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港都青年修煉者心聲(下)

——碩士學士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六日】(續上文)

碩士生

*學法增加我生活中的智慧

弟子能夠有幸得大法,實在是師尊慈悲安排。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是玄妙無比的一個過程。

在大學、研究所的升學考試中,我雖然資質駑鈍,卻總是能吊最後一名的車尾而不斷前進。後來在研究所期間經指導教授和學長姐的介紹,我參加了九天班,走入大法的修煉之中。

隨著學法的增加,智慧似乎一點一滴進入到弟子的生活中,在許多事情能夠站在更高道德的基準點上看問題。

得法已經快要三年,在這段期間修煉狀態停停走走,真的過了一段很不精進的日子,一直到前一陣子才在許多的因緣際會下,慢慢的又回到大法修煉的正途上。每每看到師尊在法中時而嚴肅,時而殷切的叮嚀,要我們走好修煉的路。儘管自己在修煉的途中關過不好,關過不去,懊惱、自責、羞愧的情緒浮上心頭之際,總是能在法中看到師尊的慈悲,讓弟子增加過關的決心。

透過學法,我逐漸找到自己許多尚未修去的執著,包括妒嫉心、歡喜心等等。而師尊更是慈悲的安排弟子能夠在正法中找到屬於自己發揮的角色,並且在弟子被怕心、人心限制之際,將弟子拉起,讓弟子順利完成任務。當下並不覺的有何特別之處,然而,事後一想,一切都是師父在幫我呢!有了這層認識之後,弟子會在方方面面更加精進,讓自己的修煉狀態勇猛向前,確實做好師父交代的三件事情,去做到師父所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

感謝師尊慈悲!

*看明慧讓我更加精進

回想起我得法的歷程,感覺就像一條線指引著我向前,從研究所考試結束後,在火車站拿到一份大紀元報紙開始,從原本沒有希望考上到錄取期限的最後一天能夠有幸遇到了楊教授及學長姊,也因此幸運的踏入了得法的大門。

長期以來,總是覺的自己想要尋找一種能夠提升心靈,讓自己的心靈能夠平靜的方法,而在接觸了大法後,也漸漸的有一種知道自己該怎麼做,知道自己該往哪裏去的感覺,就像是師父在帶著你回家一樣。而且對於生活上所遇到的一切事情,也總是會想起師父所講過的話,並且以此為依歸,讓我漸漸的豁達開來,真的、真的覺的自己很幸運,能夠有幸遇到師父。

還是新學員的我,每次上去明慧網看同修們的修煉心得體悟,都會覺的自己還不夠精進,應該還要再多努力一點,才能跟得上大家的腳步;遇到事情做不好、關過不去的時候,也總是很懊惱,一定是自己不夠精進、悟性不好才會這樣;看到同修們身體力行的證實法,不僅讓我打從心底的感動,同時也會在心中感覺到慚愧,為甚麼大家都可以,而自己卻被自己的心給阻擋住了,而師父總是慈悲的,依然沒有捨棄弟子,在拉著弟子往回家的路邁進。

弟子會抓緊時間、努力實修,做好師父交代的三件事。

大學生

*「凡事向內找」,讓我學醫更踏實

從正式拿起《轉法輪》開始走入大法修煉中,到現在已經過了二年又好幾個月,在這段時間中,法輪大法讓我從一個懵懂又自大的青年,到現在有一個比較清醒的思想、能明白自己人生路上真正想要的是甚麼的修煉人,這其中的過程及身心產生的變化,既美好又殊勝。

當初走入修煉中,我基於一些觀念的影響,總是用一顆極端的心去看待我當時在學校所學的西醫基礎理論課程,覺的那很低能(因為我覺的解剖人體之類的研究方法很骯髒),轉而我是用一種尋求超常的心理去認識大法,因為氣功不用解剖人體就可以達到解剖人體達不到的超常功效。然而透過修煉,「人類社會各行業都是應該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於幹甚麼職業」《轉法輪》這句話恰恰點出了我當時不好的心。在不斷的按「真、善、忍」修正自己的思想與行為後,我在大法中學會了對我現在學生職業的珍惜與尊重,也放棄掉過去一比高低的極端思想。

法輪大法讓我以一顆逐漸成熟且健康的心,去看待我所遇到的每一件事。我開始修煉時常認為我自己在大法中認識到的道理是絕對正確的,就固執了,鑽牛角尖,從而就忽略了:理是一層比一層高。我認識到的東西只是在那個當下我所能認識到的理,師父卻早已講過大法的法理是無盡的。這種來源於私的心理,也曾給我修煉道路上造成或大或小的魔難,帶來了很多損失。在察覺到這種心的時候,只能說是很慚愧,說明自己悟性太低;但同時也慶幸自己還能有機會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並且努力改正,按照「真、善、忍」來指導自己的生活言行,歸正自己的思想,做一個更好的人。

以上都是個人認識。本來以為自己理解的很全面,寫出來才覺的自己很貧乏,很多意思自己都沒能完全表達。謝謝師父及同修讓我有這麼一個機會從新整理自己的問題。謝謝大家!

*大量學法讓我跟上了正法的進程

我得法將近三年了,在剛接觸到大法的時候,因為是自己一個人自修慢慢走進來的,所以懵懵懂懂,修煉的路上也是跌跌撞撞,由於學法不深,對法理的認識也很膚淺,再加上常人社會的種種迷惑,導致長時間怠慢不精進,一直呈現帶修不修的狀態。雖然知道大法的好,但往往陷入常人世界的迷惑當中,包括名利心、顯示心、爭強心、以及情慾心……等等,直至近半年多來,才發生了根本上的轉變。

半年前我意識到了自己的許多行為與觀念,幾乎已經不能稱作是一名大法弟子,於是下定決心要努力多學法,就利用了生活上大部份的時間學法,在短短幾個月中,我將師父所有講法以及新經文一口氣全部學完,這一次連續不間斷的大量學法,使我對法理的認識迅速的提升,在身心靈的感受上也有極大的變化,也從中了解到身為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偉大使命。尤其是正念,當時感覺全身都是純正的能量,發正念時完全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灌滿全身,有時還覺的走在路上都在散發著正念,身邊的同學朋友們似乎也被當時純正的能量所影響,主動的要求我向他們介紹大法,那一次我真的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而在支援一些證實法工作的時候,也是非常的順利,就像師父說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從這裏終於明白師父為甚麼要求我們必須做好三件事,正念的根本在於學法煉功的精進,更是會體現在證實法的工作之中。

慈悲的師尊使我能夠跟上正法進程,這其中有說不盡的感謝、流不完的淚水,當時,也體會到了師父要求我們「多學法」的重要性,因為「法」是一切的根本,如此才能做好三件事,任何一樣也都不能忽視,如此才能稱為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才能夠對得起師父,也對得起自己,更對得起等待我們救度的無量眾生。

相信正念正行,一定能夠「圓滿隨師還」!

*師父一直呵護著我,師恩浩蕩

我是小時跟著爸媽一起學煉大法的,記得第一次參加兒童夏令營時,為了可以得到金色的法輪書籤,我和弟弟很快就把《洪吟》全背了下來,雖然當時不太懂意思,但背的時候總覺的很開心、很快樂。後來遇到考驗時,也時而會想到《洪吟》中師父的教導,就這樣修煉時而精進,時而懈怠,這中間有父母的提醒,同學的共修和自己內心的掙扎與警醒。

我從小有過敏性氣喘,常一咳起來就不得了,爸媽常常要帶我掛急診。學大法後,不知不覺過敏不見了,身體明顯比以前健康許多,已經數年健保卡沒用過!記的高三時功課較重,許多同學都輪流感冒請假,那時我們幾個修大法的弟子因生物老師帶我們每週還保持著一起煉功學法一次,大家精神狀況一直很好,同學有的看到這種情形也陸續加入我們修煉的行列。有一次薩斯病大流行,我也突然咳嗽發高燒至39.5度,媽媽一直陪著我,要我心想著師父,默念《論語》和《洪吟》,也陪我一起發正念,我頭很暈,聽著「普度」「濟世」的音樂不知不覺中睡著了,醒過來時滿身大汗,燒退了,神清氣爽,當時我知道一定是師父又救了我,我頓時淚水直流,我不精進可師父還一直呵護著我,我感受到師恩浩蕩。

上了大學住在宿舍,以前一起學法煉功的同學都各奔前程到不同大學去了,頓時覺的有些孤單,後來暑假時大家曾又聚一起煉功學法,我深深覺的能集體學法煉功那真是幸福,像我這樣被動的個性,失去集體修煉環境,很容易帶修不修。最近我覺的我學法太少,我開始利用早上起床先學一點法再去上學,我發現每次學完法我的身心都有不同的變化,心情也變的平靜踏實。遇到考驗我會想到「我同化真、善、忍了嗎?」感覺修煉對我的人際關係、亦或是課業都有許多幫助。很多選擇都是較正的,較能自我約束,不同流合污,大法對我改變太大了。

感謝師父,我和我弟弟(他目前是高二)在此恭祝偉大的師父生日快樂!

我們高三時在生物老師家一起學法煉功

*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認識大法好

先談談修煉前的我。在心境方面,那時我對很多事情都很計較,也有不少的事情放不下,老是患得患失;在身體方面,我有很嚴重的鼻子過敏,不分季節,只要接觸過敏源,我的鼻水就會狂流、眼睛布滿血絲、注意力開始渙散,以前上整天的課,沒用上一盒的衛生紙那是不可能的,我常笑說,每次過敏就是我的脫皮的時日──因為鼻翼的皮膚摩擦到產生硬皮,然後脫落。

高三時我因生物老師的介紹開始修煉大法,生物老師帶著我們每週固定一個時間一起學法煉功,回想那真是充實快樂的一年,所以在同學的提議下,我們暑假時又聚一起煉功學法。上大學時我很幸運的有一個醫學系的學長又帶著我和另一位學姊每天中午吃飽飯在樹下煉功半小時,學長也常提醒我要多學法。自從讀了《轉法輪》之後,有些想法開始改變了。我開始覺的,其實有很多事情是不需要這麼斤斤計較的,吃點虧沒關係,施比受更有福!若我遇到了瓶頸,只要拿起《轉法輪》,一個字一個字的讀,鬱悶的心情便開始沉澱下來,內心仿如暴風雨過後而成一片蔚藍的天,那種心境上的轉變往往讓我很驚訝,為甚麼前一刻還那麼氣憤,但是現在卻覺的無所謂?後來,我恍然理解一件事情,原來那就是──我放下了那份執著心。煉功對我的影響也很大,因為我發現我過敏的次數明顯的減少,甚至再發的症狀並沒有很嚴重。法輪功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它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法,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認識它的好。

*大法讓我的生命光亮起來

我是2004年高中時候因為生物老師介紹而得法的,因我常常頭痛,老師就建議我煉法輪功,一開始我是有點好奇想了解一下法輪功,就跟一些同學一起去老師家裏煉功,第一次煉的時候時我還產生頭暈眼花的現象,但幾次之後不但沒有這種現象,每次煉功身體還都有種熱起來的感覺,幾個月的時間,我發現我頭痛的次數真的減少了!

學了《轉法輪》讓我知道法輪功不只是煉功,更要求心性上的提升,提升心性的原則就是同化「真、善、忍」。這幾年來修煉大法讓我原本畏縮內向的我變的大方有自信,也更知道甚麼是純淨善良,脾氣變更好;讓我不因為一點小事煩惱很久;讓我對自己的事情更認真負責,付出之後即使結果不理想,得失心也變淡,但無求中成績卻越來越好。法輪大法好,他改變了我的人生觀,讓我的生命光亮起來。

*大法教導我先他後我,使我變的心胸開闊

我是在二零零五年高三時因生物老師的介紹得法的,那時的我因當班級幹部,發現班上有同學做出沒道德的事,我都會忿忿不平嫉惡如仇甚且睡不著覺,我很喜歡找生物老師聊出我內心的想法,每次聊完我覺的我就能恢復平靜的心情,所以我覺的法輪功一定有很好的指導道理在裏面,於是我跟很多同學加入了修煉的行列,我覺的每次煉功學法之後都會很舒服,雖然有時候盤腿會非常痛,但忍一下,過了之後會覺的身體有變輕的感覺,自從學大法後不常生病,即使有生病的話也都二、三天就自己好了,非常快。而且我發現我的皮膚變的比較白嫩,因此都不需要買保養品來保養。然後我發現我已經比較不會跟別人去斤斤計較,看的也比較開,比較不會常常發脾氣,能處處先他後我,不會因個人利益而傷害到別人,每次學法後心情都平靜,不會有壞的或負面的思想念頭,真的遇到一些困難的時候也會用比較正確的態度去面對。

*我不再是那個毛躁小ㄚ頭

我於二零零五年的暑假得法。家中就只有我和媽媽兩人,媽媽也是同修,不過我是在她得法三年後才得法的。

記的媽媽在得法後,覺的法輪大法真的是一門很好的法門,於是向我介紹和鼓勵我一起得法,可惜,大概是業力的干擾吧,我一直和媽媽推托說:我實在是一點興趣都沒有,而且你們裏面的人一定都是老人家,因為這個都是你們老人家有興趣的事情……

可是,就在某一天的晚上睡覺時,我做了一場惡夢……。在床上的我被鬼手們給定住,一動也不能動,連要大聲喊叫都沒有聲音,後來一堆手正猛烈的襲擊我的脖子而來,彷彿要置於我死地才肯停止,在恐懼中,我不斷的在心裏以虔誠的心態猛念我所能想到的常人口中佛的名稱,我全都念了好久,可是,鬼手們依然不為所動,繼續掐著我的脖子。後來在絕望中,耳邊卻突然聽到了一首音樂旋律「法輪大法好」,於是不知不覺,我竟跟著音樂旋律在心中大唱「法輪大法好」。瞬間,我的身體周圍竟然發光了,那些鬼手們也在這一時刻被毀滅,然後我的身體慢慢的升起來,並轉個幾圈後,慢慢下來……

於二零零五年的暑假上九天班時,說來慚愧!當初我是以不情願、半被迫方式接觸大法的,後來心慢慢的平靜下來後,從中發現,原來法輪大法真的很好,我真的很高興成為大法弟子。雖然常常跌跌撞撞、與他人矛盾摩擦、心性上常受到考驗,但是我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我的世界變的很寬廣、想法也很廣大、一件事情會用多種不同的角度去思考、會以他人的立場著想、向內反省自己…變的比較成熟些,不再是那個毛躁的無聊小ㄚ頭,雖然目前還會有不足的地方,但我想一切都是真的可以過的去的。

最後,謝謝師父在身邊的看護,也敬祝偉大的師父生日快樂!

*凡事向內找

我年紀小時因爸媽而有幸接觸大法。小時候很愛玩、吃不了苦,有時在學校送同學老師大紀元報時,同學問起你也是煉法輪功的喔?我都說:「沒有啦,是我媽在煉,我很久沒煉功了,不過煉了很不錯喔……」接著又和同學打打鬧鬧,不正經的樣子。當時我覺的大法很好,只是很難照著師父說的話去做。

最近這段時間想了想未來我會在哪、人生的目地是甚麼,我開始惶恐和迷茫。我想起了大法,決定要先讓自己有個修煉的環境和生活。暑假我參與了大專生精進營,透過學法交流,讓我提升很多,知道該怎麼修煉。但是上了大學功課很多,修煉狀態開始不穩定,我開始警醒著這是把修煉放在第二位了,有時間才修,沒時間就少修點,這不應該,我要調整過來。

修煉一段時間,我發現有個心一直很難放下,那就是對女性的仰慕之心。這個關讓我挫折很大,有時想有沒有甚麼特效藥能給它吃沒了。後來學到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清淨心」這篇,覺的自己的心性要是能提升上來一點,七情六慾自然就會淡一些。後來又體會到這其中還有世間情魔在干擾著,只要思想一鬆懈,就會被鑽空子。

我體會到修煉就是要不斷向內找、不斷改變自己、不斷捨去人心的過程。我要下定決心去掉這些根深蒂固的執著,我要跟師父回家。

結語

在當今社會道德急速下滑,世風日下的今天,法輪大法就像一股清泉,洗滌塵封已久的心靈,進入大法修煉的青年學子無不蒙受其益,個個品學優良、道德高尚、行為端正,並希望更多有緣人能快快得法,修煉大法,也同樣能蒙受大法普惠眾生的利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