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迫害法輪功學員實錄(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接上文)

八、逃避國際調查 馬三家女二所改名

馬三家女二所一直是直接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基地。2001年5月,馬三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被廣泛曝光後,為逃避國際社會的調查,馬三家起了一個掩人耳目的名字──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當時的遼寧省委書記聞世震,改寫校名,並題字,還說:改校名是為了外交的需要。所以將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改名為「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

所長:蘇境、張超英
副所長:王乃民(兼政委)、趙來喜
一大隊大隊長:王曉峰
二大隊大隊長:張秀榮、周謙(副)
三大隊大隊長:邱平
廣播員:項奎鳳
醫生:曹玉傑、陳兵
各大隊分隊長(憑記憶不完全):齊福英、王正麗、楊曉峰、王秀菊、張卓慧、李秋鈴(幹士)、戴玉紅、李X娟(值班隊長)、李桂君(值班隊長)、石宇、任紅戰、裴鳳、薛鳳、崔紅、黃海燕、王樹征、李明玉、董淑霞、張環、張磊、方葉紅、王雪秋、陸耀芹、張鶴、馬曉丹、劉慧、劉靜、劉春傑、郭文秀(男)、湯豔。

這些人在中共的指使、操控下,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在利益的驅動下,憑借殘暴、兇狠而得到升遷、嘉獎、爬上高位,成為中共在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的劊子手,她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

(一)利用各種誘騙方式轉化學員

在馬三家女二所,不轉化的學員,送到哪個分隊都是不願意收的,因為這裏要求惡警的獎金、工資、升遷、工作業績與「轉化率」直接掛鉤。評定考核,在競爭與利益下,惡警們必須積極參與迫害,千方百計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為達到完成任務,她們製造了一整套整人的方案。

1、威脅恐嚇方式:開大會恐嚇、煽動製造恐怖氣氛。講課(「法制課」,都是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自己制定的新的限制規定等)。

2、安排訓練好的邪悟者所謂做工作。迫害程序:被迫害者,凌晨4點30分,被邪悟者叫起床,帶到一個單獨的空間,教室或辦公室、廁所、水房、倉庫等各個角落,強制灌輸歪理邪說。中午不休息,晚10點30分到12點回監室。過程中是隔離式的,不允許與邪悟者以外的任何人接觸。行走坐臥都被嚴密監視看管,每天聽到的都是謊言,謾罵大法的反面宣傳。一天坐下來,腿會腫得老粗,每天走的最長的路是從寢室到廁所的幾十米遠。實質上精神侮辱、洗腦與肉體折磨是並用的。

那麼甚麼是做工作?即用哄騙、威脅、誘惑等手段,迫使修煉者放棄對大法的信仰,寫下「三書」「五書」、「七敢」等背叛大法的偽證文字,進而構陷法輪大法,也可以作為要挾違心轉化學員的把柄,進一步利用轉化者再做其他堅定者的工作。

「邪悟」者大致分三種:

1、「骨乾型」。這些是專門挑選出來的,徹底走到大法對立面的人員,組織這些人參加每期的所謂骨幹培訓班,由趙詠華、苑素芝(早期邪悟者)給講課。惡警方葉紅主持,教授挑撥離間,誘騙學員放棄對真、善、忍信仰的陰損毒招。具體內容包括:迫使人「轉化」的手段、方法及實例應對。如:說大法好,怎樣反駁辯解,說上訪無罪,怎樣反駁,拒絕勞役或絕食反迫害,怎樣處理?在她們的一本刊物中,對這些都有詳細介紹。這類人員是經過專門培訓洗腦過的,外表顯得不慍不火。這類人員經常被借到外面的勞教所去幫教、協助迫害,也是馬三家的專利特色之一。

還有一種方式,是馬三家安排中的所謂「上大課」,實質上強制洗腦。千方百計的誘惑暗示修煉者的合法修煉是違法的。為政府的流氓迫害,披上合法的外衣。顛倒事非、混淆視聽,主講人是劉春傑、郭文秀(男),還經常招募些人來所謂的講課,用以離間分化。

馬三家的骨幹培訓班,是直接的赤裸裸的講授害人、整人、騙人技巧的,專門教授犯罪手段的培訓班。

2、「熱心助人型」。這種人員表面是出自於自己的熱心,幫助人「轉化」,解脫苦境。實質也是受惡警們一次次開會煽動、欺騙的。每次所謂的「攻堅戰」─強制「轉化」,事先都要開大會,威脅如不「轉化」,將面臨著怎樣怎樣的險境、或瘋、或傻、或判刑等,或稱不「轉化」是癡迷,不要工作不要家庭、精神不正常等等。在這樣的偽善洗腦方式下,一些糊塗的學員就會主動來「苦口婆心」勸說堅定者「轉化」,或拳打腳踢不「轉化」的學員。這樣的煽動大會,幾個月一次。使更多的人可悲地成為了它們的打人工具。

3、「協同型」。每次開會時,惡警都會叫到,誰願意參與「做工作」舉手,如果舉手的人很多,惡警會很高興,如寥寥無幾,惡警就會說幾句暗示的話,提醒後果。所以這種所謂的自願「做工作」實質是被脅迫「轉化」的學員為防止惡警迫害,走走形式,充當了「陪人型」。

以上無論哪種類型,都是在中共惡警的指使、脅迫下,參與犯罪的。馬三家的所謂做工作,是洗腦灌輸與酷刑體罰並行的。

馬三家內的廣播、電視、報紙、一切媒體工具也都是為洗腦而用,為洗腦迫害製造環境,創造輿論氛圍。

女二所一樓的廣播室,由惡警項奎鳳主持。室內設的全方位監控系統的監控室。女二所的全部場景在此一目了然。每天播放的是所內自辦節目,廣播、內部發行的週刊「校園報」都是以詆毀法輪大法為基調,流氓洗腦為目的,自99年10月來從未間斷。內部發行的書刊清一色都是黨文化的書刊,或污衊大法的,「轉化」為內容的,這些書刊材料註明只供內部參閱,即使強迫學員購買的書,解教離開後也要沒收上繳,不得帶離女二所。蓄意舉辦的文體活動也不例外圍繞這一中心,其所另一位副所長趙來喜(男),主抓文體形式方面的洗腦迫害,此人擅長書畫。

(二)強制奴役勞動、做苦役

在女二所,所謂的做工作,做不通後,表面暫時放下,惡警們會迫使大法弟子參加奴役勞動,這樣做既能用高強度勞動洗腦,使修煉者思想糾纏在繁雜的活計中,想不起修煉與大法的事情。另一方面,又可以廉價勞工賺錢,它們包攬的活,都是無人願意幹的,有劇毒的,要求精度高的,細緻瑣碎的外貿工業品。或髒的、累的只要有利可圖,大法學員的生死安全皆可不計。

1、劇毒產品,致人死亡

這樣的勞工產品主要有,外貿祭品。主原料是漆包石膏料,金銀粉或各色複合油漆浸泡製成的。附料的膠都是散發刺鼻味的化學品。含有酒精、丙酮、甲苯、松香水等成份。對呼吸道、皮膚均有腐蝕性、刺激性。

馬三家女二所的每個監室,大約在30平米左右,相當一間小型教室,上下鋪位約20個床位,同居一室,非常擁擠,空氣渾濁。大法學員被強制在監室內長期從事有毒作業。毒氣迷漫,也不准學員採用任何防護措施,於是很多人出現頭昏、噁心、咳嗽、皮膚過敏、出紅疹等。惡警們不管這些,只要能夠完成任務,換來金錢,其它甚麼也不管。

迫害死亡案例,2002年初,二大隊有一個叫白素珍的老年同修(60歲左右),是第二次被劫持到馬三家的。在強制勞動中,(做一種祭品籐子)每天都要工作到夜間12點,經常加班。在一天晚加班中,突然倒地,送醫院,人已死亡。白素珍原本就有高血壓,再加上長時間疲勞運作,最終導致死亡。長期在室內或在日光燈下工作,到晚上雙眼都疲勞的看不清東西。對此我深有感觸。惡警為推責任,還污衊白素珍,有病不吃藥死的,並藉此大造輿論,哄騙白的家人及其他「轉化」者以掩蓋其真兇的罪責。

還有一個錦州的學員,叫張桂芝,40多歲,在一次洗澡中,突然倒地。惡警封鎖消息,後來得知,張桂芝已死亡。家人要求見屍,馬三家不肯。幾年過去了,張桂芝的家人也沒見到她的遺體。張桂芝,有兩個女兒都在上學,家庭困難,夫妻二人以修鞋為業。教養二年,家人無錢去看她,使她精神壓力很大。最主要是中共馬三家對她的強迫轉化洗腦,她知道這麼做不對,卻又不敢否定這些,精神很壓抑,又要承受繁重的奴役。但她不敢休息,怕警察說她。(記得其臨死前檢查說她身體不好,精神承受到極限至最終猝死)

2、扒玉米、扒洋蔥、挖樹坑

這類外役雜活,是女二所協助周邊男勞教隊秋收或幫忙的活。扒玉米是在每年的秋季,一年一次,歷時14天左右,要求是全體動員,必須全部參加,無論有病的、傷殘的都要去,抬著拖著也得去。哪怕不能幹全程,幹半程,實在不能幹,在田頭坐著也要去,因為去一個人就賺30元錢,所以全部出動。

外役勞動,風吹日曬,塵土飛揚,在惡警的催促下,不間歇地勞作,有的手磨爛了,胳膊累傷。有一葫蘆島大法修煉者,姓李,四十多歲,挖樹坑累傷胳膊,到醫院花一千多元治療還說她是打針打的,故意混淆視聽,推卸責任。

每次出工勞動是早五點三十出發,晚六、七點鐘才回來,吃的仍是破爛的飯菜,50-60的老年人也不放過。二分隊有個老太太,累的尿了褲子才允許她休了一天。就這樣,蘇境與惡警們總是鼓吹強制勞動是為了「鍛煉意志」。

3、勞役疊加,多重盤剝,牟取暴利

馬三家的奴役大法學員的活很多,細分是有區別的。

一種是所裏的活,這種活是女二所分派的,是所謂給勞教定的勞教任務。完成盈利後歸所裏,另一種是各大隊的私活,這部份是各大隊為自身創收另攬的活,被關押的「勞教人員」既是必須完成所裏的活,還要爭分奪秒地擠出時間完成大隊的活,兩種活必須同時完成,可見其強度。

以二大隊為例,剝大蒜瓣是所裏的活,每天每監室一袋80斤,每斤0.2元,另一種裝冰果棍,每人每天裝一箱,每箱5元(成品),或編工藝繩(大隊活),每根直徑37CM,8股線,每人要求編一根半,這種繩每根長6.5米,折合一人一天為大隊淨掙10元錢,(這是按惡警提供的價格算,實際價格和利潤不得而知)。危重病人或部份喪失勞動能力的在室內幹這種活。

如撫順的付金花,修煉前得過癌症,被劫持來後,強制轉化,不能煉功,身體狀況極差,走路無力,不能下樓,吃飯都得別人給送到床前。就被安排幹這種活。這裏有一句話叫作:馬三家不養閒人。它們是從不放過任何一個能賺錢的勞動力的。

(三)酷刑迫害

暴力、酷刑強制轉化,這方面主要是由每個大隊的正大隊長負責,系統安排每個隊 ,所管轄內大法弟子的轉化工作,根據每個學員的特點,制定方案,措施,節奏,掌握尺度,進展情況,結果。事無巨細,嚴密掌控,找出弱點,個個擊破,精心製造謊言氛圍,潛移默化施以偽善,勸誘配以酷刑,暴力流氓強制轉化。使馬三家的「轉化率」一直保持在全國各處關押法輪功學員場所的首位。

在馬三家,每個角落:食堂、教室、水房、廁所、倉庫、走廊、晾衣場等等,甚至警察的辦公室,休息室都可以被慷慨地獻出隨時作為轉化工作的場地,對學員施行酷刑,體罰的場所,惡警們還把權力下放給邪悟者,給予它們代行其行刑的權力。幾個月一次的所謂「整紀會」,(整頓所謂不服從其管理的人員),一年一度的或不定期的進行強制「轉化」的「攻堅戰」),一瞬間就會使女二所暴力四起,處處成為施刑場。

以下僅舉幾個例子:

1、蹲:位置一塊地面磚(一尺見方),長時間蹲,不許動,少則幾小時,多則幾十天。

2、站:有全身綁站,銬站立,少則一日,多則8-9天,幾十天連續站立,不讓睡覺,由邪悟者不停的念污衊大法的書,很多人因極度睏倦,疲勞,加上恐嚇,神志不清,被所謂轉化。

如一大連大法弟子,年約62歲。惡警楊曉峰,強迫她5天5夜不許睡覺,惡警張秀榮,恐嚇,威脅她,逼她看恐怖錄像,後其被迫「轉化」,並被挾持幫做其他人的「轉化工作」。

3、毒打:最常見的酷刑方式。拳打,腳踢,搧耳光這些在馬三家如家常便飯。一學員被毆打後,臉部呈黑色,幾個月才下去。

4、吊銬,雙臂懸空,反吊,雙腳離地,還有一字吊,捆綁吊。

5、強制雙盤腿:用粗繩將雙腿硬盤上,用腳踩實,壓平,用粗繩勒緊,雙手背後捆上,或背銬(蘇秦背劍式),或用繩子將勒在脖子上綁在腿上,呈球型。

如:2002年12月,錦州大法弟子玉芳,43歲,在馬三家強制轉化中,被惡警董淑霞指使猶大施此酷刑近4小時,致左腿不能走路,失去知覺,左臂不能動,一直耷拉著,手銬勒進肉裏,至今留有疤痕。

2002年,凌源大法弟子米豔麗被惡警張卓慧、齊福英、猶大姜春香(大連人),綁在三角庫房裏,21小時,後昏死過去,全身均被水浸透。才放開。

6、凍刑:在每年12月份強制轉化時,將大法弟子拉在外面挨凍,有的被剝光上衣羞辱,冰凍。

7、強制迫害性灌食:分口灌和鼻灌,還有污辱性裸灌。口腔灌,多名男、女惡警加上猶大將一名女大法弟子摁倒,壓住四肢,或用手銬銬住四肢,固定頭部,以塑料薄膜蒙蓋口鼻,不能呼吸,趁被灌者張口呼吸時,插入導管,灌食,或用手捏住鼻子,張口時,用勺子,擀面杖撬開嘴,壓舌灌玉米糊,辣椒水,大糞水,大蒜水或不明藥物等。

例一,2002年,二大隊惡警,張秀榮,代玉紅,楊曉峰給許多大法弟子用此刑,如代玉紅給大法弟子錦州崔玉寧灌大蒜水,給撫順大法弟子林永利灌食。

鼻腔灌食:固定四肢,頭部同上,用橡膠導管自鼻腔食道,插入胃內,一端注水和玉米麵糊,不明藥物等,動作野蠻、粗野。鼻腔、食道、胃內會被戳破,導管拔出後沾滿血塊。

例二,如2005年3、4月,嚴管大隊(一大隊)用此方式曾經給錦州大法弟子王金鳳等人灌食,至少有2人被窒息而死。(見明慧網報導)

8、電棍電:最普遍的酷刑,通常是一人兩根電棍電擊,或兩名警察一人一根,或三、四根電棍同時電擊一人。

如撫順鄒桂榮,2000年曾被惡警張秀榮,王乃民等用四根電棍同時電,鄒已被迫害致死。

9、禁閉:單獨囚禁小號,銬坐在鐵椅子上,不能睡覺,高分貝放污衊大法宣傳廣播,周期是7-15天,20天或者一個月不等。

如:凌源大法弟子,米豔麗不聽污衊廣播,被關小號,錦州大法弟子崔亞寧不做操,被關小號九天九夜,雙手凍傷。

10、嚴管迫害系列形式:坐小板凳,從早5:30-晚9:00或10:00,臀部坐破結痂,雙下肢浮腫,無力。

11、吃劣食:嚴管大法弟子一天三頓玉米麵餅子,而且是發霉變質的面,做出的餅子呈深褐色,吃下去,有股嗆人的氣味,很多吃過這種食物的人都說,吃完身體發脹,而且馬三家硬性規定嚴管的大法弟子必須吃這種食物,不允許買或吃其他食物。2002年許多大法弟子反迫害,不吃這種食物,二大隊大隊長惡警張秀榮說,愛吃不吃,不吃就灌,就是死了也不怕,咱有死亡指標。吃劣質食物,是中共對馬三家大法弟子肉體殘害的另一種虐殺手段。

(四)馬三家嚴管與嚴管大隊

馬三家一直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實施嚴管,這種嚴管是集馬三家建立幾十年的整人、治人手段之大全。是綜合封閉式的,集中的迫害形式。

2004年12月28日,在女二所二大隊五分隊組建嚴管隊,作為試點,將二大隊不配合邪惡迫害的大法弟子集中關押。關在三樓靠山牆的最冷,最潮濕的兩間屋裏,室溫在5度-10度左右。逼迫他們剝大蒜,如不幹活,就罰坐小板凳,不許下樓活動,不許講話,每天兩遍廁所,三頓粗糧,不允許接見親人,通信。三個月後,即2005年3月28日,組建嚴管大隊,將全女二所不轉化,不配合的學員集中收押二樓的一大隊(即嚴管大隊)。

大隊長:李明玉(女),謝成棟(男)
分隊長:黃海燕、崔紅、管琳、齊福英、楊曉峰、劉慧靜、裴鳳、任紅讚、張磊、張環、張鶴

這些被嚴管迫害的大法弟子,來自大連、瀋陽、錦州、鞍山、朝陽等地,經過幾年的迫害,加上在馬三家的殘酷折磨,身體多是極度虛弱的。

如被連續幾個月灌食的周玉芝、朱雲、被關進幾次小號的促淑婧、許清焱、信素華、米豔麗、崔亞寧、劉振文、張素霞。連醫院都檢查出重度貧血的樊華(瀋陽),經過大連教養又兩次被馬三家迫害;身體嚴重損害的王玲,被惡警劫持灌食迫害;下肢不靈的滕蓮香;被強制奴役剝玉米,手落殘的任麗(本溪);三次被囚馬三家,受盡凌辱,非人折磨的尹麗萍;因高蓉蓉事件兩次被抓捕的張麗蓉等等。

那時聽說瀋陽同修高蓉蓉也被關在一大隊,說是可能在絕食,狀態還不錯,可是個把月後,六月十八日驚聞高蓉蓉的死訊,甚感悲痛。經歷過馬三家的人都深知,是中共馬三家虐殺了高蓉蓉了,因為它們的兇狠、殘暴是人人都可想而知的。

馬三家強姦大法弟子的事,有尹麗萍曾三次被劫持到了馬三家迫害,第三次在馬三家迫害中,下肢癱瘓,據說曾被於2001年送女二所將其與其他幾女大法弟子送到張士(男教養院)等地,每個女大法弟子與男犯同關一間牢房,警察告訴犯人,白天輕點,晚上隨便。細節不願多講,有信息再續。

馬三家的罪惡太多了,以上所記述也僅是繁星一點,漫長的七年迫害,罪惡如山,非是了了幾筆能概括得清的,僅記憶中點點片斷,供調查迫害真相委員會參考。

整個的女二所到處瀰漫陰森與恐怖,烏煙瘴氣。呼喊哭叫聲不絕於耳。以下為我還記得的一些迫害細節:

如2001年,我因不穿校服,不出操,被強行捆綁數小時,一次被叫到大隊長辦公室,由警察指使四防犯人(邪悟者),強行脫掉外衣,(只剩內褲、胸罩),給套上囚服。

2001年,女二所召開所謂公判大會,以違反改造秩序為名,將大法弟子李黎明(瀋陽)、李冬青、宋彩紅在非法勞教刑期將滿時,劫持到大北監獄。李冬青在大會上喊了三聲「法輪大法好」,蘇境當即惡毒宣布,刑期由四年增至七年,此三人現仍舊在瀋陽大北監獄受迫害。

(五)下面介紹馬三家女二所一些其它設施情況

一樓正門處是財務室。負責人陸某(女),收集所有被關押大法弟子的現金,每人的錢款統一收繳,統一管理使用。

它們給每個人辦一個電腦卡,(每卡10元錢直接扣除),這樣學員的錢不需本人知道或同意就可被惡警們直接從電腦中提取,利用這個方式,強迫學員灌食,就醫後任意掠奪大法學員錢物。

如:惡警代玉紅,楊曉峰,以強制灌食上醫院看病方式,私自掠奪大法弟子崔亞寧財務兩千多元,(有單據為證),勒索孫永利六百多元,米豔麗一百多元。
扣掉的錢款不經本人同意,或叫別人在單據上代簽,錢照扣,惡警直接說:「你們同意不同意沒有用,直接從電腦中就提走了。」

一樓右側走廊裏有個佳家超市,是邪惡馬三家聚斂、搜刮大法弟子錢財的地方,由白麗負責。女二所內部規定,大法弟子的一切用品不許外購或家寄,只能從這裏購買,這裏的物價很貴,同樣商品比外面貴很多,如0.5元的信紙,在這裏就是2.00元錢一本,四元小塑料凳,這裏賣八元,40-60元的運動服,這裏賣100元一套,例子太多,不一一舉例了。

白麗與財務室陸某勾結,盤剝大法弟子的財務,每到年節,或大型勞動期間,食堂的伙食始終不好,她們就藉此進許多琳瑯滿目的「新貨」從中牟利,據悉2001-2002年「好年景」小賣店每月銷售額幾十萬元,且這種內部銷售不用繳稅,這份利潤直接流入惡警們的腰包,這份利潤是非常可觀,惡警們樂此不疲。

還有一間衛生所在廣播室旁邊,以醫療救治為名,行著殘害大法弟子、侵吞大法弟子財物的勾當,幾年來,利用為學員檢查身體,上醫院,輸液等方式進行迫害,工作人員是:曹玉傑(40多歲),陳兵(30多歲)兩人都屬馬三家醫院,通過以上方式參與殘害眾多的大法弟子。(明慧網多有報導)

從小賣店順走廊往裏走,最頂端的幾間屋裏,有一處加工保健品的黑窩點,生產一種叫補鋅補鐵的「鐵骨晶」。知情人都知道,那裏原是庫房臨時改造,根本不具備生產醫療保健品的衛生條件,在那裏總是看到一些只穿白大褂,不戴白帽子或不戴口罩及衛生防護服的人員進進出出。大卡車拉走滿車的此類保健品。

一樓右側其他房間是閒置的空房子,有的用做裝活的庫房,大多數的房間是各大隊,名分隊,分配到的刑訊室,它們在這裏所謂做工作或施酷刑。

如勤雜大隊的一間在走廊的右側第二、三間吧、在隊長王雪秋、陸耀芹的默許、指使下,邪悟者可以隨便折磨、虐待大法弟子。

2002年期間,一名叫鄭舉香的大法弟子被調到該隊,整日被邪悟者關在那間庫房裏折磨,強迫她站著,蹶著。雙手朝後背,作「飛機式」,頭髮被用紅繩或其它顏色的布條,綁了一頭的小辮子,低頭認罪狀站著,動作不規範,就踢腿,打腦袋,還給她帶上藍卡(嚴管的標誌),就是沒有任何自由,享受最低劣、最嚴酷的專政的標誌。連續三個多月折磨,給她吃發霉的大餅子、鹹菜,後來把她身體搞垮了,精神也失常了,走路時還顛顛顫顫的,像小兒麻痺狀,聽說檢查身體是缺鉀型心臟病,是長期營養不良等導致的。

不轉化的要受到各色的酷刑折磨;重新聲明「三書」作廢,重新修煉的人,馬三家女二所會讓這些人再嘗一下「政府的鐵拳」送到這裏受刑,或再被惡警電擊迫害,從而再放棄信仰繼續轉化,因為懾於馬三家的酷刑恐怖,也有很多人被轉化,明白後卻不敢聲明,忍辱含羞中煎熬度日。

一樓廣播室斜對面是禁閉室。剛被劫持來的學員或抵制迫害的學員會關在這裏,不能出屋,每天只能在一間屋裏轉,三頓飯由專人給送。

馬三家女二所正門一側的三層小樓叫綜合樓。一層是接見室和接見餐廳,二層樓是浴室和仁義大禮堂。三層是住宿的,監管人員家屬接見住宿處,住一宿60元,為女二所大賺金錢,各地幫教團聯合迫害轉化大法弟子也住在此處。四樓叫心理康復中心,實質設施是酷刑室。四樓右側,最頂端鐵門裏那是小號室,有十餘間4.2平方米大的小屋,內設鐵椅,銬坐7-20餘天,不讓睡覺,噪音洗腦。還有悶罐式的小號室,沒有窗戶,整個小號室是密閉式的,內壁是厚厚的海綿牆,怎麼呼喊,外面也聽不見,進到裏面呼吸困難。大法弟子米豔麗(遼寧凌源人),錦州的許清焱都被關過悶罐小號。

六年多來,馬三家天天發生,製造著血腥與屠戮。多少善良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瘋、致殘、致死:高蓉蓉、鄒桂榮、蘇菊珍、李黎明、李冬青、蘇瑩、李平等等曾被囚禁過的4000餘名大法弟子哪個人背後,都有一長串被中共馬三家迫害的艱辛血路。3月7日海外媒體曝出的中共死亡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後焚屍滅跡的消息,也指出,那裏的人員多數從馬三家、大北監獄或其它勞教所轉過去的堅定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真的想還原歷史片斷,讓人們看清中共虐殺同胞,壓制正信,殘害忠良的真相,曝光邪惡,將一切參與行惡者繩之以法,釋放那些仍被中共非法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們。

由於時間太長,記憶、個人水平有限,所提供的信息不足之處,希望知情同修幫助補充。

原女一所部份惡警名單:

原所長周芹,女,現任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副院長。2000年至2001年間,一年中死亡五位直系親人。
副所長顧全藝,女,原一所一大隊指導員,2000年為一所生產副所長。
一大隊大隊長王豔萍,女,迫害一大隊大法弟子直接參與者。
周謙,女,迫害法輪功隊長,2002年被提為副大隊長。
李明玉,女,原一所二大隊隊長,後調入女二所一大隊,現嚴管大隊大隊長。
陳秋梅,女,女一所一大隊二分隊隊長。
趙X紅,女,原一大隊分隊長。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