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正念正行,邪惡是迫害不了我們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16日】在修煉的路上,我實實在在能感覺到師父在鼓勵我,在修煉的這條路上走正、走好。只要我們在考驗面前守住心性時,總有奇蹟出現。我的一切師父說了算,邪惡的迫害說了不算。在看守所裏,因為煉功被戴上手銬時,當我用法來衡量放下怕吃苦的心時,手銬便在突發事件中拿下去,以後再煉功也沒人迫害我;當「提審」我讓我寫對大法的態度時,我工工整整寫上了「法輪大法是正法」這幾個字,結果他們誇我字寫得好。現在把我的一次經歷和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2002年5月11日下午得知邪惡對大法弟子又一輪迫害,在我們鄉里我是重點,整個下午我表現得很低沉。在1999年7.20迫害剛開始的時候,在邪惡的考驗面前,沒守住心性,違心的簽過「不煉功」的保證,給自己的修煉過程留下了污點。經過這兩年的學法、修煉,特別是學習師父這一年多來的最新講法,知道在邪惡面前如何做。這次邪惡的考驗來了,親人們表現的很害怕,怕失去我。整個下午我一直權衡在親人面前、在邪惡面前如何做。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要用大法來衡量自己。這次我一定要守住心性,哪怕失去親人、失去人身,我也一定要守住心性。我一遍又一遍背《洪吟》來堅定自己,想著面對610、警察如何向他們講真象。

我絕不放棄修煉,因為放棄修煉就是放棄幸福。我現在的幸福是因修煉法輪功所得。我再也不想回到修煉法輪功以前的日子。修煉之前,鄰居們總結我們夫妻之間「兩天一小仗,三天一大仗」,總是陷於家庭矛盾之中;我多年的關節炎,走路困難,當時最大的感受是身體特別沉,帶不動;再就是我的恐懼感有一年多,我白天、黑夜在家裏都有恐懼感,怕得頭皮發麻、冒汗,想盡了各種常人的辦法都沒效果。我把《轉法輪》請回家第一天就不害怕了,法輪大法太神奇了,特別是多年的關節炎好了,真是走路一身輕。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我與丈夫越來越和睦,這些是用常人的辦法無論如何都解決不了的,而我因修煉法輪功都解決了。想到這兒,我堅定了許多,無論吃多大苦,我一定守住心性。在邪惡的迫害、考驗面前守住心性,才是對自己、對親人最大的好……

晚上8點左右,610、村委、鄉派出所一行六七人來到我家,當時我怕得兩腿不停的抖,但我心裏很堅定。當所長問我是否修煉法輪功時,開始不敢說煉,丈夫和610都希望我說不煉了,當時不法人員說只要我說不煉了,就不搜查我家。我可不能說不煉,又怕挨打又不敢說煉,就這樣僵持了約有半個小時,丈夫看我不按他的意願去做,突然照我的頭狠狠打了一拳,這一拳倒把我的怕心打沒了(當時感到最大的壓力來自於丈夫,他脾氣暴躁,修煉前常打我)。不法人員們便在所謂的搜查證上簽字,對我家開始非法搜查。我發正念:一個不動制萬動,讓他們甚麼也搜不到,並求師父加持。結果他們在甚麼也沒搜到的情況下把我綁架到鄉派出所。

在派出所,開始他們問我甚麼我也不回答(當時以為這樣是不配合邪惡)。警察輪番走到我面前叫喊,並讓我一動不動的看牆上的一個點,並指責我說:你還煉法輪功呢,我們問你甚麼也不說,真沒禮貌!聽到這我心裏一驚,我應該給他們講清真象,他們也是被毒害的。我告訴他們違法、犯罪是對國家、集體或個人的財產與生命造成傷害,情節輕屬違法,情節重屬犯罪。我哪一點也不屬,我既沒違法,也沒犯罪。他們聽我說的有道理,又強硬的說:國家不讓煉,你煉了就是違法犯罪。我說國家這一決定、做法是錯誤的,「文化大革命」不也是錯誤的嗎?錯了十年不也平反了嗎?他們於是主動讓我說修煉法輪功好在哪兒,給我向他們講真象的機會。

在我給他們講真象的同時,所長以帶人去我經營的服裝店去非法搜查,他們想找到迫害我的藉口(大法書或真象資料)。結果找到一本我抄有《秋風涼》的本子,回來後往桌上一扔,便質問我:你說你多狠,你管我們叫邪惡之徒,你叫我們下沸湯!我正告他們:你們不迫害法輪功,你們就不是邪惡之徒;你們不迫害法輪功,你們就不下沸湯。這番話起到了作用,現在悟到了是《秋風涼》清理了操控所長的邪惡生命,震懾了他,所長明白了真象,再也沒有參與迫害我的事。

在修煉法輪功前我反應遲鈍,由於修煉了法輪功,我當時的正念正行符合了法的標準,師父給予了智慧,使我說出的話既向他們講了真象,又震懾了他們,一切是師父在做,我只不過是在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

又進來一位警察詐騙說:某某某(4月25日噴「法輪大法好」時被綁架)把你都說出來了。我不承認這一切,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信同修,別想從我這兒得到任何迫害我與其他大法弟子的藉口,我甚麼也不說。

他們又問:你怎麼又不說話了?我想到了師父講過的法,也是我當時的心裏話,我說:我不想說的我可以不說,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

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這麼一說,他們不但不追問我,反而對我態度發生了轉變。師父一直在身邊慈悲的呵護我,給我智慧,環境的改變使我體悟到了法的玄妙,「柳暗花明又一村」,更堅定了我對師對法的正信,為以後面對迫害,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這時做記錄的警察說: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我不能因為你失去了工作(正像師父講的,中國的許多警察也是被邪惡的謊言毒害的,應該聽到事實真象)。我說我不恨他,但是以後別迫害法輪功,他點頭答應。這樣到了凌晨四點,我有點頭暈,不再說話,他們也沒為難我,我便休息了一會。

第二天上午,我的鄰居、同學、朋友、親人們聽說我只要說煉就出不來,最低判三年,他們都來到派出所勸說。任憑他(她)們勸說,我堅定我的正信、正念,用大法衡量我在常人中的得失,無論遭受甚麼樣的痛苦,只要我在法中,只要師父承認我是大法弟子,我守住心性。任何讓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的事情都是宇宙中最大的犯罪。我的親人們只能因我修煉法輪功而受益,不能因為我而造業。我自己及親人們在常人中的這點苦又算甚麼呢?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真正對親人們的生命負責,在母親跪下讓我說不煉了、3歲的女兒偎依在我身邊、父親的勸說、丈夫哀怨的神情下,我「闖」過來了,我安慰他們我沒事,很快就會回來,讓父親勸母親別太難過。

這樣,就在我說出去還煉的情況下被非法關押了15天,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並不是「只要我說煉法輪功,就出不來,最低也得判三年」的說法。

現在,我悟到這一切都是邪惡的迫害,是舊勢力安排的。只要按大法去做,做到正念正行,邪惡是迫害不了我們的,因為師父一直在我們身邊慈悲呵護我們;而且我們還講清了真象,救度了那些被惡黨毒害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