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奇遇」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一日】「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讀師尊的《神路難》,聯想起自己修煉中的一些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巧遇好友成同修

零三年元月,我們初中同學畢業三十週年,大家決定聚會慶祝。五十幾個同學除了四、五個轉到外地的,其餘的都聯繫上了。到了約定的日子,同學們三三倆倆搭伴到聚會地點。

巧的是在公交車上遇到一個轉到外地回來探親的同學。大家驚喜的把她拉來參加聚會。當年在學校時我和她關係就很好,見了面自然有說不完的話,更不能放過講真相。一提大法她接著說:「我家二姐倆口子都煉,我們現在就住在同一個城市。」我一聽很高興,又約見了幾次,她就回外地去了。

時間不長這個同學打電話來說:「二姐她們沒有零二年以後的經文,問你能不能找到給郵去。」我啥都沒想就答應了。很快找齊了經文和幾本《明慧週刊》。記得找到一個袖珍本的《北美巡迴講法》。可到郵寄的時候,自己又有幾分猶豫了,因為當時邪惡還很瘋狂,這兩位同修和我沒見過面,具體情況也不清楚,心裏七上八下的。我的親屬中有五個人修大法,我們大家在一起切磋:覺的這件事應該做。師父安排讓我們遇到就有我們要修的地方,有師在,有法在,要放下任何人心。

第一次郵寄時,在紙箱裏放了一些小米、蘑菇,把經文用塑料袋包好放在中間,幾個同修幫助發正念。在辦理手續時,我想:「包裹裏的經文在另外空間閃閃發光,甚麼邪惡也動不了,護法神把師父的經文安全送到同修手中。」很順利的辦完手續。我打電話告訴了同學,並囑咐她收到包裹馬上通知我,接下來的幾天也是不停的發正念。幾天後同學來了電話說:「二姐接到包裹,緊緊的抱在懷裏,到家就打開了,高興的那個樂呀。」我完全放心了,我能理解同修的心情。

過了不長時間同修又來了電話,她們還不知道甚麼叫發正念。我一聽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看來零一年的經文他們也不全。就告訴她我給你們寫信吧。在信中詳細的寫了發正念的要領和自己的體會。又找到零一年有關的經文,郵寄了第二次。同修看了師父的經文和週刊,馬上寫了「嚴正聲明」,並寄來一千元錢做資料。

以後這兩位同修又轉到南方兩個大城市居住過,因為口音不同與當地同修一直沒聯繫上,在將近兩年的時間裏,我給她們郵寄經文和週刊。記得零四年九月師父有幾篇經文發表,我急著給同修郵去,就用了特快專遞,郵局的工作人員問是甚麼,我說:重要文件,急用。我們也約定好了,都用公用電話聯繫。隨著郵寄次數的增多,自己的心態逐漸穩定。後來她們又回到了北方,在師父的安排下匯入證實大法的洪流中。

QQ號連接有緣人

退休後我到另一個城市生活。零六年十二月中旬,單位的一位同事幾經輾轉打來電話說:在網上聊天時遇到我的一個朋友(南方某城市的)把QQ號告訴我,讓我與之聯繫。我搜尋所有的記憶,沒有這個朋友啊?也就沒當回事,可記下來的QQ號幾次無意中看到,提醒我的注意。我覺的不是偶然的。一天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加上好友,他正好在線。互相一介紹,原來是三十多年前我下鄉的生產隊裏有一個還鄉青年,曾與我在一起勞動過。七七年恢復高考時他考上大學,現在是南方某城市一所學院的教授了。我馬上就明白了,這是師父安排的有緣人。

對這樣身份的人怎麼講呢?我對電腦不那麼熟悉,在網絡上還要注意安全,所以不能急於求成。我要了他的電子郵箱,準備詳細的講。先講了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和被變異的現代黨文化。因為他研究過易經,不否定佛道神的存在,聽了以後都認同。還佩服我這個初中生知識豐富。我心中清楚:我知道的是高於人類的理,是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然後讓他在網上搜索「藏字石」和一些預言。

當我準備傳給他動態網網址時,干擾變的特別大,傳了幾次傳不過去,不是說超時了,就是找不到網頁。我和母親發正念清理他及他家庭對應空間場裏的黑手爛鬼和邪靈的干擾。我堅信,時隔三十多年在網上相遇,肯定是有緣人,一定要讓他做出正確的選擇。可還是傳不過去,打好的電子郵件一點發送就說超時。我有些急躁,怎麼關鍵時候卡殼了呢。連著兩次發不出去。我知道是自己有問題了,我向外找了。回過頭靜下來找自己的原因:是自己的顯示心出來了。一聽到幾句順耳的話,就飄飄然了,顯示心、歡喜心超過證實大法了,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提醒自己: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證實大法,摻雜任何人心都是不純正的。找到執著後,網址終於發過去了。

他看到動態網很吃驚,說:「別找麻煩,共產黨整人的手法是很殘酷的,我的親戚就有被殺頭的。」我說:「善惡有報,正因為它壞,老天才要滅它。」在郵件中我告訴他「三退保平安」,這不是政治是天意。我就是有緣告訴您這個天機的人,不求您甚麼,也不需要您做甚麼,只要您相信,餘下的我來做。他寫了回信,含蓄的說:他們一家三口都埋頭研究學術,他是民主黨派人士,早就不相信共產黨那一套了。上大學的孩子都不願入團。別說我們不信,共產黨的大官們也都不信了。

再與他聊天時,我誠懇的請他選擇。說:「以後您會明白今天選擇的意義的。您也不損失甚麼。」他想了想說:「我相信您,選擇信。」我當時真的很高興,既為他高興,也為自己沒有辜負師父的安排而高興。我現在還與他保持聯繫,我還要告訴他大法的真相。

兩次奇遇,我悟到這幾個人與我有因緣關係,在師父的安排下結緣了願。同時還悟到,在修煉中遇到的任何事,都是師父安排我們修心斷慾提高的。只是自己有時還悟不到,有時悟到還做不到。就像考試答卷,滿分是優秀,而自己做的還不是那麼理想,所以還要努力,繼續做好三件事,做合格的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