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我和家人帶來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人的一生雖然時刻在為了自己的目標努力,可很多事情是自己無法左右的,使人在困惑中總想尋找人生的真正意義。譬如疾病,記得我在小學的時候就為面部長癬而苦惱,要經常用藥膏塗於患處,不然就非常不舒服難看,而且越到春秋季節越厲害。看著別人沒這些煩惱自己既羨慕又無奈。這種病醫學上也沒好辦法,並不能根治。

參加工作後,由於亂用藥致使感染到身上,使皮膚瘙癢乾燥甚至出汗時疼痛。給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帶來極大不便。再加上別的疾病和瑣事,總覺的人生苦短,想不明白自己為甚麼會這樣。

八十年代末,氣功非常普及,強身健體顯著。並對各種疾病有治療效果,我是一名氣功愛好者,本來就對世上的不明現象和奇異事情很感興趣。同時也為了祛自身的病,所以我逐漸走入氣功的鍛煉中。

我是在一本有關體育鍛煉的書中接觸氣功的,因為我愛好體育。書中說體育鍛煉輔以氣功鍛煉可有增強體質效果。(也就是說氣功鍛煉可以增強人的體質)。書中有幾種或臥或坐的幾種簡易功法,我選擇了一種盤腿打坐的姿勢,沒想到這一練就再也放不下了。在打坐中那些美妙感覺讓我終生難忘(後來學大法後才知道當時是師父在幫我)。在打坐中有時感到自己非常渺小,有時又感覺到自己非常高大,頂天立地。有時感到身子被一股力量托著向後半仰著,睜開眼看看身子卻坐的很直。有時想不清手腳在哪裏,從這些感覺中我意識到氣功的高深和奇妙。也相信人們所說的各種功能不虛,我甚至有想出家的想法,我想那和尚天天在那打坐原來這麼美好呀,於是我就更熱衷於一些氣功書和一些關於修煉的書。只是這些現象沒有維持多久,後來在一次打坐中感覺血液在體內好像流的很快,心跳也快,像急跑後一樣。我有點不知所措,當我停止煉功後,身體還不自覺的打顫。第二天,還腹瀉,以後再練狀態不好了,有頭昏腦脹的感覺,後脖頸像生鏽了似的發緊不靈活。並且睡眠狀態也不好,常做惡夢,也無法看書,看的時間一長頭又痛又重。精神處在一種疲憊的狀態。我想是不是出偏了,我要找一個名師指導。可誰是明師?那時的氣功有好幾十種,令人眼花繚亂。雖然我看了好多氣功書可沒多少令人滿意的,有的那高昂的學費和遙遠的路途又讓人望而卻步。我處在彷徨和渴望之中。

這段煉功時間雖不很長,對我的身體也沒很大改觀,但在人生的道路上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和希望。同時最明顯的是治好了我的鼻炎,呼吸暢通了。

其實,正如《轉法輪》中所講「氣功是修煉,是超常的東西,不是常人中的體操,必須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長功。」(第31頁)「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32頁)。在以前的練功中沒有得法,不知道修煉心性又怎能練的了呢!

在放棄練功的幾年裏我結婚生子,忙忙碌碌。但我始終沒有放棄要尋找明師繼續煉功的想法。我想上外地拜師,可妻子並不支持我,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到了九七年底。妻子知道我學功心切,有一次,對我說:「我知道一種好功法,你想不想看。」我想,你又不懂氣功能知道有甚麼好功法。以為她在和我開玩笑就沒往心裏去。可沒過多久她真的從她的同事那裏給我拿來一本《轉法輪》。當我打開第一頁看到(論語)中的第一句「佛法是最精深的」,「佛法」二字時,有一種莫大的親切感湧上心頭。直到最後幾句,「「佛法」可以為人類洞徹無量無際的世界。千古以來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的唯有「佛法」。」

我的心一下踏實了,開朗了。原來這人類未知的一切都能在這裏得到解答呀!我一夜未眠,幾乎讀完了整部《轉法輪》。基本上是一個字一個字看下來的,越看越覺的好,這正是我在心目中渴望要找的明師。沒想到會真的實現了,在看書的過程中,我的腦袋就發脹前額發緊,可是,我的腦袋卻明顯不痛了,後脖頸也靈活了許多。我知道是師父在管我了,我非常激動,覺得自己從此有了依靠和目標,終於可以實實在在的做一個好人,堂堂正正的修煉了。我第一次體會到甚麼是幸福。雖一夜未睡,第二天上班卻很精神。

很快,第二天我就把《轉法輪》全部讀完。又迫不及待的請來《法輪功》(修訂本),(那時《大圓滿法》還沒流傳過來)照著書本開始煉習五套功法。當我開始煉習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時,那種久違的自己頂天立地的感覺又出現了。當煉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時一隻手熱一隻手涼。當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中的頭頂抱輪時一股力量把我的雙臂從腹前輕輕的帶到頭頂。當兩側抱輪時就聽到兩耳附近錚錚作響,腦袋也脹的厲害,有一種上吐下瀉的感覺,這次我再也不慌了,我知道這是好事,是師父要給我清理身體了。我努力堅持著,可是這種感覺越來越厲害,並且特別難受,此時我已經是大汗淋漓有種虛脫的感覺,上吐下瀉的狀態好像也把持不住了,我慢慢的蹲了下來全身像剛從水裏撈上來,立時所有的現象也隨即消失,過後我後悔沒再堅持一下讓自己吐出來瀉出來。那樣可能身體清理的更徹底些吧。從此我的身體感覺越來越輕鬆,工作再繁重也不覺的累。以前的血壓高也正常了,皮膚不再乾燥開始變的光滑細嫩,十幾年的皮膚病不治自癒,也不再做惡夢了,記得剛開始的幾天,我夢到好多蛇在腳下,其中有一條前不見首後不見尾的長物(在夢中的意識是一條蛇),從村子南面的一個大洞內出來徐徐向西而去。以後就不再見了,再做夢時不是在空中飛行就是在青山綠水中坐著車回家。那真是,「夢中景致好,人間不曾有。游弋天地間,醒來猶覺新。」每次醒來都好像出去旅遊了一番……。同時真正感受到啥叫「睡的香」,啥叫「精神爽」。

兒子從小吃飯就成問題,造成身體瘦小,並且經常生病,為這我和妻子對他經常提心吊膽,吃了好多食補的藥也沒能讓他增強食慾,還是隔三差五的生病,一生病就要打好幾天吊針,記得有一次給他檢查身體,胳膊上抽不出血,就從他的脖子上的大血管抽,然而抽出的也不過是些血泡泡。面對稚小的孩子真是又心疼又無奈。當我得法修煉時,他正打著吊針,只是這次沒再打個沒完,我煉功後的第一天他的發燒就明顯的退了,只打了一天吊針,本想不打針了吃點藥,妻子怕病情反覆改為小針。可兒子一聽就跑,因為小針很疼,硬摁著打了一針以後,沒再去打就這樣好了。我知道是我修大法起了作用。

有一回夏天,我和兒子睡在一張涼蓆上,半夜醒來發現兒子燙的厲害,一量發燒三十八度九,我和妻子慌了,趕緊抱起上醫院,可是,當我們急急火火的到了醫院,大夫量體溫後說是一切正常,我們這才放心。大夫拍著他的小腦袋開玩笑的說:「是不是淘氣想逃學呀」,於是藥也沒拿就回來了。就這樣從那時起,兒子都快上高中了幾乎沒再去過醫院,即使學校和班中有時出現流感他也相安無事,對於他這樣弱的身體應該算是個奇蹟。當然我知道這都是大法的威力。由於兒子不再生病,我和妻子都能安心工作省了許多麻煩,他從小學到現在也由於按時上課,學習成績也一直很好。

父親本來身體就不很好常年有病,退休後很多病都來了。據他自己數有十幾種病在身,都不知該治哪種病好了。父親一生操勞為人善良、正直,晚年應享天倫之樂了,可這病又怎能使人舒服的了呢!每次看他大把大把的吃藥真為他擔心,我得法後第一個想到了他,可是,他這麼多病,我正考慮怎樣讓他更好的接受,有親戚已經告訴了他。當他問我,我說:「好呀,這個法很好,我也在煉,你趕緊煉吧。」

就這樣,父親修煉後把多年的藥罐子全扔了。由於父親煉功後祛病健身效果顯著,很快吸引了他好多周圍的人來學法煉功,並成了一個學法煉功點,每天晚上和大家一起學法,天不亮一塊煉功,白天出去弘法。看到他的變化,整日忙忙碌碌的像個年輕人,真讓人為他高興。直到九九年惡黨迫害大法,父親和功友一塊也進京上訪被截回。煉功點也遭到破壞,大法書籍,資料以及學法的錄像機,錄音機等也被非法抄走。父親也曾陷入過一段消沉的日子。現在父親正走在發大法資料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道路上。這天我回家,聽母親說,父親和別人去爬山了,別人都累的不行,可他一點都沒事。還照樣下地幹活呢。祝父親在大法的路上走好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