哪有錢來付昂貴的醫藥費。可是偏偏到醫院一檢查,做B超結石1.4㎝,大夫說非動手術不可。對我這個貧寒的家庭來說,大有泰山壓頂之勢,也難怪我的丈夫愁眉苦臉面容憔悴。沒有錢治病,我們只能在痛苦和煩惱中掙扎。

一天,鄰居來到我家,他拿著一盤磁帶,說用我家的錄音機放一下(因我們這裏比較貧困,那時,一般人家還買不起錄音機,我家的錄音機是我以前練其它的功從學校借的),聽聽是否清晰。一聽,我當時就有一種特別好的感覺。我說這是佛家帶子嗎?老人點頭稱是,順便拿上錄音機說是讓我孩子的爺爺去聽聽。也許我是有緣人吧,我也跟著去。談話間得知他們學法煉功已經二十多天了。兩位老人邊說邊示範,我情不自禁的跟著學。

一遍煉完後,老人拿來兩本書《大圓滿法》、《轉法輪》。我迫不及待的拿起《轉法輪》來就看。在我看到《論語》中講:「『佛法』可以為人類洞徹無量無際的世界。千古以來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的唯有『佛法』」,和師尊在第一講中講的:「全國的氣功形勢我也都知道。在國內外,真正往高層次上傳功,目前只有我一個人在做」,我就感到渾身有一股暖流包圍著,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激。這時,鄰居老人要走了,我說這本書能不能讓我看一下?他說:「我還沒看完,你先看看這個」,隨手把《大圓滿法》遞給了我。

我喜出望外的捧著書來到家裏,一下午的時間,我就看完了。花了兩天時間,我生硬的學會了五套功法。我心中念念不忘《轉法輪》那本厚書講了些甚麼?我能不能親眼目睹師尊的教功,我盼望著。

不久,丈夫放學回來說:「傳功的人來了,在他哥家,巷口還掛了洪法的大橫幅標語,讓村子裏的人晚上去學校看師父的傳功帶」。我顧不上吃飯,急忙跑到了學校,教室裏男女老少擠的水泄不通。由於人多嘈雜,儘管我靜心去聽去看,但收穫不佳。第二天晚上,丈夫把學校的電視搬到家裏來放,同樣來了許多人,不管他們說笑,我只管向洪法的人請教,做動作讓洪法的人看,糾正自己煉的不準確的地方。

學了一陣子功,開始放師父的講法了,我靜心去聽,越聽越激動,好像師父講的話是對我講的,我默默的想:師父我給您磕個頭吧!每晚放一至兩盤,看完了師父的錄像講法帶。我又按傳功老人的指點請了《轉法輪》和《大圓滿法》。師父講:「要真能夠得大法,這個人簡直太幸運了。」(《轉法輪》)我就這樣很幸運的得了大法。

得法後,我堅定信心,踏踏實實,儘量按照大法的要求嚴格要求自己,不論農活多忙、家務繁重,從不放鬆修煉。我丈夫是個勤快忠厚之人,他抱著讓我早點病好起來的心,儘量多幹家務活,好讓我抽出時間學法煉功。有了他的支持我很是精進,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人,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這樣下來,沒幾天師父就給我開始淨化身體,不到兩個月我的各種疾病全沒了,渾身感到一身輕,我終於取掉了「藥老子」的外號。

師父的《轉法輪》正像我夢中的書,當我看到第八講時,看到師父講:「我開了一扇最大的門」。我就想:師父領我們弟子修煉圓滿、返本歸真這扇大門開了,就看你進不進,法擺在你面前,就看你學不學,修不修。想著想著,我悲喜交集: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從病痛的苦海中救了出來,而且從根本上消去了造成人有病的黑色物質──業力,淨化了身體,我倍感師恩浩蕩,於是我更加愛不釋手的加緊學法,在師尊的呵護下,走上了真正的修煉之路。

正當大法的神奇顯現在我身上,莊鄰們都稱讚我氣色好,精神好,我就把自己得法收益之處告訴人們,勸說丈夫和莊鄰也來學法修煉。

二、證實法

正當有許多有緣之人來學法煉功不久,邪惡鋪天蓋地的鎮壓迫害開始了,把人們向善的信念堵塞了。我想這麼好的法,政府怎麼反對呢?當時我總想拿個話筒上大街上喊,把真相講給鄉鄰、小鎮甚至城市中人們,讓人們知道大法的好。可是不斷傳來的盡是大法弟子被抓的消息,迫於邪惡形勢的壓力,我雖然在家悄聲無息的堅持修煉,但隨著迫害我們的心性在不知不覺中掉了下來,家庭的干擾也隨之出現。一天,丈夫有事與我發生口角,他突然說不煉功了,找藉口說學校裏很緊張,事忙活多沒時間煉,我再三勸,他就是不聽,還說了些難聽的話,當時我氣的和他吵鬧起來。兩個孩子也時常和我頂嘴,我忍不住動手打孩子,心裏還想:師父請原諒弟子,這孩子不教育是不行的。丈夫的反應也越來越不好,我越怨恨他的不明朗、不理智。我越被怨恨的執著封住,學法靜不下心來,煉功也氣的呼呼的,最後發展到了停止學法煉功的地步。

停了一個多月的學法煉功,一天,一位老同修送來了師父的新經文和一些真相資料,看後才知道,天安門自焚案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為了打壓法輪功造的假,是欺世謊言,徹底明白了邪惡迫害我們的真相,同時學了師父的新經文《走向圓滿》,師父講:「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於是我悟到,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干擾,是邪惡在干擾我,是我不知向內找只知怨恨別人的執著心造成的。

我找出執著心後,心平氣和的勸丈夫,讓他不要放棄大法,繼續修煉大法,他痛快的答應了。從此,我們將老同修大老遠送來的真相資料不僅自己看,還一點一點的到鄰村散發。

通過講真相、發資料、勸三退,越來越沒有了怕心,也增強了學法煉功的信心,漸漸的在老同修的幫助下開始走上了證實法的修煉之路,跟上了師父的正法進程。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為了減輕老同修的壓力(那時我們還沒有資料點),我們只能將老同修送來的真相資料作為底子到附近的小鎮去複印一些散發。第一次印資料,店主很樂意,可是價格很高,複印一張(16K)就要1元,無奈,我只好拿出僅有的錢印了一些去散發,第二次我發正念清除邪惡在我經濟上的掠奪,果然店主每張少了2角,印了幾次,店主再不敢給印了,她說:「公安發現會對她不利」。後來就只有到縣城去複印了,就這樣我們堅持了一段時間。

到2005年底,終於在師父的安排和同修們的幫助下,老同修那兒建了一個小資料點,我們有了足夠的真相資料散發。我們這個縣惡黨人員特別邪惡,迫害初大量抓捕大法弟子,迫害過很多大法弟子,所以大法弟子證實法走出來的比較晚,在2005年之前,縣城裏都沒聽說有真相資料發放,於是我和丈夫商量決定利用一個星期天,拿著光盤和真相資料去縣城發放。

我們到城裏,首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清除干擾我們發資料的一切邪惡和黑手爛鬼,呵護弟子安全發完資料,一定使有緣人得救。發完正念,我們先從人流動稀少的小巷開始,我們的方法是一個人先進去,若碰上人就說是找廁所,另一人在巷外觀看,要有人過來就以咳嗽為號。就這樣,我出巷他入巷,我們輪流著發,結果我們既順利又安全的發完所帶的資料,發完後覺的:這麼遠來一趟不容易,這麼大一個縣城發這麼點資料太可惜了。為了彌補遺憾,我們又組織了一次。

這一次我們帶了幾百份資料,下午2點就動身了,出門時天氣很晴朗,到達目地地時突然烏雲滾滾,大雪紛飛,起初我埋怨老天不幫忙,若發下資料被雪埋了不太可惜了嗎?轉念一想,應該發正念清除干擾我們救度眾生的邪惡,為了有緣人得到真相,必須順利完成發放資料的任務。等到天黑時,果然風停雪止了,我們順著街道,一左一右開始發放,這一次基本上將大一點的單位、公園、市場、學校、醫院、停車場、平房家屬院都不漏的發給了資料,將剩餘的資料雇了一輛出租車到另一個小鎮上繼續發放。

發完後已經很晚了,按常理是不會有可乘的車回家了,離家五、六十里的路只有靠步行了。兩個人不抱任何指望的走著,走了大約一半路,看到在前面的一個小街十字路口停著一輛小車,當時心想: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吧,上前一問,說是送人的,正好路過我們村莊,就這樣我們搭了個便車順利的回家了。

在縣城做了幾次,就想:如果能和城裏的同修們聯繫上該多好啊!後來一打聽,有些為了證實法曾經上訪過的,現在都被監控著,多數都到外地去發,所以城裏面就發的少。得知這個消息後,我們就把目標轉向農村,不論山高路遠,不論嚴寒酷暑,我們總是堅持不懈找機會發,越發正念越足,越發越有經驗,所以我們每次發放一直都很順利。可是有一次,由於自己的一念不對,差點被邪惡迫害,在關鍵時刻想到了師父我們才有驚無險的闖過了這一關。現在我把這次經過寫出來,目地是要我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這是一個初冬的下午,這次行動有一位縣城的同修參加,我們陸陸續續出發,約定時間7點鐘到達地點。出發時我就產生了這樣一念:認為這位同修修的比我好,層次比我高,總覺的自己不如人家。大家都按約定到達了地點,剛開始發還很順利,當到第二個村莊後,我們是分兩路發,我和小妹發一個大巷,丈夫發另一個小巷,由於地形不熟,當我倆發到路口時,左等右等不見丈夫的蹤影,無奈我們返回原路分頭去找,到十字路口被惡人跟蹤,他叫我站住,我沒理睬,這時它就吆喝前面閃出的幾個大漢擋住了我,我想,我們被他們早就發現了,他們百般刁難說:「深更半夜幹甚麼?」還說要去見他們的村書記,我說我一個婦道人家,莫名其妙去見他幹啥?他們非得讓我說個明白。我想現在正是講真相的機會,我說:我們是救度人的。

這句話一出口,他們頓時愣住了,其中一個大漢說:「轉身走你的路,再別來我們村子」。急忙把我推轉過,同時又把擋住我去路的另外三個也急速推開了。我走了幾十米遠,又聽見後面傳來「抓!抓!」的聲音。我急忙向一個叢林中跑去,在師父的加持下,邊跑邊發正念,定住邪惡,解除邪惡的追趕。他們拿著手電筒朝前走了幾米,照了一大圈,站那兒嘰嘰喳喳了一陣子就走了。

天特別黑,我坐在一個地埂子下面靜下心來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徹底清除所有在該村干擾我們的一切邪惡與黑手爛鬼,讓我們分散的同修儘快相遇。發完正念大約半小時左右,隱隱約約聽到有人走動,我想,肯定是小妹,走到跟前果然是她。小妹也述說了她被邪惡跟蹤並機智擺脫惡人走了出來的一些經過。我們覺的再不能在這裏逗留,必須馬上離開這裏,於是,我們加緊步伐走向另一個村,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一個叫聲,我們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順路走過去,原來是我丈夫,結果他趕在了我們前面,又發完了另一個村子在這裏等我們的到來呢。

匯合後,我們繼續又發了五、六個村莊才回家。

在這次發資料中既有經驗,又有教訓。經驗是:只要我們為助師正法而做事,師父就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師父就會賜給我們無窮的智慧和力量;教訓是:做證實法的事,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決對不能有漏。同修們,精進吧!

以上是我的一些經歷和個人體會,若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