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迫害堅強不屈 抵制迫害講清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6日】

一、得法

1998年初,我出差到父母所在的公司,同時探望多病的父母親,進屋一眼看到重病多年的父親,笑容滿面,身體健康,笑問:「爸爸你吃仙丹了咋的?」父說:「可別高興,不能有歡喜心,我得法了。」「甚麼法呀。可以給我看看嗎?」

「可以,這是一本天書《轉法輪》。」我跪在父親床邊,正好以床當桌接書就翻,一邊問:「不是您原來練的那個功吧?」「不是,是法輪功。」「這是作者?」「這是師父。」「您的師父好年輕,挺英俊的。」「哎呀,傻丫頭,你可別亂說,這是師父,開不得玩笑。」

我翻到論語,就一口氣讀完,抬起頭望著父親認認真真的說:「爸爸,這是真的。」當晚,工作完回到父親家,我又接著看《轉法輪》,幾天後書看完了,我又來到父親身邊說:「爸爸,我這四十年白活了,不知自己是誰,也不知為甚麼活著,現在師父都告訴我了。我一定要好好修煉,聽師父的話,跟師父走,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從此以後我在本地煉功點積極洪法、學法、煉功。一天在工作單位,下午沒有事做就抓緊時間學法,累了就扒在桌上小憩一會,當靜下來時,在另外空間有無數的(卍字符)等像風輪一樣旋轉,我想這是師父鼓勵我,讓我看到另外空間的影像,當時的心情是特別的激動,不敢動,怕動了沒有了。

二、我是人間的正法弟子

2000年初,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和功友關在一起。「610」找來邪悟的原隆昌縣站站長阮長安給我倆寫信,我看後不理他。「610」又找來我丈夫對我進行親情引誘,我給他們講做人的道理。一次「610」與我丈夫一起來「轉化」我,一進接見室,不由分說,丈夫對著我的臉就是一拳,他是修理工,一直都是重體力勞動,那發狠的一拳,我鼻子立即噴出血來。當天晚上,我定下來的時候,我看見自己在跑,腳下全是一捆一捆非常大、又非常好的韭菜,兒子、丈夫跟著我的後邊跑,一邊要拉著我,我不理他們,我頭前一個藍色的旋轉的大法輪帶著我跑,很快要跑到終點了。這時我出定了,我就想腳下的韭菜是甚麼意思呢?媽媽經常說:「韭菜好,不用理。」我悟到是師父告訴我不要理腳下的路,跟法輪跑,以法為師。

「610」看硬的不行又來軟的,過兩天丈夫又來了,一見我就給我跪下了,說:「我再也不打你了,你跟我回去吧。」我笑了,我說你跪著吧,過去我不敢受,現在我受得起。他自覺無趣就起來了。一天,他們找來我家人勸我,因那時我們都是剛剛學法,對法認識得也不深,就說看守所沒有書怎麼修呀,趕快出去吧。我說:「你們回去吧,我是來助師正法的。牢裏也需要正法,我是人間的正法神。」當天晚上,剛躺下靜下來,就看見自己跑到一個很大的河邊,突然飛來一隻小船,大概是從丹田裏飛出來的,自己身體躺到小船裏,河邊一個手在空中一推,小船迅速駛向彼岸。同時我頭腦裏的空間立即呈現出「同化法光」四個大字,白色法光,就像羽毛球一樣錐形的,旋轉著從天目進入我的宇宙,我很清醒,儘量不動,直到法光進完,我才笑著坐起來,從那以後,我的眼睛兩側就發出金色的光,一束接一束,就像放禮花一樣,非常的殊勝。

一天功友接見回押室跟我說她寫了,她說她想出去的看法。我說:「你比我先得法,法讓我們幹甚麼,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甚麼能幹,甚麼不能幹,這不是明擺著嗎?這樣做你對誰負責了?」她不說話了。我在看守所向在押人員講真象,使她們都知大法好,還和我一起學法、煉功。

三、用行動證實大法

在各種環境中,我都向世人講真象。「610」把我關進精神病醫院,一方面是折磨我,一方面是把我與世人隔離開,也怕我和功友到北京上訪。醫生王友芳配合「610」,在明知我不是精神病人的情況下,硬說我是精神分裂症,一會兒看到我在跟人講話就說我是狂躁型的,一會兒我在那裏默背經文不說話,她又說我是憂鬱型的。

我在精神病院幫助打掃衛生,幫助病人洗澡、洗衣、折被、餵飯。一天在給一個病人餵飯時,她突然把我打倒在地,衣服也撕壞了,拳頭一下緊跟一下的打在我身上,醫生趕緊把她拉開,我手裏還端著她的飯怕打倒。很快醫生、護士改變了看法,她們和病人有時也聽我講真象。

有一個啞巴,她母親把她託給我照顧,她們說我們都知道你是好人,你就幫助我們照看一下她吧。我答應她們,讓她們安心工作,我一定照顧好啞巴。一天一個老年功友來看我,坐在我的床上,我也和她坐在床上,衣服搭在長凳上,啞巴午睡後又到我身邊來,就坐在長凳上,功友立即抓起她的衣服,好像在說病人多髒呀!啞巴像往常一樣,把頭輕輕地放在我的腿上,我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功友內疚地說:我們真的沒有做好。我想啞巴沒有聽我說過一句話,可是她知道我對她好,這就夠了。

「五一」節這天,父親來看我,中午我們還在一起談話,就聽人喊:「救人哪。」我一看有一個病人用褲子在鐵窗上上吊了,臉像豬肝色一樣,我立即把她放到地上,進行人工呼吸,直到她回氣才放了。經搶救她脫險了。從這件事以後,她們就更對我好一些了,在我周圍的病人都能認識到我是一個好人。我用行動證實著大法。

四、一正壓百邪

當邪惡用盡了邪惡手段,耍盡了花招都無法改變我們的正信時,她們就狗急跳牆,把師父的經文寫在黑板上,由姚建華邪悟著講,然後要我們按著她講的發言,以達到她們說的以法破法。我們有彭仕瓊、劉鳳霞、劉宗麗、汪慧英、祝耀輝,每天我們都抓緊這有限的時間和難得的機會,每人都講了自己的修煉故事。劉鳳霞還用非常準確的普通話背了師父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非常的鼓舞人心,那些邪悟的人,也因我們的場而不再對我們那麼殘暴了。

大法弟子劉鳳霞,一個農村婦女,騎自行車幾千里進京上訪,一路受盡了千辛萬苦,一路向世人講真象。

劉宗麗說,我不識字,我講不出更多的道理,我只知道師父好,大法好,無論如何我都不背叛師父、背叛大法。

汪慧英講了在親情的威脅下不動心,她兒子來接見,說家裏因她在勞教所不「轉化」,兒媳一個接一個的離婚,兒子們也要因此而失去政府部門的工作了。汪慧英非常善意的理解他們,向他們講道理。

五、正念顯神威

2002年1月10日我從四川省女子勞教所刑滿被送往內江高寺山油建總公司派出所,分管「法輪功」工作的才某拿來一本提訊記錄對我說:「你叫甚麼名字。」我說:「幹甚麼?」「記錄檔案,我們要對你的行為實行監控,你必須配合我們。」我說:「好啊!那你就把你將對我怎麼做,寫在紙上,再蓋上公章簽上你的名字,咱們法庭上見,明天我就叫你吃官司,寫好,別到時不承認。口說無憑,到時我說你說了,你說你沒說,你們一貫說謊,我都不陪你們了,所以你認認真真的寫好。」他出去請示去了,一會兒又回來了,不再提對我監控了,我就抓住機會向他們講真象,我告訴他們要為真理而活著,要分清是非、好壞。他說:「我不管真理不真理,誰給我飯吃,我就給誰幹。」我又講了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我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在劫難逃!」他嚇壞了,再也不敢跟我說甚麼,就讓我趕快回家。

有一次在精神病醫院,縣610和一個幹部模樣的人一起來提訊我,610大隊長葉林氣勢洶洶的對我說:「我們今天專門解決你的問題,你要好好配合我們。」我一下就笑了,說道:「這就怪了,公安局610把我關進精神病醫院,強行打針、灌藥、輸液,把我當著精神病人,現在要提訊我,又把我當犯人,當犯人哪,我又沒有犯法,又不能送進大牢,當精神病人吧,哪裏有對精神病人提訊的,精神病人是沒有行為責任的,他有精神病能對法律負責嗎?要不就是你們是精神病人,才發瘋了一樣的亂來。」那幹部模樣的人無奈之下,只好草草收場了。

6月15日當隆昌縣610及縣委來接我的路上,我給他們說了這件事,我說:「我們的政府對誰負責了,我被無辜關了3次精神病醫院,2次看守所,2次轉運站,2次勞教所,對我進行了長達6年的殘酷迫害,那非人的折磨使我無家可歸,身無分文,政府才開始調研,那麼沒有政策調研室的調研,又憑的甚麼把法輪功定為×教的,這不值得你們搞這項工作的人深思嗎?」

610的一個幹部立即說:「你關在裏面3年了,你不曉得,現在你們法輪功公開反黨了,和政府作對。」我說:「我們只是在爭取做人的基本權利,爭取一個天賦人權的一個和平修煉環境,想做一個真正的好人,難道做人也犯法?我被無辜關了6年了,那你給我個說法。」他們啞口無言,不敢再說下去。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