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大法與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自我一九九七年十月喜得大法後,就感覺到了法輪大法是一部上天的梯子,我有決心修煉下去。以前為了鍛煉身體,各種社會活動我都參加,各種氣功我也都練過,但還是祛不了病。得法後,我的身體很快就好起來了,這麼多年我沒吃過一粒藥,沒看過醫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這些邪惡之徒鋪天蓋地都出來了,到處非法抓人,判刑,勞教。我家老伴和兒子,女兒都不同意我煉法輪功,尤其是老伴他受電視的影響,他把「焦點訪談」誹謗大法的鏡頭全部用錄像機錄了一盤帶。共產邪靈用盡了邪惡手段,欺騙中國人民恨法輪功。

那時「六一零」經常來家裏恐嚇,我當時也有怕心,隔了二十天沒煉功,病又來了,腰痛的晚上睡覺好像背一個床似的重。我就想:不能聽他們。一下我的怕心就去掉了,我就和家裏人講,我們是按照宇宙「真善忍」修的,要做更好的好人,中共不應該迫害法輪功,我們沒有錯,難道做好人也錯了嗎?我告訴他們,「你們不要管我,我身體好了就行了」。家裏人看到我那麼堅定,他們也就不管我了。在大法被共產邪靈迫害期間,有很多人明白了真相,都走進大法中來,要學法煉功,我就在家教她們煉了一個月,我家裏的人也不反對。

下面我向同修談談我的修煉過程,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證實大法

當時我們的真相資料都是從外地拿來的。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們這裏有個輔導員被邪惡警察非法抓捕勞教一年半。儘管邪惡猖狂,沒有輔導員,我們仍然在不斷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把真相資料分發到各個農村,鄉鎮,工廠,以及各家各戶。

為了到遠地發資料,我和同修早上坐火車去,下午坐火車回,一路發正念都很順利。如果在近地發資料,我們就騎著自行車,邊發正念求師父加持,邊發資料,總能平安回家。

二零零三年我給鄰居們講真相,當時就有五個人要學法煉功了,我想辦法幫她們先借來《轉法輪》書看,每天下午在我家教新學員煉了一個月功,以後她們自己就在家煉功了。她們有的是生病剛出院的,有的是從小得過腸炎病的,每年要花好幾千元藥費。這些新學員得大法後,這幾年也沒吃藥了;原來夫妻關係不好的,現在和睦相處,她們明白法理了夫妻關係也好了,知道了家庭的魔難也是用來修煉提高心性的。

我和同修想給對方講真相話題,同修問對方:「你看她有多大歲數了?」對方看看我說:「五十多歲。」我說:都快七十歲了,二零零七年三月我就滿六十七週歲了。她很吃驚,說不像快七十歲的人了,看樣子只有五十多歲。我們就借此機會給她講真相,說法輪功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體健康,所以人顯得年輕,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她說家鄉有個煉法輪功的被警察抓去以後,現在神經都不正常了。我說:那是共黨邪惡迫害的,抓去後被注射了破壞神經的藥物了。緊接著我講到共產邪惡好事不做,壞事做絕,各種運動迫害不少好人,天地不容神要滅中共,趕快三退保平安。她說:她是七十四年才出生的,好多運動她都不知道,只聽別人說過。我和同修對她說,你就誠心的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神就會保你平安,同時我們又送給她一些護身符,她都接受了。

我的親朋好友大部份我都面對面的講真相,有的能接受,有的講多少次還是不接受。我想中國人被共黨文化都灌輸的太深了,要想改變人的觀念真是很難。

2、大法顯神奇

有一天晚上,老伴把「焦點訪談」誹謗大法的錄像帶拿出來想看看,把帶子放進放像機正想開機時,我發了一念:不讓他播放這個帶子。他那天晚上怎麼也打不開,好長時間就是不顯圖象,最後也就不看了。他不知道甚麼原因,只是說昨天好好的,怎麼今天就不行了。但是第二天他拿別的錄像帶放就有圖象了,我有意問他,機子修好了?他說,沒修怎麼今天就又好了?

另一件事發生在二零零三年。由於幾個新學員需要錄李老師的九講錄音帶,我白天晚上都在錄,有一天晚上錄到十點鐘時,第七講A面剛錄完,準備錄B面時,老伴對我說,不要再錄了。他意思是別人要休息了,但我想把B面錄完再休息。我把機子一開,帶在轉,可是沒有外放的聲音,再放還是沒有。帶子已經錄了一半,就是沒有聲音,我就把動功外放一試有音,這說明錄音機是好的。於是我就關機睡覺。

躺在床上,我悟到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同修把我的帶子借去翻錄過,是否她把帶子洗掉了;二是師父點化我,夜深了不能再錄了影響別人休息。第二天一早,我把帶子倒回來再放放看,結果有了聲音了,我立刻想到第二點悟對了。

二零零五年三月我兒子得了乙肝病,想到他還很年輕,卻得了這種頑疾,心裏很著急。在醫院住院期間我就給他講真相,我說:沒有關係,你只要相信大法,病就會好的,每天誠心念如果能聽老師講法帶,煉法輪功,保證你的身體就會好起來,一切都正常。兒子原來是不信大法的,我就借用這個機會使他得法,後來他明白了真相,相信大法好,五月初就出院很快就正常上班了,現在一切都好了。

一天我對兒子說,你的病是怎麼好的?他說:「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女兒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的一天下午在工廠幹活,發生工傷事故,把左手中指尖壓傷了,我到醫院看她,安慰女兒說,沒事沒事,過幾天就好了。我叫她誠心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她當時不信沒有念,到了晚上手開始疼痛。第二天我問她,你昨晚怎麼樣?她說:「手壓的那麼重,晚上疼得睡不好,你們還不著急。」我說,著急有用嗎?我教你的好辦法你不聽,我急也沒用,今天你就白天晚上誠心的念,多念,保你今天晚上就好多了。同修們也來看望女兒,也給她講了很多例子;女兒接受了護身符,馬上就念起來了。第三天我再來問她,她說好多了。

現在女兒完全相信大法好。我悟到師父借用這個機緣救了我的兩個兒女,不到關鍵時刻不好改變人心。

我希望人人都能夠誠心的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