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照我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農村大法弟子,我們這裏資料不夠挨家挨戶發,通常像《明慧週報》、《縱觀天下》等資料,我都是貼到電線桿上,便於更多的有緣人看到。

記得有一次,我打算到離家較遠的山村貼真相資料。事先探好了路,列了計劃。晚上準備去時,干擾就來了(當時沒有意識到是干擾),「今天天氣不好,路又遠(幾十里路),改天去吧。」第二天卻意識到「哎呀,昨晚咋沒有去呢?今天晚上去。」到了晚上,「改天去吧。」又是第二天,很沮喪,「咋又沒去?眾生在等著救度呢!今晚一定去!」我暗下決心。中午我把真相資料挑好選好,分了哪貼A面,哪貼B面,又準備了足夠的膠水。下午到單位上班。五點鐘左右,突然天下了陣中雨,心想這回又咋去,農村有的是水泥路,有的是土路。一下雨,土路就不能走啦。(我是騎摩托車去的)晚上到了家,家裏雨下得更大,好在晚上天晴了。吃了飯,我坐在門口,「去不去?」「土路不好走,等天好了再去吧!」「準備好長時間了」「晚上又冷又黑,不怕嗎?有像你一個人跑那麼遠路去的嗎?聽說不都是合夥去的,等聯繫上同修同去吧。」回到屋裏,我又不甘心,忽然想到上天安門的弟子(上天安門我沒悟到,沒去成)「比起那些去北京,上天安門的同修,我出去貼資料這算甚麼,小得很,去,一定去!哪怕只貼一個村。」(因計劃中第一個村到我村通水泥路)決定了去,頓時覺的自己增添了很大的勇氣和決心。這時月亮已經緩緩升了起來。

我帶好真相資料,裝上膠水,騎上摩托車出發了。剛下過雨的路上空氣異常清爽,我邊走邊發正念。到了第一個村(離我村有十幾里路),沒有急著貼,而是騎車到村的另一頭,一看前方的路滿是泥濘,還有大大小小的水坑,過不去了。隨轉車頭進了村子,開始貼真相資料。貼的過程中,曾看到幾個人正在屋裏打牌,我在外面貼,也沒有人出來;遇到走路的,他走他的,我貼我的;還遇到一位一直看著我貼完一張中資料。當時我一直念著正法口訣,發著正念。儘管那時月亮很亮,有人見到也無人過問。我把能貼的電線桿都貼完了。往回走覺的時間還早,就想到另一條路上看看,能不能貼。當我把另兩個村子貼完時,也是到了村頭,猛然發現前面的土路竟然是乾的,沒下過雨。我一陣欣喜、激動,可以去貼真相資料了。知道是師尊在幫我,感謝師尊!

這時月亮已經升得很高,也很亮,和白晝一樣。偏僻的小山村,晚上很少見到人,明亮的月光下,我貼的正好,一口氣貼完幾個村莊。等我轉到另一條回家的瀝青路上時,還剩七、八張真相資料。這才發現,這條大路都是大大小小的水坑,儼然下過大雨。平常一元一瓶的小瓶膠水能貼二十幾張真相資料,這回一小瓶膠水竟貼了五十多張,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把剩下的真相資料貼到了附近的一個村莊。資料全部貼完了,我踏著月光,騎著摩托,飛快回到家。小洗完畢,進屋看表,正好二十三點五十五分,正趕上發正念。儘管路途遙遠,一個人又是晚上。在師尊的呵護下,過程中竟沒有一絲害怕。

每次在貼真相資料過程中,處處都能體悟到師尊洪大的慈悲,精心的呵護,真是佛恩浩蕩。弟子感激未能言表,唯有精進實修,走出來走好師尊安排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