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不停 把丟掉的時間補回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3日】我95年5月喜得大法,是在百病纏身、痛苦萬分的情況下走入大法修煉的。而後我親身體驗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想想那時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心裏那個舒暢啊,無以言表。

99年7.20後,我被親情困擾著,我的哥、嫂每逢節假日,便拿著很多吃的,喝的,用的,到我家來,表面上是來打撲克、打麻將,其實就是來看著我,不讓我學大法,不讓我煉功,怕我出危險。由於自己執著於親情,不能多學法,在修煉的路上鬆懈下來。心想,等××黨允許修煉再煉吧。這一等就是兩年。這兩年,是大法弟子講清真相的兩年,救度眾生的兩年呀,我卻甚麼也沒有做。幾乎停止了修煉。自己所處的狀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修煉前原有的疾病都回來了,特別是一次感冒,一個多月不好,咳嗽不止,自己甚至準備去打點滴了。就在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話,「修煉人沒有病」,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即從2001年底我從新回到大法中來了。我又開始堅持每天學法煉功。而且,從那以後,我沒有再出現任何「病」的狀態,沒用過一片藥,即使是最普通常見的頭痛、咳嗽,我都沒有出現過。我決心把丟掉時光補回來,走出來,證實法,向世人講清真相。

修掉怕心,幫助昔日同修

一次去姐姐家,在火車上向車廂裏的人講真相,當我向一位婦女講完真相時,她兩眼充滿了淚水,對我說她曾經也是大法弟子,只是因為那裏鎮上的警察非常邪惡,隔三差五就到大法弟子家裏亂翻亂抄,把大法書籍和師父講法錄音帶都搶收走了。後來有兩名外地大法弟子到他們那裏,準備與大家交流,可人還沒召集齊,就被信某教的人舉報了。那兩個大法弟子被帶走,其餘的人罰了款。從那以後,她那裏的人誰也不敢煉功了。我說我一定把書和錄音帶給你們送去。

匆忙之中只問了地址,忘記問這位同修的姓名。我決心讓那裏的學員從新走入大法修煉,於是,我和我們當地同修切磋了一下決定送去。我頭天晚上不斷發正念,家裏的同修在家為我發正念。臨行前,一同修說,你還是打車去吧,安全些,我想要花八十元錢打車去多浪費,不如用那錢做資料,能救多少眾生啊。我帶著兩大包資料、大法書籍,所有師父發表的新經文和教功光盤等,隻身來到火車站。到了車站,正像同修說的那樣,兩道卡子,第二道是驗票,旁邊站著兩個警察,我當時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事是天底下最正的事,去救度眾生,你們不能看我的包。我對警察說,我很忙,物品多,你們別看了。其中一個警察笑著說,那你走吧。此時我體會到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過後我想,做洪法的事要有一顆祥和的心,救度世人的心,師父能把所有的事安排好。不然的話,沒名、沒姓,隻身就去找人能找到嗎?是師父安排,我不但找到了,而且把所有的書都留下了。儘管她開始非常害怕,和她談了兩個多小時後,她不害怕了,並表示:「一定召集同修學習師父的新經文,繼續修煉下去。」

放下所有人心 救度世人

平日裏,我按師父的要求認真做著三件事。我在發資料時曾經被多次跟蹤,每當這時,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這時發現後邊的人不跟了,沒趣的走了。一次我到六十里地外的山村發真相資料。路不熟,發完回來時,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就是不讓我過去,也不說話,我藉著月光一看估計20多歲。這時我想我在做救度眾生的事,你能攔得住嗎?這一念一出他馬上就讓開路了。後來我後悔怎麼就沒跟他講真相。

去年夏天,到某地去給那裏的眾生講真相。一天給一群建築工地的工人講,講了法輪功如何能祛病,講了煉法輪功的好處,講了「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講了江××等中共高官在外國被起訴,講法輪功洪傳世界七十多個國家……,講著講著,其中一個工人說:你這膽子也太大了,我們不敢聽了,你快走吧。我們這裏有好幾個法輪功都被抓起來了,誰還敢聽真相,敢煉功啊。我們這裏後街那兩個人他們都不敢煉了。我追問他,這兩人叫甚麼名?他不肯說。我當時想,我是師父的弟子既然這件事讓我知道,師父一定讓我找他們。於是我到那村子裏面講真相,師父就真讓我找到了這名昔日的同修。我跟他談了很長時間,最後他高興的說,真謝謝師尊把你派來。當我知道他們這裏沒有《九評》時,我又專門給他們送去了。

後來我想這個鎮裏不是邪惡猖獗嗎?邪不壓正,於是,就在白天我把大法宣傳標語貼到那裏的街道上,包括公路旁,都貼滿了,前後大概有兩個小時吧。做完後我坐在公路旁休息,看見好多的警車鳴著笛來回穿過,我想這是邪惡被嚇破了膽,虛張聲勢呢!

破除障礙 救度眾生

幾年來,我竭盡全力做好大法工作,無論白天和黑夜,隻身一人,只要能抽出時間我就去做師父讓做的三件事。有人說我天生膽大,也有人直接找到我,說我太衝動了,出入(講真相)太頻繁了,百里地以外都聽到你的名,很危險啊!聽到這些話後,我反覆的向內找,是不是講真相時心裏不穩呢,或者有時不理智呢?當時沒悟明白,就想那就少出去幾次吧,漸漸自己有些鬆懈。就在這時,招來了邪惡舊勢力的干擾和破壞。我的親戚把聽到的情況告訴了我,說有人跟蹤了你很長時間了,還有都哪日哪日夜晚出去了,只是沒到大法弟子A家去,如果去了的話,你們人齊了,就要抓你們了。聽到這裏,心裏真是萬分感激師父。有兩天晚上,我已經決定要去同修A家(煉功點),可是到了十字路口,忽然想起了其它的事,就沒有去。這不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嗎?有人找到我單位領導,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甚至有人把寫給單位的信直接貼在單位門口上,好多人都看見了,這時,單位領導及上級部門的書記輪番找我談話。書記找我時,第一句話就說:以後你們(大法弟子)能不能不到一塊。那時我一直就想找他講真相,因為他非常反對大法和大法弟子,只是還沒機會。這下我抓住機會公開的面對面的講。最後他們都徹底明白了真相,我單位的領導當著我的面把舉報信給燒了,我真高興啊,他們得到救度了。

我把被跟蹤的信息給了同修,讓他們把資料妥善保存好。我自己也把所有資料整理好上路了。因為是白天發放資料,難免有人看見,當有人看我時,我就朝著他們點頭,微笑,他們也向我點頭,心裏可真舒服。當發到兩個村莊時,有兩名兒童始終跟著我,還不時的將我發的資料正一正。這裏人的微笑,這裏人的善意,這裏人的覺醒,似乎預示著法正人間那一刻快來到了,同時我也悟到,只有精進再精進,才不愧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如果鬆懈不前,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

寫到這,我想跟師父說,師父是您給了我無病一身輕的美好,給了我大法徒的稱號,給了我救度眾生的榮耀,感激之情無法表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