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裏慈悲著眾生 不帶觀念講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我是零五年春天得法的新學員,看到《明慧週刊》上同修的文章都是怎樣救度眾生、講真相勸三退的,心裏很著急,也想走出來講。

第一次講真相的對像是我女兒,她聽說後不但不退,還說惡黨如何如何好。我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沒有真正從法上去講。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這反映出好多學員對家裏人講真相做得不好、做得不夠,或者是做不通。你們知道最大的原因是甚麼嗎?就是你覺得他是我的親人。你沒有把他當作眾生的一員,你沒有把他當作與所有獨立的生命是一樣的。你要認認真真仔細的像跟世人講真相一樣對家人去講。」找到不足後,我再跟女兒講時,她很高興的退了。

我村的同修得法也比較晚,我就到還未走出來和將要走出來的同修家中講,同修和其家人都退了;再和親朋好友講,左鄰右舍講,慢慢就走出來了。

這樣村裏知道我學法輪功的人也多了,村書記聽說後找到我說:「你挨家挨戶送法輪功的真相書,上面追查下來怎麼辦?」我說:「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不要相信惡黨的謠言。」他說:「你學著好在家學就是了。」說完就走了。之後我想,我還沒有向他說明白真相,再去講。我先後四次到他家中講真相,最後他說:「以後再說吧。」後來他家裏人都已經退了。我跟他說以後村裏的電線桿上貼著大法不乾膠貼,再別找人塗抹了,善待大法有福報,誰動是要遭惡報的,又給他講了周圍的一些惡人惡警遭惡報的例子。他說:「去鎮上開會時,上面問我咱村有沒有學法輪功的,我說沒有,你別以為上面不管了,以後撒資料的時候小心點,法輪功祛病健身挺好的。」看到他聽懂了真相,我的心裏很高興,他雖然暫時還沒退出邪黨的組織,只要我用心去講,他一定會得救的。

有一次我去理髮,當時理髮店裏只有七、八個人,我想講真相的機會來了。還沒等我講完,其中一個人說:「你再說我就跟派出所去說說。」我當時用慈悲的眼神看著他,心裏也不怕,我一直把真相講完,他們都走了,但沒退,我又和理髮師講,她說:「你再講我就不給你理發了。」以後的幾天我在本村講真相,進了幾戶都不退。

我妻子也修煉,她到親戚家去講真相。親戚在縣城教書,他說叫我小心點,他聽警察說,我到處散發法輪功材料,在村裏煽動的挺厲害,已經盯我一段時間了,正準備去抓我。我當時聽到後有點害怕,向內找,想想這幾天來,一心想著怎樣講真相,學法也少,即便在學也在走形式,沒有深入法中去學去領會,結果講真相的效果也不好。我找出不足,從法上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同時告誡舊勢力,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就是修的有漏,邪惡也不配考驗我。我交給師父了,一切聽師父的安排。平時保持正念不給邪惡任何空隙。

我村裏搞幫派鬥爭,本村九個人一同去告發前任書記,這不都是些常人勾心鬥角的事嗎?他們讓我去,去還是不去?我是一個修煉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不同於常人,我應該用法衡量怎麼去做,我要用我的真心救度世人。我走到前任書記家門口,又猶豫了,人心又起來了,在他家門口走了好幾個來回,我不好意思進他家的門。當時我手裏拿著一本真相是《預言中的今天》不自覺的在看著,封面上寫著四句話映入我的眼簾:天機不洩洩禪機,何忍滿目民滄涕,真心曉明諭大義,勸善有緣莫遲疑。看到這裏我不再猶豫鼓起勇氣走進了他家門,進屋後他和他家人都感到很突然,我送給他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和大法真相資料,並告訴他,心中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佩戴這個護身符,時時保平安。真沒想到,他當時就戴上了,當時我淚汪汪的,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我問他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三退保平安」?他說沒有。我就跟他講,天要滅中共,退了不受牽連,神看人心。退了就平平安安的了。他和他的家人都退了。我又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臨走時,他和家人把我送出家門,離開他家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淚水止不住的流,慈悲的師父啊,你總是把建立威德的機會留給弟子。

還有一次給本村的人講真相,交談中他說他入過邪黨的團組織,我一開始講他不願意聽,對我很反感,在他說話的時候,我就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他說:「人家都說法輪功好,你能把咱村的群眾糾紛處理好了?」我說法輪功從來不搞政治,都是邪黨說法輪功搞政治,它看老百姓團結好了,不好領導,就搞選舉、搞分裂,把村裏的老少爺們弄的誰也不願意見誰。現在從上到下大官大貪,小官小貪,攔路搶劫的和派出所是一夥的政匪一家。他說共產黨也有好的,我就對他講《九評》從邪黨的起源一直到今天迫害法輪功,講完後又對他說:「你退了對自身一點影響也沒有。要是以後天要滅中共,你退了不受牽連,平平安安的多好。快退了吧。」在一問一答中我講了一個多小時,發現自己講的這麼好,這麼會講。這都是師父、大法給我的智慧。

一天澆玉米,用機井的人很多,都在排號,排到我的時候,本村的一個人到我家問我說:「我家的玉米都快乾死了,你都澆了一遍了,我先澆澆吧。」我說:「你先澆吧,我們師父要我們修的是先他後自己。」我以前給他講過真相,他沒退,我再跟他講,他痛快的退了。

我妹妹為本村的一個男青年介紹了一個對象,按本地的風俗習慣,女方在未婚前都要彩禮,妹妹沒給處理好,男方曾經打過她。我就到他家講真相,送給他一個護身符,要他記住「法輪大法好」,這樣經常在外面開車,不會出現任何危險。慢慢的,他表情由冷漠變的熱情起來,我說:「都是我妹妹不好,沒有把你們的問題處理好。」他說:「是我們不對,不應該打你妹妹。」我講真相,他們都接受,並且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我的衣服口袋裏天天裝著大法資料、護身符,一有機會就會講,隨時隨地講真相,走到哪裏真相講到哪裏。有時走在街上看見一張張得救的笑臉,真開心。

回想我從得法到現在,在修煉的路上磕磕絆絆,也有不足,但在師父的呵護下,走了過來。通過面對面講真相,我悟到不要用人心去講,如果爭勝,你講的再多再詳細,對方也不聽,更不用說退了。要從法上去講,用慈悲心去講,心裏慈悲著眾生,放下自我,不帶任何觀念的去講,眾生在慈悲的場裏,不好的因素也解體了。

我是新學員,有不足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