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學比修去惰性 抓緊時間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3日】同修大姐B是年近70歲的人了,她的女兒是著名醫院的主治醫生,卻因堅修大法、講清真相被非法判刑近10年,現在監獄已度過了四個年頭。B大姐每天既要操持家務,又要照料癱瘓在床的母親、年邁有病的丈夫、上學的外孫及上班的女婿,每月還得往返近百里路去監獄探望女兒,給她帶去必需的生活用品、營養品等等。

她的丈夫曾經是某事業單位的邪黨書記,深受共產邪靈的毒害,把女兒遭到的迫害都怪罪到B大姐身上,認為是B大姐縱容女兒修煉「法輪功」才造成的,因此經常對她暴跳如雷、大吵大鬧。面對剜心透骨的身心打擊、來自各個方面的巨大壓力及每天照料一家老小的繁重家務,B大姐從沒有懈怠、沒有悲觀,而是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她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從沒間斷過。她白天出去講真相、勸「三退」或與同修切磋,學法經常是在後半夜一、二點鐘。獄中的女兒看不到新經文,每次探視時她都要把師父新的講法主要內容記在腦子裏告訴女兒,篇幅短的就背誦給女兒聽,使女兒在思想上能跟上正法進程。

B大姐經常用自己修大法後思想境界的提高、身體的變化等事實向丈夫講大法的真相,告訴他女兒遭受的迫害是江××和共產邪黨所造成的,江與邪黨反對「真、善、忍」宇宙大法,迫害按「真、善、忍」修煉的好人,必遭滅亡。天長日久她丈夫在事實面前思想有了變化,現在他與大多數善良的人們一道共同期盼邪黨的早日滅亡。B大姐在母親去世後幾次回到老家,向娘家的親朋好友講真相、勸「三退」,許多親朋好友明白了真相後退出邪黨和相關組織得以被救度。

B大姐曾多次批評我太懶惰。B大姐說的對,我得法十年,至今修煉中的一些基本要求都沒有按師父的要求做,例如,沒有重視發正念,有時為了多睡一會兒覺,竟錯過發正念的時間;由於長期來很少煉動功,本體改變不好,經常出現「病業」干擾等。我每隔二、三個月就發一、二次高燒,高燒過後嚴重咳嗽持續半個多月。每月的經血量極多,造成身體非常虛弱,經常處於暈暈糊糊的狀態,有時還出現突發「心臟病」的症狀。像我這樣的狀況,向周圍群眾講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哪裏會有說服力?嚴重的影響了做好三件事。

再想想與我一同被非法勞教過的同修C大姐,她都快60歲了,為了做好三件事,經常每天只吃一頓飯,學法到夜裏二、三點鐘,第二天照樣精力充沛的送資料、發傳單、講真相與同修交流,並幫助曾經邪悟又回到修煉中來的和不精進的弟子早日跟上正法進程,而我有時因寫文章或學法睡覺很晚時,總想第二天要多睡點補回來,不然就感覺身體好像不舒服似的。遇到具體事情時,還是用常人的觀念思考問題。大法是超常的,大法弟子睡眠少通過煉功就能恢復精力和體力,這是真正修煉的弟子人人都體會的到的。

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經文中講:「對於走在神路上的修煉者,除去這些人心的執著與觀念的改變就那麼難嗎?如果一個修煉的人連這些都不想去除,那麼修煉人的體現是甚麼呢?當然,多數處於這種情況的弟子其實是因為開始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輕微執著或者觀念的干擾,被邪惡鑽了空子、加大了這些因素造成的。我知道你們明白後會很快跟上來,但是你們要能在這條最偉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彎路、不給自己將來留下遺憾、別拉開層次的距離,才是我與你們以至期盼你們的眾生的願望。」

學了師父的經文,在同修的幫助指正下,我有了大的進步,比以前精進了許多:現在基本能保證每天煉五套功法,按時發正念,在講真相時,也提醒自己不要懶惰、不要放過任何機會做好三件事。一次有位從澳大利亞回國的教授請我們倆口子週日中午吃飯,我不想去了,想在家睡午覺,因為週日是我一週唯一的休息日。轉念又一想這不是懈怠嗎?於是立刻打消了睡覺的念頭。吃飯時我向這位教授講真相,他說:「我在國外就看了《九評共產黨》,那上面說的全對。 「法輪功」遭受迫害的資料我都看了,太慘無人道了,共產邪黨壞事做絕,可你退出它、反對它,它不但不給你工作,還把你抓進監獄。共產邪黨可是個『小人』哪!」我告訴他可用化名、小名退出,這位教授立刻高興的說:「快給我辦了吧,我從內心相信「真、善、忍」,痛恨這個邪黨。」

一次我乘火車出差去外地,中、上臥鋪及對面的上、中、下臥鋪是同一個公司的幾個年輕人,他們是由公司派到我要去的這個城市開連鎖店的。在車上我告訴他們一定要相信「真、善、忍」宇宙大法,不要相信共產邪黨,並講了邪黨的種種罪行,他們都認同。可由於車上乘警來回巡視,我沒給他們講「三退」的必要性。我問清了他們在當地的地址,當我辦完要辦的事後,按照他們告訴我的地址終於找到了這幾個年輕人,替他們辦了「三退」。

一個月前我去另一城市開會,坐的是四人包車的桑塔納。司機邊開車邊說:「現在的××黨官太黑,等收拾他們的時候,我弄個司令當,一槍蹦了他們都太便宜他們……。」

我一聽講真相的機會來了,馬上說:「真、善、忍是照妖鏡,對著××邪黨一照,原來他們個個都是妖魔鬼怪。邪黨提倡的是假、惡、鬥,主張血腥迫害,哪裏管老百姓的死活……」可由於車上有其他人,下車後又急於去開會,就沒來得及給他講「三退」。

過幾天又去開會,我就提前出發,去找那位司機的車,想這次可以給他講《九評》辦「三退」了,可沒找到他,就坐了另一輛車。這次我上車就主動講真相,揭邪黨罪惡。司機說:「我們地區給組織部長開車的是部長的親信,到退休年齡,一個字不認識,愣給提拔去當縣長啦,這共產邪黨的末日真的是來臨了。」下車時這位司機同意聲明退黨。

前幾天我再次去開會,還找第一次那位司機,仍沒找到。這次的司機沒加入過邪黨、團、隊,但他相信了「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倒是有位同車的乘客同意聲明退黨。我對自己說,司機啊!我一定找到你,給你消除獸印,保你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