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抵制邪惡的性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8日】看了明慧週刊206期「從性侵犯案例不斷發生卻很少曝光想到的」文章後感到震驚。原我只知道馬三家勞教所把女學員綁架到男監室被男犯強暴輪姦及重慶大學女研究生魏星豔被惡警強姦案例,沒想到還有很多未揭露的女同修被邪黨惡警及惡棍強暴事件。看完同修文章後我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也促使我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

那是2000年12月份,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證實法,走到天安門廣場就被五、六個大個惡警非法抓住,按住我的頭往警車上撞,我挺著頭沒讓惡警得逞。後來惡警就把我綁架到天安門公安局,那兒已經綁架了好幾百名大法弟子。由於我沒報姓名和地址,兩天後我和其他沒報姓名與地址的同修被綁架到宣武區看守所。當晚看守所的惡警把綁架到那兒的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審問,開始用偽善,有的同修在偽善下說出了自己的姓名和地址就被當地駐京辦的接走了。在偽善中未說出姓名和地址的,邪惡之徒就用硬的迫害,當時看到有位男同修腳被打傷了,有的被打了幾十耳光;有的眼睛被打的黑了一圈。惡警用同樣軟硬的方法叫我說出姓名和地址都未得逞。

第二天一早,頭天晚上迫害我的兩個惡警把我叫到辦公室,一進屋就看見一個年輕男子(大約二十幾歲)坐在房間裏,我還以為他是同修,就問他:「你是大法弟子?」那人支支吾吾回答:哎。突然,年輕惡警遞一支煙給那男子,我馬上警覺到這是一名男犯人,但不知惡警想幹甚麼?年輕惡警開始問我姓名地址,我仍然不說,年歲大的惡警(大約四十多歲)跑過來對著我拳打腳踢,嘴裏不停的罵:你這老太太真狡猾,你今天說出姓名也不准走了,永遠都不讓你回去了。並強行讓我在一張拘捕證上簽字,然後把我交給那男犯人說:這人交你管,把她當女流氓處理。年輕惡警和那男犯人把我帶到男監區,惡警到辦公室辦手續就讓那犯人看著我。開始我只以為惡警說說而已,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人民的公安」怎麼把女的往男房送?就在這關鍵時刻我想到了「只有師父才能救我」。我發出了堅定的一念:我不怕。我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哪個敢動我?!這一念發出後,那年輕惡警灰溜溜的從辦公室出來把我帶回女監室。

當時我很激動,我知道是師父救了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三天後無條件釋放了我。真感到自己從魔窟中走出來了。在回家的火車上眼淚不停的流,心裏一遍一遍的呼喊:「是師父救了我!是師父救了我!」就這對師對法堅定的一念讓我在邪惡殘酷迫害的幾年裏多次被邪惡綁架後,邪惡企圖對我勞教、判刑都未得逞,都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正念闖了出來,也使我在證實法的路上一步步走向成熟。

以上是我在抵制邪惡性迫害的經歷,也希望遇到這種迫害的女同修心裏一定不要怕,特別是邪惡大量被銷毀的今天,只要自己正念強,邪惡它是不敢動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