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工程師談走上修煉之路的前後經過(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明慧記者黃凱莉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7年,期間,為了維持無理、血腥、滅絕人性的迫害,中共動用了整部國家機器,操控著所有中國媒體,不斷造謠、誣蔑法輪功。為此,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不斷的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的真相,和呼籲幫助制止迫害;也因此越來越多世界各地的人們了解了法輪功。有不少人從知道迫害,到了解法輪功是好功法,從而走進了修煉之門。美國加州矽谷計算機軟件工程師張亮就是其中之一。


張亮(左一)在美西天國樂團中

張亮(左)在聲援中國民眾退出中共邪黨的活動中

張亮主攻電腦信息系統管理軟件工程,在美國加州矽谷一高科技公司任計算機軟件工程師,至今已有8年,曾到世界各地幫一些知名的大公司解決尖端的計算機技術問題。他在1994年就聽說過法輪功;在2000年聽說法輪功在中國受打壓;在2001年,他因接到一本中共駐舊金山領事館人員發的反法輪功小冊子,而激起他要深入了解法輪功;……幾經曲折,最後他堅定的走上了修煉法輪功之路。以下是對張亮的採訪報導:

記者:張亮先生,您是何時聽說的法輪功?

張亮:我在1994年就聽說有法輪功。那時我在廣東省廣州市上學;對氣功感興趣,在學其它氣功,就沒在意法輪功。

在2000年,我家人從大陸來,告訴我在中國大陸有打壓這件事,我很好奇,就問他們:國內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講到許多中央電視台播出的節目,比如自殺自焚,還有人發瘋,走火入魔。那些上電視的人,還有哭的,繪聲繪色,而且電視上整天播這些節目。那時我就覺的這些恐怕又是一種宣傳。

因為我記得在89年六四的時候,我當時在深圳。在深圳即可以收到香港的明珠台,又可以收到中共的央視。我特意做了一個比較,把兩個電視台同時打開,我注意到:上面的報導完全是相反的。央視的報導是學生如何用暴力去打荷槍實彈的解放軍;當時想想都覺的不可理解。而明珠台,放出來的鏡頭就是軍隊開著槍,開著坦克橫衝直撞,用機槍掃射學生。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所以我知道中共當時的宣傳完全是一邊倒的。

所以我對家人講的半信半疑。我問家人,這麼多事情為甚麼到現在才講出來?法輪功在中國這麼多年了,怎麼到現在才一下子出來這些事?不過,我想國內,中共常常打壓一些團體或民眾,這種事情很多,就沒有過多去想。

記者:那是甚麼促使你要深入了解法輪功的呢?

張亮:是在2001年,我要陪家人到一個中領館在我住地的一所大學裏的流動辦事處辦證,離開經過門口時,領館人員給每人發一份小冊子,我一翻,裏面全是反對法輪功的東西。那意思是你要去大陸之前得先了解了解這些資料。(呵呵…)我看了之後,反而開始對法輪功產生興趣。因為它裏面還「引經據典」,提到法輪功書裏一些理論,並說這些東西都是迷信。而它提到的是甚麼東西呢?是史前文明,還提到植物是有生命的。中共認為這些都是迷信。我看了以後覺的很奇怪,因為這些東西在科學上是證實的,這些東西在美國,在西方發達國家一些邊緣科學,已經證明了這些東西,而且在開展這方面研究了。為甚麼還說是迷信呢?我覺的不可理解。

當時令我印象最深的是,這個小冊子對李先生的話斷章取義,企圖煽動基督教人士對法輪功的仇恨,它的用意是攻擊李先生;可是我反倒覺得不以為然;因為我在基督教受洗十幾年了,在基督教裏我認識很多人,有些人後來信起了佛教,還有一些神職人員━天主教的牧師相信人有六道輪迴。所以我認為,理論上誰對誰錯先不去管它,但一個政黨對宗教信仰界的這些理論發出評論,我覺的很不恰當。

接下來,我就到圖書館借了《轉法輪》來看。我覺的法輪功很高深,不是一般祛病健身的氣功;我以前看《聖經》看不懂的地方,《轉法輪》裏三言兩語就講的很透徹,而且講的好多東西和其它氣功都不一樣,而且方便易煉。但由於當時我住的地方離煉功點很遠,所以只看了書,就放下了。

記者:那您後來是怎樣走入修煉之門的呢?

張亮:我最終決定修煉法輪功,說來還是由於身體的原因。有一段時間,我的健康很不好。由於工作的關係,每星期都出差,世界各地的飛,基本上是每個星期一出去,星期五回家。這些勞頓,還有時間差呀,把身體的生物鐘都打亂了,而且工作上壓力也很大,吃不好,睡不好,一年多這樣下來,身體發生了很嚴重的不好的變化。我得了各種各樣的毛病:先是關節痛,痛的很厲害;後來又有咳嗽,還伴隨著哮喘;到後來,前列腺也發炎,眼睛也發炎。

當時我把身體這些病都歸罪於工作壓力大,生活不規律,到處跑。眼睛紅紅的,幹幹的,又痛又癢,好像沙子在眼睛裏磨著一樣,晚上睡覺要不塗上很多很多的眼藥水,就沒法睡覺。

那時我在事業上好像很有成就,能全世界到處去,幫一些很知名的大客戶解決尖端的計算機技術問題;也有車有房子,這些美國夢都達到了。但是我反而覺的很空虛,特別是出差時,白天忙了一天,晚上回到酒店,一個人坐在那裏,不知道幹甚麼,覺的很孤單。後來身體也不好了,這也不舒服,那也不舒服;體質很弱,到了在飛機上別人打個噴嚏,我就得感冒的成度;一生病就一個月,感冒發燒的,持續不斷的低燒,還咳嗽,經不起任何風寒。

那時我才28~29歲呀,我很悲觀,就想:就我這樣的身體,就算當了公司的總裁,也沒多大意義。為了治病,我看了不少書,包括中西方知名人士的醫學理論、養生之道啊、還有瑜珈……,我都看了;還吃了各種各樣的藥和補品;每個月花在吃藥上的錢比吃飯都多,但身體狀況依然如舊。

後來突然想起了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有奇效,於是抱著試一試的心理,就到網上把李老師的書、和教功錄像都下載了。在2003年底,我就開始學煉法輪功。剛開始,我是一邊吃藥一邊煉功。

約在2004年3月,我突然吃不下飯了,體重急減,由原來的160磅(145斤),降到128磅(116斤),按我這1米80的身高,那真是骨瘦如柴。我很驚慌,每天腦子裏想自己是否得了這個病、那個病。我很悲觀,年紀輕輕怎麼這麼多病?後來檢查出來是慢性胃炎。我繼母是針灸師,懂一些中醫,她說:這麼年輕得了慢性胃炎,消化系統有病的話,以後體質會越來越弱,最後真的就是廢人一個。

到了2004年4、5月,我把藥都停了,因為吃也沒有用。我決定好好煉功,我每天早上煉1~4套功法,晚上煉第5套功法。這樣幾個月下來,到了7月,我還是有點不放心,就到醫院作檢查。醫生拿了結果後,表示想不通,表情很嚴肅,還叫我坐下。當時,我還以為自己的病惡化了,就想:有甚麼壞消息,快點告訴我,我反正也不在乎了。

結果醫生說:你的化驗報告我看不懂,他專門打電話去問了實驗室的人。那個化驗師是美國做消化道化驗的權威,他在全美國收集了40多萬個樣品,各個試驗指數是他定下來的。而醫生本人看過上千此病例。醫生說,這個化驗是非常科學的,也非常精密、準確。你這個化驗單,我從來沒見過。因為全消化系統凡是應該有桿菌的地方,從食道到大腸,凡是應該有桿菌的地方都應該能檢查出來。

我說,我知道有兩種桿菌:有益的和有害的;應該是有益桿菌壓過有害桿菌,否則有害桿菌會導致各種各樣的疾病。怎麼可能一個都沒有?

醫生說:這個試驗不可能作假,因為用甚麼東西殺死菌的話,應該有益有害的菌都殺死。他說,在你的化驗報告上,有益桿菌還有一些,但非常少,而有害桿菌一個都沒有了!這就是說你的身體已經到了非常非常純淨的地步了。

醫生還說,那個化驗師說從沒見過你這樣的報告,說你是創記錄了。你的消化系統是他見過的人裏最好的!

回想一下,因為我這人很頑固,以前不完全相信煉功能淨化身體,經常很矛盾。現在通過這個科學化驗,證實了這一點。我完全想像不到,煉了半年功,雖然沒有長回到180磅,但是以前的那些毛病不知不覺真的是好了。法輪功說的是真的。於是我給醫生打電話說:我以後就不來看你了。我自己管自己了。這樣我就真正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

記者:我常常看到你參與到法輪功學員舉辦的反迫害活動中,能談一談你的想法嗎?

張亮:我覺的這是我的義務。過去兩年裏,我身體的變化是我家裏人有目共睹的,這兩年我再沒吃過藥,而且身體越來越好,可以說是脫胎換骨了;我不再沮喪,生活又有了希望;我覺得很感激法輪功。當我看到國內法輪功學員的處境、和受到的迫害,我覺的我在國外有責任出來講,法輪功確實好,使人身心提高,他不但從身體上得到淨化,而且在精神上,教人怎麼做一個好人。

我相信人都是有頭腦的,如果能得到客觀公正的信息,是會自己作出評斷;所以我出來參加這些活動,告訴那些被共產惡黨迷惑和毒害的人,法輪功的真相。希望人們知道一些事實真相後,做出自己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