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說一句公道話 遭片警和馬三家教養院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我是大連大法弟子。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我抱著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的目的,兩次進京討公道,後被片警張毅夥同其他惡警綁架。2001年3月23日我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三年。我被迫害的腿沒有知覺,上廁所都爬著去,腰也不能動,至今走路腿還不方便,直至2003年12月初才回來。

1995年6月,我因病得法,當時病的幾乎不能自理。類風濕,全身每一個小關節都疼痛難忍,心臟病,乳腺增生,全是雞蛋大的硬塊,腎炎,婦科病,經多方醫治不見好轉,最後有病亂投醫,聽信一個偏方,抓了20味中藥,一味毒藥,燒酒浸泡,差點喝死,那時真是生不如死。後經人介紹,我於一九九五年六月得法,加入了修煉的行列,說也真神,我僅二十多天就完全康復,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我抱著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的目的,於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進京討公道,三十一日晚上在一家飯店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後半夜2點左右,送到北京東城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一個月。由大連當地街道來人接我,劉某某(男)與另一名女的(不知姓名)從我身上搜走1600元錢,至今不給,連收據都沒有。在大連由片警張毅把我送到姚家看守所,又非法拘留一個月。當時警察向我要錢存上,我告訴他1600元錢都被他們搜去了。他們說:「你快進去吧,我們給你存」,結果一分也沒存。

2000年7月份,片警張毅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他就把我非法抓到拘留所,隨後送到大連戒毒所迫害,前後將近五十天才放回。

2000年12月中旬,我再一次到北京證實法,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北京公安打倒在地,頭被皮鞋踢了一個大包,至今還有疤,眼睛被打出血,頭被打開了口,流了很多血,隨後被送到北京郊區的一個教養院,傍晚又被送到北京郊區的一個派出所。我沒報姓名,絕食7天,在師尊的呵護下正念闖出。臨行時派出所的惡警說:「誰要問你臉怎麼了,你就說遇到攔路搶劫了。」(因我眼睛被打淤血嚴重)

我回家後,片警張毅夥同其他警察於臘月二十九把我從家中綁架,到拘留所。在拘留所警察用電棍電我們,我們絕食維護我們的權利,他們就強行灌食,並於2001年3月23日把我們送到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三年。

在馬三家教養院,每天都有包夾圍著我「轉化」迫害,每天都放錄音、錄像污衊大法。我不聽,就加期,每天都在遭受精神與肉體的迫害,也在不斷的給加期,我被加了半年期。最後看我不「轉化」,惡警就罰我蹲著。一連幾天,白天晚上都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吃飯也不讓起來,腿都腫得很粗,又把我銬在暖氣管上,站不起,蹲不下,不讓上廁所。最後,用繩子把我兩腿雙盤綁上,在一樓寒氣逼人的屋子(幾乎沒暖氣)水泥地上坐了四十多天。最後腿沒有知覺,上廁所都爬著去,腰也不能動,直至2003年12月初才回來。我半年多不能下樓,至今走路,腿還不方便。

只為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只為說一句公道話,就被迫害,我的女婿至今還在大連監獄遭迫害,女兒至今還在瀋陽女子監獄受迫害,已經吐血兩年多還不放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