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文藝工作者的講真相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

一、修去怕心 演唱「得度」

有一天晚上,丈夫的同事來我家,在門口就喊:「開門,公安局的。」我隔著門縫一看是他,嘴裏嘟噥著:「甚麼就公安局的。」然後就開了門。他進門後說:「嫂子,我說我是公安局的,你不怕嗎?」我說:「我怕甚麼,我又不是壞人,公安局的不敢到我這來,也不配來!」

後來我想,他為甚麼要說這種話呢?這不會是無緣無故的,是舊勢力又想鑽我的空子。心想,我就是修的不好,舊勢力也不配來考驗我,我有師父管,你不配。

過了兩天我得知,就在那晚,一位同修被邪惡抓走了。我才明白,如果當時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那麼也會有不同的後果。

說來慚愧,對丈夫的工作我一直沒有做好,煉功也是瞞著他的。有一天,丈夫打電話問我在外面幹甚麼呢,我說演出呢。丈夫要我馬上回來,說:出大事了,昨晚有好多警車停在家門口,鄰居也不敢到家來,原來你瞞著我還在煉法輪功啊。單位也找我了,說讓你注意點,在外面不要亂講話,你在外面都幹些甚麼?他們把你們都拉名單了,還把你和另一人名字用紅鋼筆畫了圈了。我安慰他說,沒有事的,別害怕,不一定是到咱家來的,也許是有別的事在這停了會,畫圈也白畫,你該幹甚麼就幹甚麼,甚麼事也不會有的。

放了電話後,當時我也有了怕心,心想是不是有人舉報我了?還是躲一下吧,要不回娘家住幾天,要不到外地躲一段時間。後來又一想,怕甚麼,我是大法修煉者,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李老師的弟子,怕甚麼?你們哪個敢碰我,哪個敢抓我?你們不配。然後我就發正念,背法,那天我才懂了甚麼才是正念。

那天以後,甚麼事也沒發生,公安局的也沒有再來。其實甚麼事也沒有,就是看我這顆心,一切都是假相,也許就是一念之差,就會帶來不同的後果。時刻不能忘記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誰也不敢迫害我的。

我是一名演員,經常在外面演出,演唱各種歌曲,有的就是歌頌邪黨的東西。我告訴別人,唱這樣的歌不好,害人害己,不能唱。可有人說,人們願意聽,有時還專門點這樣的,你也來唱吧。我說我不管誰願意聽,只要是共產邪靈的東西我一概不唱。

以後的日子裏,只要有人唱了邪黨的歌,我就唱大法弟子寫的歌,唱《得度》,清除人們思想中的邪靈。每當我唱《得度》時,就感覺各個空間的眾神都在聽,師父就在另外空間看護著我,而且場也特別的正,同事們都說這歌真好聽!是甚麼,我們怎麼沒聽過?我說是我們大法弟子寫的歌,是救人的歌,是解體邪惡的歌。

每當我學習新歌的時候,先要看歌詞有沒有邪黨的東西,如果有,不管人們多愛聽,多受歡迎,我也不會唱。有一次有觀眾點一首歌,我就說我不會唱,因為我是唱民歌的。還有一次,我替別的團去演出,團長讓我第一個唱,以歌伴舞唱一首歌。我說我不會唱,團長說:你不用唱,只拿著話筒,張嘴對口型就行了。我說:今天你說甚麼我也不唱,你就是不給工資也無所謂,因為它是歌頌共產邪靈的東西,我是煉法輪功的,絕不去毒害世人的。團長見狀,只好作罷。平時節餘下來的工資,不論多少,我都用來做真相,救度有緣人。

(二)勸三退

從《明慧週刊》二百四十一期上讀到一位同修的文章,說到講真相、勸三退,要落實到生活和工作中,覺的寫的很好,我也談談自己在這方面的體會。

我是一名文藝工作者,接觸的人特別多,而且流動性強,我要感謝是師父給了我這樣一個能接觸眾多人群的好環境。同事們都知道我煉法輪功,都知道大法好,對我也都很欽佩,一說三退大家都退了。

我在給陌生人講時,一般就直接問,是否戴過紅領巾?是黨、團員嗎?這樣的話都會有生命危險,退了就能保平安。有人不理解,我就說當初你在舉手宣誓的時候,給你打上了獸印,所以有危險。沒戴過的,不是黨、團員的人家是純潔的,身上沒有污點,把這個污點洗掉就安全了。有人說紅領巾早找不到了,怎麼退呀?我告訴他,在這給我說退了吧,然後上網聲明就行了。這人說退了吧,我就說祝你平平安安,你就叫平安吧。那人說我也退了吧,你也祝福我吧,我就說祝你平平安安、順順當當,你就叫順平吧,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行了。在買菜、買衣服時,我覺的遇到的也都是我的有緣人。我就向他們勸三退,有的同意退,也有不相信的。同意退的我就對他說,祝你平平安安發大財,你就叫順發吧,或你叫發財,你叫順財。做買賣的都願圖個吉利,都很高興。如果遇到年紀大的,就先拉家常,然後詢問身子骨結實嗎?再勸三退。同意退了我就說,祝你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你就叫健康吧。遇到姑娘或小伙子,先誇姑娘長的好看,小伙子帥,人們都愛聽,然後勸其三退。同意了,就說你長的好看,就叫靚姐或靚妹吧,小伙子就叫帥哥。一般都很高興的三退了。

有時一說上網,有的會產生懼怕,不敢退了。所以我先給對方起好名字,讓他們自己知道自己叫甚麼就行了。如果有時間,我還會告訴他們,要記住法輪大法好。

曾經有位賣服裝的個體,三退後,生意很好。還有一位修鞋的,三退後,有時生意少,就念「法輪大法好」,就會有人來修鞋。這人說,這法輪功可真靈,自從我念了「法輪大法好!」就沒吃過一粒藥。還有一位裁縫,身體不好,藥沒少吃。自三退後,口袋裏裝著護身符,再沒吃過藥。她說:「這法輪功可真好,裝著護身符以後,我這身子骨也結實了!」

講三退時,我總是抱著一顆救人的心、和善的心。有時感覺自己的場非常的正,非常的祥和,好像他們也被自己同化了一樣。我在心裏對他們明白的一面說:我就是來救你的,千百年來的等待,就是等這個。一直以來,勸三退都覺的非常順利。

(三)怎樣做真相

每當我外出發真相資料時,都一路上背法《怕啥》。當背完了時,感覺完全沒有了怕心,正念也特別的強,無論做甚麼也都很順利。張貼真相時,我就發正念。無論白天晚上發真相資料都很安全,我堅信師父在保護著我。

有一次,也不知是誰找我的錢幣上,印有「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我這才想起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裏講過的法。從此以後,我就在人民幣上寫「法輪大法好」、「退黨保平安」等字樣,而且很安全,效果也很好,只是儘量在五十元面額以下的零幣上寫,這樣流通量大,不容易存到銀行。

還有如何銷毀共產邪靈的物品?我是這樣做的,無論走到哪裏,只要看到比如毛、周、江、鄧等人的畫像、掛曆等,就發正念,然後對主人說:「怎麼掛這種像呢?不好不吉利的,都死這麼多年了,還掛它,屋裏掛死人像不好,死人和活人住一起,這像片整個冒著陰氣。怪嚇人的,掛這個又不好看,要它幹甚麼,燒了得了。」有人會說不敢燒。我就說,我不怕,我替你燒了。說完就動手揭下來立即燒掉,這樣是為避免主人說以後再燒,實則不願意燒。也希望同修們見到這類東西也要燒掉,沒有共產邪靈的物品,它們也就自滅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