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更好的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5日】

(一)修去私心

每次參加活動都有不同的感受,心性提高的當下自己最清楚。當正法活動與個人利益衝突時,我的私心一再與我交戰。3月18日當天,中壢地區一些同修安排上台北到綠營發起的遊行活動中發資料,希望藉由民眾大量聚集的機會,將蘇家屯的事大量曝光。然而在摺資料的時候我的內心卻不斷交戰:今天參與活動的人手不足,加上台北健康與自然博覽會也很需要人,因此我希望能夠不要做生意,但又有人下了訂單,似乎應該要做生意,就這樣搖擺不定。但證實法的事情是甚麼都比不上的,心念一正,於是心裏就開始發正念,鏟除訂貨對方一切干擾我去證實法的邪惡因素,再打電話給對方時就一切安排妥當。

我放下了這利益之心,跟上證實大法進程。私心是最難去的,時不時就會冒出來,利益之心,我已漸漸放淡,凡事以大法為優先。

3月18日綠營遊行當天,中南部來的民眾很多,起先發資料時我犯了一個錯誤,沒告訴接資料的人這是「全球譴責中共盜賣活人器官」的傳單,接資料的人雖然很多,但有些卻被當廢紙利用,看的讓我很心痛。因此,我決定要開口說出來,聽到的眾生為之一震,自動過來拿資料。我體悟到:師父經文《快講》中的「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講出來就有震懾邪惡的作用,而且是越說越好,怕心也不見了。

3月18日的活動我們人數雖然不多,但我們都分頭進行要做的事,回家途中又聽同修提到3月19日又有一場橘營的活動,我不加思索的決定參加。

(二)圓容家庭

3月18日回到家中,兒子問我們去了哪裏,同是同修的母親回答:「去講真相發資料。」卻換來兒子一句:「神經病!」突然間我整個人猛然一震。長久以來,我一直不曾跟家人好好講過真相,換來家人的不理解,今天我實在有必要對家人講清真相。

在收信件時,看見蘇家屯事件證人與大紀元記者的問答,我更覺得和兒子講真相的事刻不容緩。也真是師父的慈悲安排,因我將車子停放在學法組的地點,於是請兒子載我去開車,就在路途中,聲音雖已沙啞,我還是用我最大的正念將我這些年來所做的證實大法的事一一告訴他。我以蘇家屯集中營這個震驚全球的事件開場,我告訴他:「兒子,謝謝你載我去開車,今天我要先跟你說抱歉,因為有些時候我都疏忽你們,而讓你們不理解,這我不怪你們。今天我就將我及阿嬤、大舅舅、大舅媽所做的事對你說清楚。今天我們喜得大法,在台灣有一個正常的修煉環境,但這麼多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更加嚴重,我們一次次出國講真相也是這個原因。因我們與所有法輪功同修是一個整體,就像是一家人,當家人受迫害時,難道你不會站出來說真話?一定會的。」兒子點點頭。我簡單敘述蘇家屯秘密證人揭露中共盜賣活人器官的事情,希望他回去好好看一看這份特刊,也希望在往後我們常有活動時,他可以體諒。

我還告訴他,家裏的大法書櫃他都可以去看、去聽,每月1-9日也可以陪阿嬤上九天班,他學不學都無所謂,但請他要了解法輪大法好,也請他要理解為甚麼假日我們都很忙,我們為甚麼那麼投入。車已到學法組的地點,我向兒子道謝。回家途中心中無限感恩師父的慈悲安排,這樣的機會不可多得的。

當天,不常回家的先生也回來了,機會不可失,我先與他問候一番,他問我聲音怎麼沙啞了?我告訴他今天上台北對遊行的人講真相,遊行的人多的無法計算,對著一車一車的遊覽車的乘客喊著,因此聲音就沙啞了。不過我告訴他:「沒事啦!」

我先生不反對我修大法,這些年也給我很大的方便,雖然他沒修大法,也可算是法輪功之友,他會對別人說法輪功好,我相信他是有緣人,也許是時機未到吧!

我過去的做法是完全錯誤的,只告訴家人要去哪裏,卻沒告訴他們我是去證實法。對於為甚麼要去參加遊行等活動,都沒有深入去講清真相,家人只知道我經常不在家。透過這次的機會,我認真和家人講清真相,讓他們理解,無形中也是救度眾生啊。

(三)加強正念

3月19日上午是桃竹苗地區的半日學法,結束後我們直接開著貨車到台北,當天參加的同修人數略有變動。途中我們交流3月18日的事,我個人的體會是沒能發好正念,這必須借鑑香港講真相的做法。因此,我有個提議:往後不管有任何活動,請大家隨時發正念,在活動現場儘量少做無謂的交談。

當我們到達中正紀念堂正門時,橘營的人已經在整隊前往總統府出發。我們把蘇家屯的資料搬下車後,我建議先坐下來發正念,後來大家決議不要散開,並儘量集中在一起。

開始發資料後,接資料的人很多,突然我感到左小腿被人踢了一下,我嚇了一跳,當時我雖沒還手,但很嚴厲的指問他:「為甚麼要踢我?」並對他發正念。他要我走開,我對他說你真是可憐,他卻疑惑的也說著真可憐。然後他又找上另一位同修,我趕快發正念。他的舉動引起很多人圍觀,其中也包括一些正義之士。我很快找到警察來處理,在警察的維護下,我們離開現場。

另一位不知情的同修在發資料時,也被那位踢人的老先生揣著衣袖拉過來,……整個過程中,有些對事情不理解的老伯伯對我們發怒,有人不但踢人,甚至拿出水果刀來往同修身上刺,不過被同修手上抱的一疊資料擋住了。我們5個人彷彿身在天安門,戰戰兢兢一刻都不敢怠慢,也體會到大陸同修上天安門證實法的勇氣。

而開廣播車的同修,由於路況不熟,在我們結束一場驚險經歷後,他們才出現,我想這也是對他們的干擾。在我們會合後,我們分兩人一組,就在中正紀念堂正門的廣場上發資料。參與橘營活動的人來來往往經過廣場,拿資料的還是很多,不過有些帶隊的人不讓他們拿資料,說這是台獨的東西。我們對這些人加強發正念。

對於一些激進份子,不但阻擋人拿資料,甚至將我們的資料整捆搶去,因此,我覺得更要加大力度去講清真相,救度這些人。因為很多在迷中的眾生人分不清中共與中國,認為說中共不好就是說中國不好,也就是說他不好。這讓我更加提醒自己助師正法的緊迫性!因此,我們要加大力度鏟除共產邪靈在另外空間操控眾生的因素,並加大力度對眾生講清真相。

(五)兩天三夜的交戰

3月19日活動結束後,我們一路交流直至回到桃園,感覺好像從天安門歷劫歸來,那樣驚心動魄令人難忘。到內壢停車讓同修下車時,我感覺身體有些不對勁。回到家弄好飯菜,我就到房間開始學法,學著學著好像挺不住了,正念也發了,但來勢洶洶的邪魔使我招架不住,打電話請同修幫忙發正念,電話那頭沒有回應。第二天同修知道嚴重性,來電與我交流,叫我要多煉功、發正念。我心裏明白,可就是起不來。母親放師父講法給我聽,我躺著聽師父講法,心中請求師父原諒,因為躺著聽法是大不敬的。

從香港回來後我即開始背法,雖然背的很慢,有時又耽擱時間沒做好,就背《論語》安慰自己,這時卻想背都無法如願,背《論語》也背不好。我向內找發覺:透過這次活動,我有一個很好的提高心性機會,我沒把握好。被人踢一腳時,不正是應該做到師父說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經歷過無數次罵不還口,但打不還手卻是第一次,我雖沒有還手,但心已動了,還質問對方為甚麼要踢我。真慚愧,這麼好的提高機會,我沒把握好,還和常人一樣對待,發覺自己那麼不足,心中交戰良久,終於熬過去了。感謝師父的慈悲,讓我又一次走過來了。

兩天三夜的交戰,我更知道向內找,反覆思索,這樣才如此快速的闖過,記得前一次在魔難中困擾了近一個月。我深信碰到任何事都要向內找,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