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真是緣深福厚啊!(圖)

——邱媽媽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一日】緩步走上雙拼公寓樓梯間,未曾留意細數樓層,感覺應該已經到達卻又缺乏把握,心想萬一按錯門鈴,打擾到別人可不好,還是回到一樓從新走過的好。心念剛一閃過,就在我停下腳步,面前的屋門適時的打開了,「啊!你好,你一定就是打電話邀約的那位同修了,請進!」神態祥和親切,略顯古銅膚色的臉上光亮光亮的,看上去約莫五十出頭,實際已是六十六歲的邱媽媽娓娓述說她有幸修煉法輪大法的動人故事。

高精度圖片
邱媽媽正在煉功

* 貧寒童年不識字

生長在台灣中南部偏僻鄉村的邱媽媽,家境清寒,種田收入只夠養活一大家子人口,加上當時鄉里重男輕女的觀念普遍,邱媽媽小時候因此沒能讀書識字和學說普通話(北京話)。及至嫁到北部都市,一雙兒女長大了以後,才有機會到鄰近小學附設的「成人識字班」,學習二期下來,可以簡單的閱讀報紙了。但為改善家計生活而在住家附近市場擺攤賣小魚乾的邱媽媽,長年為莫名的疾病纏身所困擾,三不五時就要到醫院吊點滴減輕痛苦,一方面視力不好,看不到字,慢慢的識字的記憶衰退了下來。

* 有幸得法獲新生

二零零一年初,邱媽媽兒子得法不久就認識到法輪功的殊勝玄妙,因此介紹給她。邱媽媽說:「過年前,兒子特地給我一本金黃色書皮的書--《轉法輪》,叫我要好好的讀,他說是寶書,對我會非常有幫助。我接過來翻開內頁只見密密麻麻的白紙黑字,腦筋一片模糊,就此擱在一旁。直到過年敬拜天公(天神)的空檔時間,突然興起想要學習《轉法輪》的強烈願望,這次打開書來,竟能一字一句的慢慢學念,彷彿耳邊還聽的教我怎麼讀的聲音。」

以後每天固定看書,一字一字的認讀,「剛開始進度非常緩慢,每天頂多只能學念一至二行,雖然不懂字意內涵,但我堅持不懈,幾天後,有點著急,心想這樣的速度,甚麼時候才能將這本書看完一遍啊,怎麼辦呢?不知不覺趴在桌上睡著了,迷糊中聽到有個聲音鼓勵我不要擔心害怕,儘管努力去學,意識中感覺十分清晰明白,說也奇怪,從此學讀《轉法輪》每碰到看不懂時,耳邊就會有個聲音告訴我怎讀,漸漸的,越來越順,一次能學念一頁、二頁、三頁……」。現在,每天都能自個兒學讀《轉法輪》一至二講,書中內涵也日漸明白的越來越多。

得法前,邱媽媽經常腰椎骨痛的無法彎腰蹲下或坐,邱媽媽說:「上九天班時雖然聽不懂師父說的,但感覺很好聽,也知道『這是很好的』,只是不知道好在哪裏,因此上九天班絕不缺席落課,很神奇的,第五天腰就不酸疼了。」九天班後,邱媽媽總是熱心的向親朋好友、左鄰右舍,甚至比較熟悉的顧客洪法,但自己的煉功學法卻斷斷續續的。「台北縣永和福和橋煉功點的學員經常順道或專程邀約,鼓勵我要到煉功點上集體煉功、到學法組上集體學法和走出來證實法,因為怕心作祟沒走出來,直到三年多前一次嚴重的摔傷,才知道精進」;「唉!那時就是不知寶,不懂珍惜把握機會精進,白浪費了這麼長的時間,回想起來真是懊惱自己實在悟性太低」。

邱媽媽說:「三年多前在浴室不小心滑跤的剎那,念頭翻湧只記的《轉法輪》有句話說『沒事兒』,雖說沒事兒,但實在是非常疼痛,先生看我摔的相當嚴重,叫來救護車要送醫院,我堅持說沒事兒才作罷。那次摔的無法上床睡覺無法站或坐,只能躺在地上,沒看醫生沒吃藥,生活起居多靠女兒幫忙,歷經二十多天漸漸好轉後,我就堅持用雨傘當拐杖走到煉功點上去煉功,身體康復情況也跟著大有起色。」

* 講清真相證實法

談到講清真相證實大法,邱媽媽開心的笑了。「剛開始是跟著煉功點的學員寫信封郵寄真相材料,我一筆一畫的練習,從整個信封塞不下一行地址到漸漸可以成功的書寫完整,速度雖慢,每週堅持下來,堅信一定有不少等待救度的眾生都收到我們給寄的真相材料了。」此外;邱媽媽還參加傳真和轉貼真相文章的工作,她說:「無論是寫信、傳真或貼文章,心無任何觀念,傳真成功率很高,約有八成左右,同修有傳不過去的都拿來給我一傳就成;轉貼文章,手握滑鼠自動就點在要傳的文章標題上,一按鍵就成功的傳送,同修都奇怪我識字有限,可說是看不懂文章,可怎會這麼神奇?我心中十分明白是師父慈悲和大法威德在幫我。」

邱媽媽第一次出國是去日本參加法會和活動,當時剛得法不久,不知道法會和大法活動的意義,只是跟著同修一起行動,迷迷糊糊的沒有目標。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到紐約參加法會是邱媽媽得法後真正認識並且自動走出來證實法和講清真相的開始。她說:「在紐約街頭發簡介和真相材料,早上我就說:good morning,中午以後就說『法輪大法好』,這樣一面打招呼一面把資料遞上,人們就都收下;記的第三天,一位年約五十歲左右的洋人竟然用台語回答『法輪大法好』,我很驚喜,心想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有一次發放資料一路順利下來,不知不覺中走遠迷了路,想起有師尊無時不在看護著我們大法弟子,就一點怕心都不起,一方面悟到這是安排我把真相傳遞給在這遇到的路人,因此繼續在附近散發資料,等資料快發完的時候,一位年輕同修不經意碰到我,告訴我回到小組隊伍的路徑。」

幾天後(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來自全球各地,上千名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曼哈噸街頭組成「勇氣長城」向世人揭露邪惡暴行,一位年輕洋人停在我舉著的看板前面,伸出大拇指,用華語說道:「你們舉辦這樣的活動真好!邪惡看到一定很害怕!」此外還說了很多,大約是明白真相後的感受,譴責中共惡黨邪惡暴行,以及鼓勵我們多加揭露的話語。

今年(二零零七年)四月參加紐約法會第一次見到師尊,感覺非常幸運和興奮。在回到旅館的十字路口猛的摔了一大跤,裙子都撕裂了,可隔天一早再看身上的嚴重瘀青都不見了,疼痛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心中悟到是師父保護我,幫我消業過了這一關了,非常感謝師尊慈悲呵護。

二零零六年大部份時間是去香港參加講清真相的工作。一次;一位年輕人將被人丟棄的《九評》撿來給我,還一直和我聊天,奇妙的是我不懂廣東話,他不懂台灣話,但我們卻聊的很開心,我想是他明白的那一面聽懂了大法的真相,才會捨不得離開。夏天遊行的那一次比較辛苦,想到還有許多眾生被邪惡的欺世謊言毒害,需要我們大法弟子去講清真相救度,也就不感覺苦了,一個星期下來,突然靜功能雙盤一小時了,之前無論怎麼努力都只能做到半個小時的障礙突破了,從此靜功都能達到雙盤一小時的標準,再無退轉。

* 堅定正念香港行

參加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歸十週年大遊行活動那次,在香港機場等待入關時,抬眼望見有一官員站在椅子上監看,心想「可不要排到他站處的那行隊伍,免的麻煩」,不知怎的偏就被安排到那行隊伍中去。邱媽媽說:「當時想到擔心害怕是必須去掉的執著,既然碰上了那就面對,只要我正念足,甚麼也不是。於是不斷發正念,順利辦完入關手續,我就堂堂正正的從那名官員的眼皮下進入香港境內了。」

出關後才知與我同行的七名同修全都被香港海關阻撓沒能入境,一下子不知所措,擔心、煩惱的心情油然而起,心中一直求助師父幫忙,終於碰到台北來的同修一起結伴到旅館安頓下來。隔天到景點講清真相時,來了一位桃園同修說昨晚有位老婆婆告訴她:「有位單獨入境的永和同修需要幫忙」,於是找到我,安慰和鼓勵我不要擔心,並且承諾在活動結束後幫忙安排返台行程和手續。這些及時的幫助,使我在香港期間得以全力投入講清真相和證實法的所有活動。

在香港那四天都在下雨,我們依然照常進行各種活動,不受任何影響,每天都是全身濕淋淋的,我們也不以為意。「這趟香港行,我的收穫很大,二、三年來的怕心和依賴心去除了」,邱媽媽說:「回到台灣後,頓時變的非常清晰透徹,明白了許多《轉法輪》裏的法理內涵,集體學法時也能跟上同修讀書的速度了,書上的意思也能懂了,尤其提升最大的是能從理性上去認識大法了,一切都是那麼自然發生了,我告訴自己應該更加精進,才不辜負師父的苦心安排和救度」。

* 提高心性再精進

兒子看到母親在法上精進後的改變,正巧電視小組需要長期固定的學員幫忙後制工作,酌量邱媽媽具有時間上的方便條件,於是鼓勵她加入,「剛開有點遲疑和畏縮,生怕學不會或做不好影響品質和進度,好在學員很有耐心的解說教導,並且不斷研發簡易操作技術,讓我們可以很快就上手並且熟練」。

迄今將近一年時間,邱媽媽風雨無阻,從不脫班早退;平時非常節儉,每月生活開銷只需幾千元的邱媽媽一口氣花了二萬多元台幣購買一輛「電動腳踏車」代步,熟識的親友鄰居感到萬分驚奇,邱媽媽笑了笑說:「六十歲以上老人坐公車有免費優待,但是時間班次不太穩定,有一次不知何故公車脫班等了一個多鐘頭,原應於早上七點值班,抵達時已是上午十點多,拖累同修也嚴重影響當天進度,內心十分著急,眾生正在等待救度,這下耽擱將有多少眾生被延誤呀?師父教我們要『處處事事都要為他人著想』,對輪班的同修造成困擾的情形一定不能再發生了!」於是,邱媽媽毫不遲疑的買了「電動腳踏車」解決交通問題。「有了方便的代步工具,也會有相應的讓我提高心性的關卡要過,例如停車問題、交通路況、下雨天猶豫是否騎車或改搭公車等等,每當正念足,沒有維護自己的觀念時,都能過,只要真心想過關,放下自己就都能過的去,否則就跌跌撞撞的過的很困難。」,

參加這小組工作,和同修的互動機會多,個人修煉狀況無時不在反映;「一個多月前,負責排班的同修突然通知:將我已經熟練的工作輪班減少到只剩一班,另外安排三天新工作,一下子氣就冒上來,認為同修對我有意見、不公平,當場質問抗議並且拒絕。回家後靜下心來內找,『工作哪有甚麼你做我做的』、『每個項目都很重要,沒有什高低輕重的分別』,慚愧自己心性沒過去,還跟同修起矛盾,悟到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隔天一早到班就向同修道歉,並且坦然接受新的安排,心性一旦提高上來真是海闊天空,神清智明,以往想不明白的法理頓時清楚,學習新工作出奇的順利,原先的工作也做的特別的好。」「原來放不下的執著和自我,正是擋在我修煉路上的那堵牆呀!」

* 珍惜機緣得永生

儘管修煉路上走來起起伏伏、跌跌撞撞,邱媽媽修煉前後身心改善非常明顯。以往常為蠅頭小利爭鬥計較,攢了點積蓄,卻攪擾的吃不好睡不好,常犯頭暈、貧血、失眠,卻又檢查不出毛病來,是醫院的常客;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真有說不出的苦。修煉後樂天知命,以前的病痛不翼而飛,身強體健,心情開朗,做事態度也變的認真負責。唯一稍感遺憾的是先生福緣淺薄,竟與大法擦肩而過就驟然撒手人寰。

「我深刻體驗到能夠在法中修煉的生命真是緣深福厚啊!」邱媽媽說,「所以我更珍惜這萬載難逢的修煉機緣,學法煉功不再偷懶,每次的學法組絕不缺席,聽師父的話,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作煉功人,遇有過不去的地方就內找,此外;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這三年來,無論是參與排字、遊行、反酷刑展等活動都不落下。」自謙悟性不好的邱媽媽形容自己的修煉過程就像烏龜慢跑,堅持努力不懈,一定能行!「沒想自己要得到甚麼,能做甚麼就做甚麼,只希望每個應該得救的眾生都能得到救度,沒有落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