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這份榮耀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自從師父的《洛杉磯市講法》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發表後,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我每天堅持寫、花真相人民幣,四千多張真相人民幣紛紛上陣了,它們肩負著廣救眾生,助師證法的偉大使命。不知不覺中十一個多月過去了,有一天我突發奇想,假如一張真相人民幣平均有五十個人看到的話,這四千多張真相人民幣會有多少人看到呢?一算,哇,二十萬人以上呢!我更加體會到師尊講這段法的深遠意義。何止五十個人看到,一定會人傳人,親傳親的,太好了!

為了廣救有緣人,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我在寫之前,加這麼一念,我寫的真相人民幣又好又快,使有緣人越看越明白、早三退、早平安。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寫的內容也在不斷的變化和增加,當然寫的過程中要花很長的時間,多數情況下我是一邊寫一邊小聲的發正念。我現在養成了一種習慣,隨時隨地發正念。譬如:幹家務、洗衣物、拖地、洗菜等只要家裏沒人,我就小聲念給自己聽,邊幹活邊發正念,出門更是如此。說真的,我在洗澡的過程中,也在不斷的發正念。每天當我醒來第一個念頭,就是發正念。

我二零零四年提前退休了,平均月收入兩千多點,在我生活的這個小城市裏,為我做好三件事提供了一個良好的條件。實際上在換新人民幣和花真相人民幣的過程中,也是有技巧的。我為了和做生意的朋友搞好關係,把家裏用不著的東西啦、衣物啦送給他們,最好選擇他們有用的、喜歡的,多送幾家。同時我會把真相資料一起送給他們,讓他們明白真相、早三退。我寫的真相人民幣主要以綠色一元的為主,當然十元和五元的新票子我不會錯過的。在日常生活中,一元的票子沒有假幣,所以商家一般不會太在意。買東西的時候,嘴巴甜點說點好聽的,讓人家儘量找給新票子,把不乾淨的錢攢到一定數量,請關係戶幫忙。當然,我會先買他們的東西,順便請他們幫忙,有時為了多花真相人民幣和換零錢,我會買點吃的東西送給他們。我為了到處換零錢、花真相人民幣,有時一天兩三趟的往外跑。為了把真相人民幣傳播的更廣、更快,我會坐上公交車去較遠的地方購物(公交車上不要投真相人民幣,因為公交車的錢一般直接進銀行,不易流通)。

為了多花真相人民幣,我改變了許多。譬如:能在市場買到的東西,儘量不到商場去買。過去我們經常去飯店就餐,自從懂得花真相人民幣能夠救度眾生後,我個人經常單遛。我發現小吃街上的年輕人特別多,我專門去找能先吃飯後交錢的小店,當然啦這些小店的環境、衛生條件都不算好。即使我去省城辦事,也到這樣的小店就餐。我在家裏主要負責購物、打掃衛生,家裏人喜歡吃大魚大肉的,我則相反,所以出門也方便。

我把真相內容寫在人民幣的反面,一般寫到人民幣的三分之二處,也就是綠色一元人民幣的左邊,我儘量把內容安排好,使整個版面看起來整潔、有序,字體工整、大方。剛開始時,我嘗試用過好幾種筆寫,但最後我選擇用黑色的碳素筆寫。因為我發現花起來方便,商家也方便,儘量不讓他們為難。試想用紅筆、藍筆寫,你能大把大把的花出去嗎?有的同修竟然用冥幣代替人民幣。同修們,我們是修煉人,應該時時按法的要求,不走極端,處處替別人著想。我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要堅定的維護法,決不能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我們花的真相人民幣,流通的越快越好,救度的世人才會多。

再有一點,花真相人民幣的時候,要改變以往的交錢方式,你買東西你點錢,注意人民幣的正面在上,比如:買的菜六元,左手三元,右手三元,把它們排開,一邊說著一邊遞給商家,商家直接就收下了。需要注意的是,今天買這家的,明天一定買那家的,不能固定不變,千萬注意安全。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一定要讓他們看到真相資料,我會根據不同的人群,選擇不同的真相資料,用鮮豔的紅塑料袋包好,想辦法讓他們看到。白天不方便的話,晚上也一定要送到他們店裏或者攤位上。這樣即使他們發現你使用的是真相人民幣,他們也不願意得罪顧客的。從對真相人民幣的態度上,你就會發現,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但也有個別人,你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還中毒呢,那麼好吧,下次我一定把真相資料送到他們店裏,儘量挽救吧。在出去花真相人民幣的時候,身上最好有一張大票子,如果商家不想要的話,給他們大票子,正好換零錢。這時商家往往嫌麻煩,也就接受帶真相人民幣。

真相人民幣的內容,有的同修早在《明慧週刊》的文章裏(介紹)寫了很多了。目前我寫的比較簡單,因為我要一邊寫一邊發正念。第一行: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輪大法傳世界;第二行:九評,退黨團隊保太平;第三行: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最後一行的上一行在中間的橫線上寫:美國免費電話,五元的寫在最左邊,從上往下寫;最後一行寫上兩個電話號碼即可。

以一元的綠色人民幣為例,在中間部位想寫甚麼就寫甚麼,如:九評傳真相,三退保平安;有時寫:三退自救保平安,幸福用相伴;有時寫: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法輪大法,常念神佛保。當今社會金錢至上非常嚴重,我看到麻木、無知、膽小的世人對法輪功不理解,認為和自己無關,很替他們擔憂,為了能引起他們的共鳴,有時寫:工人下崗,農民失地,貪官橫行,官商貪污,腐敗的多,老百姓就業難。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

正法到了今天,我常常擔心,我發的真相資料、光盤、《九評》,貼的標語啦、花的真相人民幣啦,到底有多少眾生「三退」了,心裏沒底。特別從去年十一月份的《正見週刊》上看到同修在功中看到得救的眾生都是及時「三退」的,更是發愁。可憐的人們呵,法輪佛法和我們息息相關、緊密相連,他是我們苦海中的明燈呵,你們不趕快「三退」,真的會斷送了自己的生路,快快醒醒吧!

其實,在助師證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我常常為自己的不足犯愁。我特別羨慕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做的好的同修,也經常從《明慧週刊》,《正見週刊》上,認真拜讀同修這方面的文章,師父的詩《快講》我牢記在心。我現在怎麼還提高不上來呢?難道我張嘴就會吃飯嗎?我心中常常自責,深感慚愧。到目前勸「三退」還不足百人呢。

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用真相人民幣救度眾生是偉大的師尊給大陸弟子的一份特殊的榮耀。在近一年的時間裏,除一個同修給我看她寫的真相人民幣外,我從未見過第三個人寫的。正法到了今天,各位同修,我們一定要信師信法,正念正行,破除人心,持之以恆,堅持做好三件事。越最後越精進,各自發揮自己的所長,以法為大,以自己的實修和救度眾生為第一位,走正走好最後的路,不給自己將來留下遺憾,錯過這萬古機緣

希望不足之處,同修能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