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創環境講真相,擴大容量再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戴芳蘭,一九九九年底得法,現年六十七歲,是一位家庭主婦,照顧家人生活起居是我生活唯一重心。多年前婆婆罹患腦部惡性腫瘤,手術後移轉到耳、鼻,最後是血癌,反映出來的是嚴重的氣喘,幾乎每星期都會有危急狀態送往急診室搶救,全天候處於精神緊繃、二十四小時絲毫鬆懈不得的日子長達五、六年之久。一九九五年辦完婆婆喪事,我感覺就像剛洩了氣的皮球,全身無力,只剩一個念頭:「好累」。隔年先生發生車禍昏迷二個多月,好不容易清醒過來,卻發現患有肺癌,半年就撒手人寰。我頓時覺的生命彷彿只剩個空殼,不知自己是誰,想不起母親名字,二年時間完全失去記憶,虛無縹緲不知生命何所在。

多虧大兒子從電視上看到法輪功消息,陪我到公園散步並且學煉法輪功,頭脹耳聾的狀態日漸改善;完全喪失認字能力的記憶,也隨著一個字一個字學讀《轉法輪》而一點一點的慢慢恢復,但對於法理內涵的認識卻始終像被籠罩在頭腦裏的層層厚重濃霧所阻隔,很難再向前邁進一步,煉功點的同修鼓勵我堅持學法煉功不要懈怠,一定可以突破。

二零零一年,因同修鼓勵跨越暈車的障礙,我搭二十多個小時飛機前往美國參加華盛頓DC法會,很幸運的見到師尊,內心激動萬分,聆聽著師父講法,似乎連最微觀的細胞都剎時甦醒般的興奮,回國後明顯的感受一層一直盤踞在我腦裏的厚重濃霧開始被揭除,從此可以靜心學法了,也漸漸知道正法的意義。隨著一次次參加各地法會和講真相活動,覆蓋在腦膜的東西不斷的層層揭去,越來越少越薄。

台灣學員較多,一直是支援海外洪法講真相的主力。想到自己因學法受益,深深感到師尊的洪大慈悲。然而大法與師父卻受到邪黨的污衊,身為弟子理當挺身出來維護法、證實法講清真相,讓那些被矇蔽的世人了解得救。於是在DC法會後我開始參與支援世界各國的洪法講真相活動。記的在西班牙洪法時,剛開始不太敢發資料只好參與功法表演,十五分鐘功法與發正念相互交替,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十點,除了吃中飯外,都沒有間斷。腳痛的很,心想待會結束還要搭地鐵再走四十分鐘的路才能到旅館,一定無法走回去的!可是沒想到回程路上,走起來卻是輕飄飄的感覺,腳都沒踏地很奇妙。

有一次在俄羅斯,一早到中國邊界發真相資料,剛開始很多中國人都不拿,隨著我們堅持不懈,到後來很多人拿並聽我們講真相,直到下午四、五點結束時,大家才想起來沒吃午飯。那天我們發了將近七千多份資料,那時覺的在街頭發真相資料原來是這麼快樂、美妙無比;另有一次在曼哈頓遊行結束後,發真相資料時,遇到一位很漂亮約十四、十五歲左右的西人女孩,她很激動的將我緊緊的抱住一會兒。我知道,那是觸動她明白的一面,知道遇到這萬古不遇的大法機緣。

二零零三年,煉功點的同修悟到利用網路講真相,透過交流於是我們這幾位年逾六十至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也開始參與,我們過去未曾摸過電腦,不知鍵盤和滑鼠是何物,更別提網路這種新鮮名詞了,由於缺乏概念,學過就忘,總是記不住,學員於是用畫圖解說的方式一步步的教給我們,將步驟流程畫成圖解並同筆記影印分送我們練習。上網註冊、點選文章、複製到轉貼,可能對許多人來說是輕而易舉,可我們從電腦開、關機、分辨鍵盤、按鍵到操作滑鼠等,每一過程學習卻都是挑戰,經常搞的滿頭大汗好幾次想放棄,可靜下心來學法又明白這是有漏造成,把挫折看大了,它就變成一堵高牆擋住我講清真相的道路,這或許是我的史前誓約,許多眾生正巴望著我貼論壇來救度,於是強迫自己背記勤練,終於像搬開一塊塊大石頭似的越來越成熟,到現在可以獨立作業甚至幫助同修預先開機掃毒備用。

轉貼論壇講真相起到相當不錯的效果,為了擴展並且幫助同修走出來,我們這幾位老人家也跟著奔赴新竹、台中、屏東等區和當地同修交流,分享經驗與心得,同修們驚訝八十多歲的老伯伯和單純的家庭主婦竟能從對電腦一片空白到純熟使用,對他們想參與的心起到相當的激勵作用,紛紛走出來建立電腦真相點,其中包括青年學子以及從未接觸過電腦的高齡同修和家庭主婦;其後更進一步帶動永和地區更多同修走出來加入論壇講真相的工作行列。

或許是過度依賴親情的執著被鑽了空子,就在參加香港二千萬人退黨遊行活動臨行前,大兒子發生車禍,我想取消行程,在醫院打電話和同修交流時認識到是干擾。於是我先通知未修煉的小兒子到醫院照料,並準時抵達機場。再打電話給小兒子時,他人已在醫院了,電話上他鼓勵我:「媽媽您儘管放心去香港講清真相,哥哥就交給我來照顧吧!」兒子的正念支持,讓我無後顧之憂的更加投入證實法的行列。

感謝師尊為我層層淨化身體,賜給我全新的生命!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零七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