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己的修煉路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0日】我是一個農村普通的婦女,98初得法的。幾次與同修聚會切磋,同修都勸說,叫我把在修煉中是怎樣證實法的,寫出來上網,與同修共同精進。可我覺得時間太緊張了,文化又太淺,「怕」寫不好,「怕」提筆忘字,更「怕」有生字,一個初小的文化,寫起文章來「怕」寫不好,總之,一堆的「怕」全出來了。同時也發現,那不也是執著心嗎?也是人的一面呀!既然是執著心,就應該去掉它。

自得法以來,一直信師、信法,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八年的修煉路程。記得99年四.二五去北京上訪回來後,派出所警察一次又一次的找我,往鄉里用車子拉我,沒完沒了的,不管白天還是深更半夜、上班,說拉(綁架)走就拉(綁架)走,真夠邪惡的,好像我犯了國家的法似的,鬧的我們一家子都不和。尤其是我那老頭子,只要一去派出所,或從派出所回來,就是連打帶鬧,簡直鬧翻了天呀!為這事,白蠟桿的棒子打我都打折了;為這事,同修沒少幫我,勸說我老頭子,別這樣對待我,說:「那邊派出所逼她,您這邊也打,真打算擠兌叫嬸子出事呀。」就這樣我老頭子也沒有改變他對我的態度,一直不支持我。不管家人這邊怎麼管,怎麼反對,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堅修到底,到處和人面對面講真相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那書裏邊老師是怎麼叫人做好人。

警察拉(綁架)我到派出所一次次去看法輪功「自焚」電視,可我怎麼也不相信,準是共產黨胡說八道,總是搞騙人那一套。一到派出所就逼著交出所有大法書籍,問上北京是誰通知的?去了幾個人?叫甚麼名字?都誰去了?書都是誰給買的?從哪買的?這功是跟誰學的?…甚麼都問。我告訴他們:上北京我去了,別人都誰去了我不知道,煉法輪功的哪都有,想學隨時都能學,書都是我自己給請的,想買書,哪都有,你想要嗎,我給你請幾本去,馬路邊都有騎三輪車賣的。我告訴你,那功法可好啦!我就是通過學法煉功一身的病全好了。我們學法煉功就是為了強身健體做好人,去北京上訪為的是和國家領導人講清真相,給我們一個好的修煉環境,老師的書裏邊就叫我們怎樣做好人,我們修的就是「真、善、忍」,你們自己看看《轉法輪》就全明白了。

通過我善意的和他們講真相,他們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就放我回來了。因為當時我兜裏一分錢沒帶,他們知道後就從他們兜裏拿出10元錢,讓我打車回來,這錢說甚麼我也不要,他們不解的問,路這麼遠為甚麼不要?我說:「因為老師不讓我們要別人的東西,我能走回家。」可就在這時,就像老師派人來接我似的,來了一個開摩托車的,到我這就停住了,警察問:「小伙子,哪的?」小伙子說:我是哪哪的,好順路,把大媽帶回家吧,您上車。等我上了車,小伙子又說:我知道您是好人,您有甚麼難處,您就說話,我一直把您送回家。送到家後,連口水都沒喝,就走了。可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順路不順路,也不知道是哪的人,我想這就是師父的慈悲安排和呵護吧。

後來,共產邪黨還是用各種手段逼著我交出大法書,我也用了許多辦法就是不給。老師看到了我的心,就利用我老頭的嘴和拉我上派出所的人說大法書一本也沒剩了。因為我老頭子反對我再學再煉,在村裏邊和派出所都掛號出名了,他們當時就信了,使老師這些寶書保留了下來。

隨著正法進程與救度眾生的緊迫,思想與層次也不斷的昇華著。記得我去貼真相材料,回來檢查時,這家門邊上貼的真相材料不見了,地上也沒有呀,哪去了,我想就是他們家人給揭了,我索性走進這家的門,說了一聲,家裏有人嗎?隨後屋裏走出來一個60來歲的老太太,和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老太太向我介紹說:「這是我兒子和兒媳婦,叫奶奶,走,到屋裏歇著。」

到屋後,我看著老太太的兒子兩眼和手勢說話都帶著兇像,我問他:「你是幹甚麼工作的?」他說:「我是警察。」我反問:「你都包括甚麼項目?」他說:「抓小偷、抓壞人,也包括抓法輪功,還輪流看管犯人。」我哦了一聲,開始和他聊天說話,並且往真相裏引。師父的「廣傳大法」和「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洪吟》)立刻從腦海中閃過。我想起同修遭受迫害的情景。今天和我面對面坐著的警察,就是幹這項工作的,我求助師父幫幫我,給我加持功能,清除他上層空間一切不正因素。

我開門見山的問:你們怎麼連法輪功也抓呀?我可告訴你,那些修煉法輪功的,可都是一群好人,電視裏演的修煉法輪功到天安門去「自焚」那可是假的,在欺騙世人,你可不要上當呀! 我就把小孩劉思影氣管割開四天能唱歌,與記者對話,和塑料汽油瓶大火燒不壞,以及滅火器來的那麼快一一講了出來,把共產邪黨的騙局都揭了出來,讓他想想這是不是都不符合實際,共產邪黨這種欺騙人的手段,就是要達到抓人的目地。其實法輪功學員們可都是好人,修的就是「真、善、忍」,您看哪個字邪呀?順便也講到了修煉人怎樣積德修善做好人的許多真實例子,和江××下令三個月要消滅法輪功,以及全世界都在修煉法輪大法的真相,把惡警執行江澤民政策迫害死近三千修煉法輪功好人,善惡有報等等,向他一一講了出來。

最後我告訴他,我就是修煉法輪功的;你看我精神正常不正常,像個壞人嗎?今天我向你講真相,就是為了救你,句句是真話,句句是實話,沒有一點假話,你不要把我今天說的話當成兒戲,惡警遭報應的事都是真的,自古至今善惡有報,何況他們都是最好的好人,你可不要跟那些惡警學,要走好要做個好警察,走正自己的人生路,做一個保護好人民利益的好警察;更應該保護好那些修煉的好人。怎能連修煉的好人也抓呢?他們都在救人,不是在做壞事,全世界人都在喊「法輪大法好」,都在修煉法輪功,只有江××這個大魔頭,出於妒嫉,怕奪它的權,下令用各種慘無人道的手段迫害死那麼多修煉法輪功的好人,使很多不明真相的惡警遭了報應……。

我越講話越多,最後他說:「您別講了,我明白了,以後我先抓殺人、放火的壞人,不抓法輪功了還不行嗎?」我說:「做到這些還不夠,你不是說你還看管犯人嗎?不明真相的警察往大牢裏抓好人,你就應該找機會放這些修煉的好人,向你周圍的警察講講真相,建立自己的威德。我們現在的一切人和物都是為法而來,每個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也包括一思一念,我們的老師都知道。」

他向我狠狠的點了一下頭,說:「我明白了,我的親奶奶。」我見他眼光裏含著淚花,知道他確實明白了,站起身走出了他的家門,他送出老遠,連聲說:「謝謝奶奶,謝謝奶奶。」

為了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緊跟正法進程,與同修時常在一起切磋、找差距。有一次同修和我講,說:「你買樓房了,到城裏去住了,您可不能不管我們了。」我說:有法在,有師在,你怕甚麼,再說,我們是同修,是一個整體呀,我會經常回來的。你們可不要有甚麼執著心,我們都是一樣的修煉人,沒有高低之分,我到城裏可能也不是偶然的,老師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無阻》)。

後來我到了城裏,照樣按著師父安排的做好三件事去做,沒有怕心,敢說,敢講,就這樣又結識了同修,還帶進了新學員與放下不想再修煉的老學員,現在他們都很精進,三件事做得很好。在城裏自己摸索著經驗,走出了一個新的修煉環境。

與同修一塊切磋中,我把我想的時常也告訴他們,自己做真相材料的時候,寫字一定要一筆一劃,不要寫連字,把字一定要寫好,寫正,你比如「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些不要寫的七扭八歪,因為咱們都在證實著大法,常人看了都不認得,也不給邪惡留一點空子。再說那也是我們尊法、敬師的一顆心。還有貼真相材料時候,根據自己掌握的內容,一定不要貼錯地方,像「全球公審江澤民」你就是給它貼在廁所裏邊,垃圾桶上都無所謂,因為它就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大魔頭。還有要時時提醒自己,正念一定要足,在發真相材料之前,要發正念,要清除自己周圍的一切邪惡,你所要發的真相光盤:九評,真相材料等等,讓這些真相材料在救度眾生中,發揮它最大的能力,幫助它清除不正的因素。

自己做的真相材料,如果寫「全球公審江澤民」最好用結實的紙,比如牛皮紙,兩面都寫上「全球公審江澤民」,扔在哪裏都行,即使汽車軋都能多軋會,對於江××這個邪惡的大魔頭就可以這麼做。還有我們講三退時,有退黨、退團、退隊的,我們不但要給上網發出去,也要到公共場所張貼,也能起到宣傳和救度眾生的作用。

老師在《除惡》中講:「生命是可貴的,生命的過程是可貴的,所以我一直在等待他們能明白過來,儘管大法弟子還在遭受著這些人的迫害。為了救他們,我還在叫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講給他們真相。」我們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逢年過節更是我們講真相、勸三退、發真相的好機會,把握分寸,因人而異,隨時隨地發正念,使自己的心態保持純淨,這樣做起來更是得心應手,更能發揮我們神的一面。

按照師父講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為了同修能夠共同精進,互相切磋交流,寫出了我與同修之間一點點真實體會。我知道,我比修的好的同修差距差的還很遠,但我會更加努力的在證實法中做好三件事。

在此也提醒一下那些有怕心嚴重的同修,你可趕上了慈悲偉大的師父親自下世的苦度,也趕上了這萬古難逢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機緣,你史前的大願,肩負著救度眾生的重任,一定要明確。從家中走出來,從人中走出來,去救度眾生,走出自己的修煉路來,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跟隨師尊返回自己的家園。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