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惡人綁架圖謀 父親明白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25日】2005年10月14日上午,本地一公安分局派出所副所長,突然來到我父親和哥哥上班單位,要單位保衛科找來父親和哥哥,對我父親說:「要你兒子到派出報個到,再去單位(2004年7月我因講真象,遭610迫害,被單位開除)政治處聯繫一下,讓他去上班。」父親和哥哥一聽可以上班肯定高興,下班回家就要我到派出所報到。

我一聽就知道惡人又想迫害我,分析給他們聽:「我被迫害時,他們怎麼沒留我工作,一年多了,突然想起為我解決工作問題,我又沒有給他們甚麼好處,現在的公安沒好處的事會去做嗎?我不會去派出所的。」家人聽後覺得有道理,同意了我的決定。

當天下午,惡人見我沒去派出所,又授意父親單位保衛科找父親說了很多,甚麼練法輪功的不能開除,單位不給恢復工作,可以去上訪、告他們,連市委書記都會免職……最後說了一句:「做一下你兒子的思想工作,要他去派出所報個到。」父親回來後告訴我:「他們說的很好,你就去一下派出所,只是恢復你的工作是個好事,怎麼還要我做你的思想工作,好奇怪。」我告訴父親不要信他們的鬼話。

第二天,我聯繫好兩天後到外地打工,告訴母親這幾天不管是公安局還是派出所打電話找我,都說我出去了或不知道哪去了。第三天(2005年10月16日,星期日),早上8點過幾分,我家電話響了,母親以為她同學來電話馬上接了。我在衛生間聽到母親叫我接電話,說是原單位一個和我很要好的同事。我接了電話,他說:我在你家樓下,你下來一下。

我下了樓,上車一看,派出所的副所長、原單位一領導在車上。沒說別的,直接告訴我:「市裏舉辦一個學習班,是關於法輪功的,要你去一下,為期兩個月。」我說:「甚麼鬼學習班,我沒時間去。」他們要我自己跟領導說一下,我說你們轉告一下就可以了。我要了一個主管這件事領導的電話就上樓了。上樓打了領導的電話,告訴他我不會去甚麼所謂的「學習班」。他說:「不去不行,市裏安排的。」我還沒來的及發正念他就掛了。

我對母親說:「他們知道我不會接他們的電話,就要我以前的好朋友打電話。」母親說:「沒想到他們會這樣做,知道自己見不了人,要好朋友來騙人。」我又對父親說:「他們是騙你的,現在來要我去參加洗腦班。這下你知道他們的邪惡了吧。」父親說:「哎呀呀!這下我相信你說的了,他們太壞了,太做的出了。」母親也說:「洗腦班去不得,會把人整死、整瘋。」說完後我就到我房間發正念,母親告訴我,單位的車子走了。過了五分鐘,母親驚慌的跑進我房間說:「來了兩輛警車和一輛吉普車。」我告訴家人不要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電話不要接,門不開,不理他們。決不讓他們進這個家門。

我也感覺到另外空間的邪惡了,人心也出來了,還是有點緊張,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管著我,邪惡動不了我。師父新經文「邪惡瘋狂不迷途 除惡只當把塵拂」(《志不退》)也在我腦中出現,越發正念我越靜,感覺我很高大,邪惡很小。大約半個小時後,母親又告訴我車子都走了。其間電話和門鈴響個不停,我不受他們的干擾,平靜的發正念。

我所居住的小區只有一個出口,我認為惡人在耍詭計,想等我出門時綁架我,就不停的發正念,母親在小區門口看了多次沒發現甚麼異常,到晚上十點鐘我拿了行李離開家外出打工。後來父親告訴我惡人再沒來找過我。

本地大法弟子發出強大的正念,洗腦班也於第八天解體了。

我以前沒有經歷過這種事,從沒想過惡人會來綁架我,說明我有漏了,這段時間不精進,讓邪惡鑽空子了。但我憑著信師信法,邪惡就這樣清除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同修們,當我們正念足,按師父說的做時,邪惡真的甚麼也不是。

以前我給父親講法輪功真象,講共產黨怎麼壞,他都反對我,說我搞政治,說他幾十年的黨齡了不聽我的。我一直不知怎麼把《九評共產黨》給他看,只是對他說《九評共產黨》裏的內容。開始我守不住心性時,我的講真象就變成了我們的爭吵,我意識到不能被他的人心帶動後,他也慢慢安靜下來,好像我們沒有吵過一樣。但他被共產邪靈毒害很深,總是說:「我知道法輪功洪傳世界,但中國是中國,國外是國外……」等等。我就不與他說了,以後每次發正念都帶上一念,「解體干擾父親明白真象的邪惡及共產邪靈。」這段時間父親也比以前好多了。這下邪惡表現在他面前了,不信也得信了,當天晚上高密度發正念後我把《九評共產黨》給了父親,對他說:「我不是搞甚麼政治,也不是反對誰,誰當政也不關我的事,但是我們被迫害了,當然要你明白怎麼回事,你說的開卷有益,你就看一下這本書,可能你剛開始會感覺是反黨,那是因為你不好的東西沒清除,你不要管,把書看完,結合你自己經歷過的想一想,是不是那麼回事。你不能稀裏糊塗的當了陪葬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