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黨幾年來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7日】我是98年11月喜得大法的,知道了當人不是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所以我在我母親的帶動下學法煉功。就在我學法煉功不到一週,有天早晨,我似醒非醒的時候看到一雙大手從我小腹部位捧出了一大捧東西扔了,同時又在我後背抻了一下,我一下子醒過來,悟到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因為我經常不能坐涼的地方,一坐涼地方就小腹脹痛,還有後背頸椎骨質增生。從那以後我一切不良症狀都好了,高血壓也好了。我知道這不是一般的功法,這是修煉的法,我決心實修。從此天天到煉功點上和大家一起學法煉功,心裏特別幸福高興。

可是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廣播電視開始造謠、誣陷師父和大法,我看到電視的謊言心裏非常痛苦難過,心想這麼好的大法怎麼不讓煉。我沒有聽信謊言,我知道大法就是真理,我逢人就說電視在造謠,大法是教人做好人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煉做一個更好的人,從此街道、辦事處、派出所、單位,都來找我,不讓我煉,收書我沒給他們。原來幸福的家庭被他們攪擾的不得安寧,有一次派出所把我找去,問我煉不煉,我說煉,又問我怎麼看法,我說還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一個惡警用紙做了一個牌子寫上我的名字說是×教,叫我帶上,我義正辭嚴的說你不要污辱我師父,惡警再也沒話說了,就這樣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還有一次惡警又把我找去,因為我在同修家抄經文被壞人舉報,惡警把我丈夫也找去,並且威脅我說:「你要是還煉,你丈夫就下崗,還有你大伯哥也得下崗,他們都是國家幹部,你大伯哥還是武裝部長,管槍支彈藥,你丈夫是警察,還有你孩子上不了大學,都是你牽連的。」我說:「我修煉是做好人,我怎麼能牽連著他們呢?」他們說:因為江氏集團不讓煉,你煉就牽連他們了,我說:不要緊,如果是那樣他們可以和我劃清界限。因為我學法不深就這樣說了,他們一看說服不了我,因為天快黑了他們著急下班,就對我丈夫說「你把她帶回去,說說她。」就這樣我又回來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我。

因為我是個膽子小的人,從小就不敢在班幹部面前說話,這是大法給了我智慧。2001年夏天因為發真相資料被壞人舉報,派出所又把我找去,問我資料從哪來的,我沒說,他們說我們都知道資料是誰給的,只要你點個頭你就可以回去了。我沒聽,我說這個是我做的,你們不要迫害別人。他們說那我們給你照相交拘留所,我說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能牽連別人,我又給他們講了真相,他們最後說那你回去吧。我知道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2002年5月4日我們住的街道有大法弟子來發真相資料,派出所長領著惡警又到我家來,因我沒在家他把丈夫找去,到我家把師父《北美巡迴講法》的經文拿走了,又到班上找到了我,問我昨晚上是誰發的資料,我說不知道,又問這本書是從哪來的我也沒告訴他們,他們說你不說清楚就沒完,叫我下午到派出所去,我沒去。晚上6點多鐘我去了,他們說你先回去。因為當時學法不精,心想我也沒做壞事,我怕甚麼。一連十來天沒有動靜,我心裏感覺有點不對勁,就在02年5月16日我在上班路上被綁架到洗腦班。

洗腦班裏綁架了20多個大法弟子,我們開始絕食抗議。惡警看我們絕食好幾天,就把大法弟子叫去開始灌食。7、8個人按住大法弟子灌食,不吃就打,一天到晚看誣陷大法的錄像,看完了讓我們寫體會,我們就揭露天安門自焚是假的等等;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祛病健身。我以前血壓高、骨質增生、子宮肌瘤都煉好了,是師父救了我,你們難道還要把我們轉化成壞人嗎?就這樣每天都強迫我們看,叫我們寫,還用各種卑鄙的手段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用電棍電、抓頭髮往牆上撞,拳打腳踢,打耳光子……我被打的口吐鮮血。開始他們不讓家屬來看,後來他們發現家屬能幫他們勸解大法弟子,他們就利用親情叫家屬來勸解,還挑唆家屬不聽就揍,有的家屬就聽信他們的也來打大法弟子。不管邪惡怎麼迫害,大法弟子都堅定不寫,就這樣過了一個月零五天,惡警一看沒有辦法,就說一個月不轉化,兩個月,兩個月不轉化,半年。

就在這天晚上,惡警對我們說「上邊下命令了,今天晚上開始不分晝夜輪流審訊,不寫打死算自殺。就這樣把大法弟子輪批送往治保科,那是專門打勞教犯的地方。把大法弟子帶到那裏後大打出手,用電棍電,拳打腳踢,用各種殘酷手段折磨大法弟子,最後因精神上承受不住違心的寫了三書。在回去的路上,我感到腰部像兩個火團一樣的東西打進來了,吱吱的痛,我想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來迫害我了。回到宿舍天快亮了,一夜沒睡,第二天惡警沒放我們,怕外人看到大法弟子身上有傷不能走路,第三天才放我們回去。

大法弟子在監獄前說能上網的把這裏的邪惡揭露出來,並嚴正聲明強化洗腦作廢。又過了兩個多月,9月3日晚惡警又闖入我家,把我家翻了個底朝上,把我的所有大法書都搶走了,並把我帶進了派出所,靠牆銬了一夜,第二天問我都和誰聯繫,我沒有配合他們。他們下午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我看到了在洗腦班裏的同修多數被抓了回來,這時才知道是因為我們發表了聲明才被抓。在看守所裏邪惡之徒讓我們縫手套,空氣十分不好,有一天我突然感覺腹痛難忍,一摸肚子裏有一個像拳頭大的一個包,我知道這是邪惡強加給我的,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發正念鏟除,因為師父已經給我淨化了身體。和同修一到點就發正念。十六大到了,管教說看看過了十六大能不能放大法弟子。十六大過去了,江氏流氓集團和某黨互相勾結,繼續迫害大法弟子。

11月21日我們7名大法弟子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惡警非法勞教我兩年,我在車上一邊走一邊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走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路,正念正行救度眾生,一路發到馬三家。到了馬三家醫院檢查身體因血壓高沒收我,我知道這是偉大的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回家後惡警向家人要了3000元錢做取保。我回家後就投入了講真相揭露邪惡的洪流中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