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馬三家集中營「轉化術」兼與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我是剛從馬三家出來的,儘管邪惡想盡辦法迫害,讓我邪悟,我最終沒轉化走出了邪惡集中營的大門。在此把自己總結的一些經驗跟大家交流一下。

我得法較晚而且年輕。剛進去時,惡警與猶大對我「特別好」,說話態度、生活中的細節都很「照顧」,這都是偽善,但是給人的感覺是真心為你好一樣,千萬不要被迷惑,時間長了就露餡了。記得剛去時,我揭露馬三家迫害事實,惡警一口否認。說那裏沒有小號、沒有酷刑,明慧網上全是假的,而且有轉化的人作證明。其實轉化的人也是被惡警操控,看起來她說的「有理有據」,其實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說甚麼。它們那裏洗腦的方式有很多種,如:不讓睡覺或讓你睡很少的覺(目地是讓你沒有精力去背法,遠離法,在你正念不強的時候鑽你的空子,讓你接受它們那一套,或是你承受不住違心轉化);強制坐小板凳,臀部坐出血了也不讓起來;有的同修一天只讓上兩次廁所;整天放污衊大法的錄像錄音;找專門做轉化的人跟你嘮,師父在不同角度講的法,她們會拿來斷章取義進行歪曲,說前後矛盾,還會提出很多問題,好像她們是站在真理的一邊。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也不動念去想她們的提問,心裏默守一念「師父說的對,就聽師父的,你們說的我不聽。(註﹕我個人體悟,如果定力很深,學法學的特別紮實,可以去跟她們談,可以做反轉化工作。否則,最好儘量少跟她們談話,也不要順著她們說的去想,多發正念,千萬別被帶動,否則很容易邪悟。據我觀察同修大部份都是這麼被所謂「轉化」的。一位老同修堅定了2年,吃了無數的苦,後來順著她們說的去想認為有點道理,這一念沒守住,結果就在第三年轉化了,徹底邪悟,又去做別人的轉化,鑄成大錯);如果你軟硬不吃,它們還有對策,如上其它分隊或大隊找你的同鄉或熟人或是你所在地區中昔日所謂的「精英」來陪你嘮(註﹕我認為邪惡在考驗你有沒有看別人的心,同時也在檢驗你情放下沒有,很多同修有一個弱點,可以承受別人對自己不好,卻往往受不了別人的好,即使明知那是偽善。因為你情太重了,這也不行)。另外,她們時不時的就來恐嚇一番:不轉化就加期,到期也走不了,即使放你走,出了這個門還是送你去洗腦班,再不轉化就送大北(大北監獄)……給人感覺好像進了人間地獄,只要不轉化就別想出去了。這時一定要做到「堅修大法心不動」,千萬別被帶動,別動歪念,別去想惡警說的話,時刻用正念看問題。

在那種環境,自己時常感到很孤獨,因為長期被隔離,每天和自己接觸的不是惡警就是猶大,加上每天不停的被強制洗腦,學法發正念都靜不下來,處於被嚴重干擾狀態。但是只要有一顆堅定的心,就甚麼難都能挺過來!我得法時間不長,學的也不多,但是我抱定一念: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決不能給這麼神聖的修煉路上留下污點,決不能背叛師父、背叛大法,一定要堅定、堅定、再堅定!我每天都在重複這句話。邪惡問我會背《洪吟》嗎?會背《論語》嗎?我一律搖頭,心裏想:我不告訴你們。她們以為我甚麼都不會,因為我很少和她們說話,所以她們不知道我在想甚麼,執著在哪,漏在哪,她們像沒頭的蒼蠅亂叮,而我永遠只有一個表情「沉默是金」。後來一個猶大氣急敗壞的對我說:「看你能挺多久,到年底強轉沒有不轉的,你懂甚麼,一個小孩」。(註﹕2004年以前每年年底馬三家集中營會把一年下來所有不轉化的學員集中到一起,從外面調來很多男警察用強制的手段進行轉化。如小號、電棍、吊銬、罰站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扒光衣服上外面凍、老虎凳、雙盤腿不准拿下來、毒打、死人床……很多人都是承受不住痛苦折磨而違心轉化的)。結果在2004年底形勢發生了巨大變化,違心妥協的學員大規模的聲明轉化作廢,強制轉化解體了!後來我又開始罷工、拒穿勞教服,並因此多次被送小號、被吊銬及毒打。後來惡警就放棄了對我的轉化,一直到我獲得自由。

其實馬三家的轉化手段遠不只這些,這只是我個人親身經歷過的和接觸過的,還有許多同修遭遇了比我更加嚴重的迫害,內情不詳,不能細說。馬三家的每一顆空氣微粒中都浸著邪氣,令人窒息。讓我們加強正念,加速解體這個罪惡滔天的人間地獄!個人層次所悟,不足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