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元豔在馬三家經受和見聞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5日】我叫孫元豔,1998年中旬得法,2002年4月末由於寫「法輪大法好」標語,被惡人舉報,鄒亞軍打電話通知共濟派出所、610辦公室,共濟派出所非法將我送入瓦房店看守所。當年八月下旬我又被非法綁架轉送到遼寧省馬三家女子教養院。惡人們首先利用一種偽善的假相誘導,比如說:了解本人學歷,家庭成員,甚麼職業,社會狀況等等,然後再進行迫害。

當時,我被分在一大隊、五分隊,惡警隊長:張春光,大隊長:王曉峰。

開始時,惡警叫我在教室裏椅子上睡覺,分寢室以後,也給我粗糧和鹹菜吃,就這樣過了兩個月。有一天晚上,隊長把號長王淑芝叫來,用事先準備好的繩子把我雙腿捆住。惡警張春光用腳踩我腿,強制打預防針。惡警張春光很野蠻,揪住衣領送去就打。三九天,她把我棉衣扒下來,掛在晾衣繩子上,不讓穿,被送到晾衣場凍了兩天,強制拿黑牌子照像。有一回我做操不到位,被惡警領到晾衣場毒打,打嘴巴子,這次最厲害,牙都打掉了。之後,又被惡警用繩子雙盤腿捆了一天,也不給飯吃,還用腳踩我腿,晚上天要下雨了才放回來。還有一回,下地勞動回來,不一會兒,有人說隊長找我,我說不去。剛說完惡警張春光來了,揪住我衣領拖到她寢室,毒打胸部,兩個星期發黑的地方才變過來。

有一次,惡警孫隊長(專管釋放人)叫我「反省」,用手銬銬在暖氣管子上站兩天兩夜,第三天被橫繫在樓道裏的暖氣兩邊的管子上坐一天一夜。

2004年我們分隊了,隊長叫仁紅讚,黨員,家住鐵嶺市。有一天,她把我從一樓庫房裏叫到她寢室,開始打,用腳踢。完後就從包裏拿出一個東西。她說今天本來不想給我用,可是還得給我用上,我想可能就電棍吧。她不讓我動,兩隻手朝前、朝後、手心、手背、翻轉都沒有起作用,大約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她根本不知道這是正念的作用。惡警孟祥芬、高淑亞也在場。在那裏經常上「大課」,就是講中國歷史。由於我不承認「大課」,每次惡警郭文秀都讓我站著聽,不讓我坐。

2005年3月末又重新安排分隊,我被分到一大隊一分隊,隊長叫張鶴。4月初,政委王乃民開大會宣布,我們所在的大隊是「嚴管」大隊,不給細糧吃。餅子又黑又硬又小,餅子硬的打到飯盒上都有響聲。就這樣我們陸續開始絕食、絕水,惡警每天都給我們強制灌食(玉米麵糊糊)。當惡警將要給我灌食時,我已經站不住,緊接著就倒下了。就這樣我被送到馬三家醫院,做各種檢查,打針,開藥。有一瓶藥,用一個很長的黑布條裹在裏面,說這種藥怕光,其實就是怕人,就是毒藥。我在住院期間,兜裏197元錢用沒了。非法勞教到期後就回來了。

下面是我看到、聽到的其他大法學員所受到的迫害:

2002年十一之後,我們到地裏勞動,惡警把大法學員孫娟關進小號長達十七天。教研室是幹警臨時工作的地方,冬天沒有暖氣,夏天沒有通風,沒有床位,孫娟被長期關在裏面,坐著睡覺,最後到期,被釋放回家。孫娟家住普蘭店市,和劉娟是同鄉。

大法學員王金蘭:雙手總是被惡警用布帶捆著,桌子上放盒玉米麵糊糊給她吃。她身體被迫害得很虛弱。

大法學員孫著蘋:家住大連,因為不向惡警屈服被送進小號,出來時腿都不會走路,需人攙扶。

大法學員王金鳳:遼陽人,長期被惡警關在教研室,不讓睡覺。

大法學員田力:長期關在樓道裏。放回家時,只剩一口氣,家住葫蘆島。

大法學員康玉芝:家住營口市。被惡警吊在教研室4、5個小時。

大法學員王翠英:家住大連市,醫院護士。因為拒絕做所謂的老年健身體操,被惡警大隊長王曉峰吊了三天三夜。

大法學員李文華:家住葫蘆島。被強制押到綜合樓,說是幫教團來「轉化」。(幫教團就是馬三家出去的邪悟者)。聽說那裏的「轉化」方式是逼迫法輪功學員用腳踩大法書,坐大法書。

大法學員李春秀:家住葫蘆島。三九天被送到晾衣場凍,還加期六個月。

大法學員冷連遞:家住瓦房店市。因為不做體操,被關進小號十天,三九天送到晾衣場凍。

大法學員王樹東:被加期四個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