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馬三家教養院所受迫害及所見所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我在二零零四年五月發真相材料時被惡警跟蹤,被邪惡抄家,並被非法勞教二年。在馬三家子教養院受迫害。

馬三家子教養院分為三個大隊,一大隊是關押最堅定的、完全不配合邪惡的大法弟子。邪惡將所有的非人折磨都用到他們身上了;二大隊是所謂不「轉化」的大法弟子,相對來講沒有一大隊的迫害嚴重。我被關在二大隊。惡警大隊長張秀榮、副大隊長向奎莉對大法弟子也是很陰狠的。下邊把我在馬三家的親身經歷和所見所聞揭露出來。

坐板

二零零五年二、三月,大法弟子不配合奴工勞動,喊大法好,被集體罰「坐板」,從早五點到晚十二點(後縮短到十點)曲腿坐到小板凳上,一坐就是五個月,從冷天到秋天,很多大法弟子屁股坐爛、雙腿麻木、行走困難。

冷凍體罰

對坐不住小板凳的大法弟子,惡警抻著胳膊、腿,扔到水泥地上躺著,東北的二、三月份天很冷,惡警把所有的窗戶都打開,說甚麼因空氣不好,實則是凍大法弟子。

強迫吃藥

大法修煉是超常的,大法弟子是沒有常人的那種病的,即使出現了類似「病」的狀態,通過修煉者自己的修煉就可以使身體恢復健康。惡警知道大法弟子不用吃藥,就硬灌。一次我出現發燒狀況,大隊長張秀榮讓我吃藥我不吃,她氣急敗壞的找來五、六個惡警,擰著我胳膊,揪我的頭髮,惡警董淑英給我扣上手銬,強行給我灌藥,完全違背個人的心願。

在雪地裏罰站

二零零五年農曆新年前下了一場很大的雪,有半尺多深。惡警讓大法弟子掃雪,大家不配合。惡警把大法弟子趕到雪地裏,拉開距離站在雪裏。我站不住,就想靠到一根栓晾衣繩的柱子上。剛靠上,大隊長張秀榮就上來拽我,副大隊長向奎莉和惡警石宇狠命打我,把我打倒在雪地裏,逼我坐在雪裏一個多小時。起來後雙腿麻木,沒有知覺。自此,我修煉後早已痊癒的骨結核部位又開始流膿。

吊打

惡警專門體罰煉功的大法弟子,只要發現誰煉功就對其進行嚴重迫害,吊起來打。鞍山來的一名大法弟子(姓黃,名字記不起來了)煉功被發現,就被惡警用手銬吊到監室裏二層床上暴打。惡警邊打邊問還煉不煉,說煉,就一直吊著,三天三夜,直到她失去知覺才將她放下來。

不准上廁所

一次大法弟子反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不打掃勞教所的衛生,惡警便藉此加重迫害,說不掃廁所,從今以後就別上廁所了。結果三天三夜不讓大法弟子上廁所,大、小便都便到自己的臉盆裏,滿了也不讓倒。一個大法弟子被逼無奈把尿倒在走廊,惡警瘋狂的打大法弟子,還把這個學員的被子拿去擦走廊的尿。

隨意送進小號

為了完成奴工勞動任務,惡警每天逼迫大法弟子在監室裏剝十幾個小時的大蒜。對不配合的大法弟子就拉去蹲小號。小號滿了蹲廁所,連吃飯都在小號裏和廁所裏,不讓出來。

隨意延期

我所在二大隊所有的大法弟子沒有到期釋放的,全都加期。惡警規定,大法弟子每喊一次「法輪大法好」就加期十天。最多有加期半年的。有的大法弟子到期了也不讓走,被邪惡轉到張士洗腦班進行非法「轉化」。

野蠻灌食

二零零六年「四.二五」那天,大法弟子反迫害喊「法輪大法好!」並開始集體絕食。三天後惡警開始對大法弟子野蠻灌食,把鐵的開口器(一種醫療器械)插到大法弟子嘴裏,灌玉米糊,灌完也不拿下來,讓遭罪。灌一次食還向大法弟子收三十五元錢。大法弟子都被弄得臉腫,嘴爛。

因被迫害得記憶力減退,以上只是我能回憶起的一部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