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因緣的故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八月初,一個炎熱的上午,我坐在咖啡店裏的角落等待受訪者。不一會兒,一個滿臉笑意,有著圓潤雙頰、清亮眼眸的女士向我走來。她是台灣一知名報社的新聞編輯,從事新聞工作快二十年了,坐在她的對面,我靜靜聽她說著一段因緣巧合的故事。

因緣,甚麼是因緣呢?原來,每一樁情事開始時,句點已在前方等待了……

高精度圖片
宇晴與他們家的三個小寶貝

高精度圖片
宇晴先生學校暑假推廣的靜坐課程,學煉法輪功法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宇晴有三個小孩,排行老二的大兒子在小學一年級的暑假,有一天從游泳池回來,就莫名的感冒,接著便不斷的清喉嚨。她察覺有異,帶孩子掛小兒科、內科,並做全身健康檢查,照X光,卻都找不出原因來。面對兒子不斷的清喉嚨,天性敏銳的宇晴即便惴惴不安,也無能為力。

一個月後,宇晴在報上看到一篇介紹「妥瑞症」的文章,才知道那是一種半自主神經不能控制的疾症,會反覆出現無意識的動作及聲語,例如聳肩、扮鬼臉、眨眼。當時,很多人對這種症狀的孩子都很陌生,學校裏老師常認為這種孩子特別的「調皮搗蛋」。

看完那篇報導,宇晴帶著孩子到台北縣林口長庚醫院掛一個月才一次的妥瑞專科門診,治療的醫師認為孩子的確有疑似「妥瑞」的症狀,但也坦白表示這種疾病有些人長大後會自然痊癒,有些就沒有辦法,即便吃藥也沒有用,只能用更大的包容心來接納。聽到醫師的宣判,宇晴從心底深處感到惶恐,她說:「那一年,我過的非常焦慮、沮喪,常無端的落淚,心想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我第一次覺的不管你擁有甚麼,如果孩子失去了健康,那人生是一點意義也沒有!」

人在自身力量無法憑恃時,所有外在的援手,都想緊緊握牢。於是,宇晴開始帶孩子看心理醫生,遍尋民俗療法、草藥秘方,並研究命理、求助風水,甚至買了許多與神經學相關的書籍回家研究,但孩子卻絲毫沒有起色。該做的都做了,該看的都看了,宇晴覺的自己實在無路可走。原來,面對生命中那不可測知的變數,即便再頑強的人,也是束手無策。

宇晴回想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從小她的母親便告訴她,長大後一定要有工作能力,不能向男生伸手要錢,因此她在讀大學期間便利用週末到電台工讀。大學畢業後,她始終身兼兩個工作,不是教書就是做編務工作。長期的工作,她一步併做兩步,用時間換取報酬。日復一日,就像飛馳的電車一路往前衝,從未停下腳步來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緒。

沒想到,會讓宇晴緊急踩煞車的卻是孩子這場突如其來的疾病!一年多來,多少輾轉反側的夜晚,她省思過往,這迢迢世間路,自己是否遺落了甚麼?一天,她台灣藝術大學的學妹,也是同校的美術老師問宇晴:「你要不要帶孩子去練練氣功?」她忖測:「對啊,所有方法都試過了,竟沒有想到氣功,也許這是最後一招了吧!」

有一天,和宇晴在同一學校任教的先生在執行晨間導護時,指著每天經過的學校巷口的公寓陽台上掛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說:「法輪大法好大概是法輪功,你要不要帶孩子去煉法輪功?」宇晴看著橫幅說:「好啊!我就帶孩子煉法輪功。」但是,即便有了方向,宇晴仍沒有任何有關如何學煉法輪功的管道與訊息,但人生的奇妙就從那聲「好」展開了……

宇晴說:「從那天開始,我的腦袋裏一直有個圓圓的東西不停的旋轉,張開眼或閉著眼總是轉個不停,真的很神奇!我想是不是在學校教自然科學教的太投入了,後來才知道這是法輪……」

晚上到報社上班,宇晴總要經過一家公立醫院,有一天她腦海中突然想起國中時一位要好的同學,他畢業於高雄醫學院藥學系。宇晴說當時很想聯絡他,問問關於孩子的問題。但二十五、六年不見,早已失去聯繫,人海茫茫不知從何處尋起?

「那一天是四月一日,我的結婚紀念日,才剛學會電腦中文打字,晚上坐在電腦前面,想用網路搜尋的方式,看看他在哪裏?大海撈針下,還真的發現他的名字和網站,我興奮的點選進入他的網站,映入眼簾的竟是『法輪大法好』……」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原來自己不斷找尋的功法,竟自然又巧妙的來到面前。還有在他網站聯結的大紀元網、明慧網也都是我從來沒聽過的。現在宇晴仍依稀記的當時的好奇。

之後她聯繫上那位老同學,宇晴反而忘記詢問孩子的問題,只跟他說:「我想學法輪功耶,要怎麼學?」他直截了當的說:「你先看一本書──《轉法輪》,看完之後再說吧!」「煉功還要看書喔,可否寄一本給我?」這位同學告訴她書店都有賣,可以自行前往購買。

在求人不如求己的心態下,宇晴用著剛學會又不嫻熟的指法輸入了「轉、法、輪」三個字,果然跳出了《轉法輪》電子書,她心想就先看看電子書吧。《轉法輪》一書共有九講,宇晴從第一講開始看起:「我看到第三講時,整個腦袋大翻轉,感到驚訝萬分,怎麼和我過去的認識完全不一樣,還沒看完一遍更覺的這是一本『天書』,作者好像是神!以前,我把自己看的很高,但是在看書的過程當中,深深被這部法所震撼,愈發現自己的渺小,甚至忘記最初看書的目地。」

從這天起只要一有時間,宇晴就上網看《轉法輪》,在學校即便只有下課十分鐘或在報社等稿件的空檔時間都迫不及待看書。同事好奇的問她電腦螢幕中密密麻麻的字海怎麼看的下去,她告訴同事說:「嘿!我發現這好像是一本天書」。她笑談自己:「天哪,我準備大學聯考也沒那麼認真呢!」而且說來神奇,當宇晴放下為孩子治病的心,溶入博大精深的法理時,孩子的症狀竟奇蹟般的不再出現,沒有任何怪異的動作和表情。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宇晴從大紀元網站上看到法輪功即將在大安森林公園舉辦「七二零燭光悼念會活動」,她心想:「如果我到那裏的話,應該會有人教我如何煉功。」當天她就和先生和孩子一起到大安森林公園,並在一對熱心夫婦的教導下,很快學會了五套功法。

那天晚上,來自台灣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廣場上盤腿而坐,雙手捧著燭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陸同修。宇晴走到一台攝影機旁,想找尋最佳的視野,偶然轉頭,竟驚喜的看見先生的表哥就站在旁邊。巧的是這位表哥工作的地方就在她住家附近,這下宇晴方才知道,原來先生的四位表哥、表嫂、表姊,叔叔、嬸嬸等,一大家族的人都在學煉法輪功!也都在她所站位置的前方。

原來,生命中所有的聚首,細細推敲,必有因果。從小,宇晴就追尋著生命的意義,想在許多宗教中找到解答。曾經她以為人生就這樣過去,然而,若不是孩子的病,又怎會讓自己改變心緒、得法修煉,明白上天所賜予的佛緣,竟是她生生世世、尋尋覓覓的聖果!

得法後的宇晴,就像冬眠以後醒來的春樹,一寸一寸的,煥發生命的新芽!她不只真正感受到心靈的豐盈,就連身體也有了全新的蛻變。宇晴的先生也開始察覺從前大筆的醫藥費、掛號費開銷已少了許多,太太也不再像以往那麼緊張焦慮,把工作的情緒帶回家。

先生知道,這一切的改變都從那本《轉法輪》開始,或許,是為了了解太太的想法,擔心以後和妻子的思想有了落差,沒有共同的話題;或許,也是想讓自己的生命來個轉彎,駛進一條迎向希望光明的大道。她的先生也以一種恭敬期待的心情翻開了《轉法輪》的第一頁……

如今,宇晴一家人修煉已快四年了,她說:「以前和先生之間雖能維持和諧的關係,不過現在兩人卻更能設身處地真正的為對方著想,遇到任何事情也都能以法理來對照衡量,我們之間的關係真的是更加溶洽了!」一起學煉法輪功的先生,也把修煉後心性的改變溶在教學之中,他的學生曾說:「我們的老師就是『真、善、忍』,他是全校最好的老師!」

聽了宇晴的故事,我在想,假如人生應該有所學習與飛升,那麼,在庸庸碌碌、複雜紛亂的紅塵中,甚麼才是生命最終的選擇呢?曾經,麻木奔走、焦慮驚惶,如今抽離俯視、靜觀紅塵,才知宇宙浩瀚、天地無私!宇晴回想來時路,不禁感歎上天的巧妙安排,處處都有深意,禁不住盈滿笑意,並且深切感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