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放真相資料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中旬得法的。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以前,我擔任一煉功點的輔導員,那時時刻牢記李洪志師父的話:「帶好一幫修煉人是功德無量的事」(《法輪大法義解》),帶領大家,天天堅持學法、煉功,從不間斷。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至今的幾年來,雖然一路摔摔打打,磕磕碰碰,最終走到今天,都是因為這無邊的大法和師父的慈悲呵護。回顧大迫害七年來的正法修煉歷程,使我深深體會到師尊「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這句話的強大內涵。在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的偉大洪流中,只有努力放下自我和一切常人的思想,正念正行,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才能展現,就沒有闖不過去的關。

二零零零年秋,邪惡瘋狂迫害,我市連續抓走幾個大法弟子,企圖將他們送往洗腦班迫害,我除了與主管六一零的人講真相外,還決定寫大幅勸善信到公安局、市委張貼。我於是打聽、觀察好公安局宿舍的地點,準備好所寫的勸善信。晚上臨行前,我在師父像前合十請師父加持,然後來到公安局宿舍,遠遠看見公安局宿舍門口坐著五、六個幹警在打牌、聊天,大門頂上的燈通亮,如果這時進去,他們一定會發現,怎麼辦?我心裏想著,我今天一定要把真相貼進去,決不能讓他們發現。雖這樣想著,但又覺的無計可施,我想要是有甚麼東西遮擋讓他們看不見我就好了,剛在想,突然豆大的雨粒從天而降 。我想這是師父在幫我。我趕緊騎車回家,穿上雨衣返回來,正好他們都進到門衛室裏繼續玩麻將,看電視。我穿著雨衣快速的經過門衛室,他們一個也沒發現我。來到宿舍區,我邊發正念迅速的將寫的勸善信在幾個顯眼的地方張貼好,出大門十多米遠雨就停了。一名幹警從外面回宿舍進大門也沒發現我,我安全的回到家。

二零零四年元旦,我和女兒到武漢走親戚,我帶上真相光盤,和上百份事先用紅包包好的真相資料,準備到武漢和幾個堂兄的宿舍區內發。來到車上,看到了滿車同行的旅客,我想他們也是我救度的對像,於是發正念,拿起包好的真相資料,逐一發給乘客,有一半乘客欣然接受,有的還高興的說謝謝,也有一半沒有接受,但都沒有一個人說對大法不利的話,好像他們的思想都被抑制住了。想不起來幹壞事。這樣一路平安到達武漢下車。

乘上武漢的公汽,突然想起安全問題,怕心隨之而來,結果那路車上只是在自己坐的位置及鄰近的位置上放了幾份真相資料,換車坐定,回想剛才的舉動,覺的十分慚愧,正在懊喪之餘,中間的車門突然打開,我定神一看,車開在中途並沒有到站。我馬上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大法為眾生開的已經都沒有門了,還怕甚麼。於是我決定在下車前發放資料。不一會兒,將到站了,我一邊說一邊往後發,後面幾位老幹模樣的人一邊接一邊笑著說:「今天坐車要得,還有紅包發。」到了武廣商場,看到大門口排了好長的隊,我開始摸包的真相資料,準備走上前去發,女兒將我一拉說:「媽媽你也太膽大了,小心被抓。」其實是師父借女兒的嘴點化我。

我一看四週,一邊停的是公安車,一邊停的檢查車,中間來回有好幾個保安。一想,得正念強一點,清除思想中及周圍空間場上一切不好的因素,於是拉著女兒進了商場,一邊逛,一邊發正念,轉眼到文具櫃,女兒選了她要的文具。在等待女兒交錢之際,我又和那裏的營業員講真相,遞給她真相資料,她也接受了。轉了幾個櫃台,我將真相給了那裏的營業員,最後下到一樓門口,我女兒要了一杯可口可樂,我忙上前與遞水的營業員講真相,並給她真相資料,她握著我的手連聲說「謝謝,謝謝。」來到大門外,朝隊列看去,一位阿姨望著我笑,好像盼望我很久的樣子,我走上前,遞上真相資料,並說「阿姨請看大法真相。」她雙手接下,後面的阿姨也衝上來要,結果前後的人隊也不站了,把我圍在當中,「給我一份」、「給我一份」,我手中二、三十份資料不到兩分鐘就被搶完了,我和女兒離開現場,剛到停車站位,車就到了,我們在師父的呵護下來到親戚家。

二零零六年,我在《明慧週刊》看到同修建議到農村去發放講真相、勸三退。我和另一位老年同修一道也開始騎車到農村去發放資料。由於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老年同修的手受傷,無法和我一起去了。星期天晚上,我帶好真相資料一人騎車去農村。平時總有些怕狗,以前總有老年同修帶著,不覺的怕,現在隻身一人,黑燈瞎火,還真有些怕。經過墳地時,心裏開始發怵,馬上背師父的法「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怕心一掃而光,車騎得飛也似的。不一會兒,到了我要去的村莊,沿著崎嶇的山路,剛進到村裏,一條狗突然竄出來「汪汪」的叫個不停,其它的狗也跟著叫,這時我是心裏沒有怕,我思想裏在和狗說話:「你叫甚麼,我給你的主人送福來了,不要叫了。」邊想邊到那家的門前,在他家的窗台上放下一份真相資料,狗也不叫了。

我繼續往裏走,連續放幾家,然後拐彎進到另一個巷,剛進去,一條大狗竄到我面前,我嚇一跳,下意識轉身迴避,後面一家人聽狗叫出門探望,我連忙發正念,繼續衝著狗往裏走,那狗還是叫個不停,我忍不住開腔了:「你這狗叫甚麼,不要叫。」這時它家主人出來,我便往回走,她們跟在我後面,我想:「我是人間守護神,任何的邪惡不配迫害我。」這時狗的主人喝住狗,「你叫甚麼,不要叫。」轉過彎來又碰到另一家的狗又在叫,我想:「我是來救你來的,給你們送福,又不會要你甚麼東西,你怎麼叫呢?」這時聽那家的狗的主人跟在我後頭說:「你這畜生叫甚麼,我們家又沒有錢,沒有人會拿俺東西,你叫甚麼,莫叫。」就這樣,雖說我在狗叫、人聲中穿行,真相資料都順利的發放完,張貼的真相標語都貼好,順順當當的回到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