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堂堂正正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3日】我修煉快九年了,很多地方還做得不好。在此交流我在做三件事上的修煉體會,拋磚引玉,也希望這樣的交流能幫助我徹底實修,同化真、善、忍。

─、初入門

我是97年1月20日喜得大法的,真是愛不釋手的天天看,卻20天也沒看完一遍。因為以前學過亂七八糟的氣功,干擾太大,一頁書沒看完,能睡六覺,看了些甚麼一點也不知道。師父給我調整大腦後,把一切不好東西全清理了,幾種病一掃光。我開始認真的學煉。但是,自身基礎打的不好,實修時間太少,煉了三、四個月,後因人心太重,忙於工作就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直到99年1月1日才開始做到風雨無阻、雷打不動的學法煉功。

二、一個不動制萬動

在腥風血雨的迫害中,漫天橫飛的謠言四起,歇斯底里的誹謗中傷,我對大法、對師尊沒有半點懷疑和猶豫。在家人、親朋、同事、公安和企業領導面前,都是理直氣壯、堂堂正正的要修煉法輪功。99年4.25以後,惡黨出爾反爾的亂造謠,有些人害怕了。我丈夫回家說:「你別煉法輪功了,上面要求黨幹、軍警人員不准煉。」我說:「我煉功以後是好還是壞,你沒看到嗎?人家說啥你就信。」他說:「要煉在家偷著煉,不准出去煉。」我說:「貪污腐敗的都滿街晃。我又沒幹半點丟人事,我憑甚麼不敢出去煉功?」他說;「人家不讓!」(他是企業黨政兩辦主任,常接待縣、市迫害法輪功的人,自覺壓力很大。後來他也告訴我了一些消息,他也很煩那些人。)我決心不可動搖,他再也沒答理我,就一直堅持集體學法煉功到7.20。

迫害剛開始,警察來找我讓交書、寫「保證」。我堅決不配合,書不交,「保證」也不寫,理直氣壯的講法輪大法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講我自身受益、講迫害法輪大法是錯誤的,政府宣傳在斷章取義、造謠中傷、愚弄百姓,毫無道理,一直講了五十多分鐘。他們也沒插上幾句話。最後他說:「好,就在家煉吧,別超過三個人。」我說:「三個、四個老頭、老太太在一起煉煉功怎麼啦?它的江山就倒了?它的椅子就坐不住了?那是它不配、它自己心虛拿老百姓撒甚麼氣?」警察說:「你不寫保證我們交不了差。」我說:「我煉法輪功沒有錯,不向任何人保證甚麼,我也不是為了你們交差活著的,你們回去說,某某說了,她沒犯你們手裏,你們少來騷擾她。」警察機械的站起來走了出去。丈夫回來說警察彙報局黨委了,書記找他說讓我別再犟。我說:「你不用聽誰也不會寫。」

2001年4月29日晚出去粘貼自製標語,被非法抓到縣看守所,每次非法提審前,我就背《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頓覺身體高大,臉不變色心不跳,回答問題不用思考張嘴即來,對答如流、有理有據(這時念一正修好的那面發揮作用了,師父在加持我)。警察氣的說:「你看你那囂張樣,好像法輪功能平反似的。」我說:「這事你說的不算,我說的也不算,看天意吧。」接著就講法輪大法的好處,我為甚麼要洪法,為甚麼要修煉到底等等。他說:「行,你是咱縣頭一號。」我說:「謝謝恭維,頭一號不敢當,我修的不好。連腿還沒雙盤上呢,你放我回去修個頭一號,你看看是啥樣的。」他說:「你的情況我們了解,你是個頭。」我說:「我們沒有頭,你說頭也不好使。」他說:「你總得給我們說出三個、五個煉法輪功的吧?」我說:「那不可能!」

我被非法判勞教一年監外執行。回家後,當地警察打電話讓我去一趟,我想去就去,無所謂(對邪惡認識不足),去了一聽讓按手印、寫「保證」建檔案。才想起來堅決不配合,又開始講法輪大法怎麼好,迫害就是錯的等。他說:「你不寫『保證』,明天還去勞教。」我說:「隨便,無所謂。」(馬上想到不對)又大聲說:「你們說的不算!我師父說的算。我就不寫『保證』,也不去勞教。走!」站起來就走。他大聲說:「不准走!」「我就走!」他又喊:「站住!」我也喊:「我就不站住!」就這樣我在他們三人面前昂首挺胸的走下四樓,回家去了。

2002年惡黨又非法定性,強迫基層組織迫害大法弟子。局長和黨委書記找我談話,我背著《大覺》「歷盡萬般苦,兩腳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橫空立巨佛。」我來了,頓覺身體無比高大,他們的門都顯的很小。我一進門說:「局長找我?」他說:「進屋坐,身體挺好,滿面紅光。」我說:「那當然好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身體當然好了。」他說:「怎麼還煉?」我說:「好,憑甚麼不煉?不好誰煉?」他說:「你得和黨保持一致。」我說:「黨就不犯錯誤啦?那三反五反平甚麼反,文化大革命撥甚麼亂,反甚麼正?」接下來從我的身體變化,4.25為甚麼上訪,7.20的造謠誹謗,自焚的造假誣陷,幾年來大法弟子就說了兩句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就成反動組織了?為這兩句話就能抓、壓、打千百萬人,憑甚麼?今天定性,明天定性,拿出證據來。它(江)斷章取義、造謠中傷,你們不知道,我們可是看過書的,真假能分不出來嗎?他無奈的說:「某某(指師父名)是……」我說:「你不要亂叫我師父的名字,不尊敬我師父不好,你坐這裏罵江澤民三天沒甚麼後果,它肉眼凡胎啥也不知道。我師父是來度人的隨便說不行。我師父說『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轉法輪》)所以我們真修弟子上億人修煉三天、五天就開始消業,很多病馬上就好了。我修的不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到第八天幾種病全好了,現在五年半了沒吃一片藥,沒有一點病。江澤民它能行嗎?它不是連自己都保不了嗎。對法輪功你千萬不要亂說話。再說,我們到底犯甚麼法了,非置於死地而後快呢?」他說:「你們別鬧事,亂寫亂撒傳單。」我說:「它不迫害我們,誰說甚麼啦?我們煉功身體好了,非不讓煉功還沒收書、又逼著寫這個寫那個,不讓學法煉功。不是要我們命嗎?我們上北京用親身體會說句真話是相信政府能為人民做主,才去反映情況的,就抓、就打、就押、就罰、就勞教、就判刑,這合理嗎?怎麼打人還不讓問個為甚麼?還不讓人說不是那麼回事?殺人犯還有申辯權,打法輪功還不准律師為我們辯護,這是甚麼道理?調動軍警特、調動各級黨政機關、還收買別人來看著管著我們。我們到底傷害誰了?我們撒傳單是讓民眾明白真相,不要對無辜的修煉人犯罪,將來是要清還的。你們讓人說話天塌不下來,讓民眾來評判嘛,不讓說還不讓寫,算啥事?你讓說,我們也不撒不貼,又費錢又費力的。咱們可以公開辯論。你們要想評對錯,先看三遍《轉法輪》。」他無可奈何的說:「你來了一次,總得表個態度吧?」我說:「腦袋掉十次,堅修大法的心決不變!」他若有所思的說:「叫你這麼說,我還真想看看《轉法輪》。」我說:「你看完三遍以後,咱倆再談,你現在是道聽途說,沒法談。」當時談話很平和,他們聽的也很認真,就這樣談了兩個半小時。

2004年11月份單位找我去說:「要搞『保先』運動了,黨員煉法輪功必須寫『五書』,不然開除黨籍或留黨查看兩年。」(那時還不知『九評』)我說:「讓我寫『五書』決不可能!也不用查看了。直接開除就是,無所謂。」(當時我總說「無所謂」、「隨便」,現在看來也是承認了邪惡)接下來就是講真相,他們只是靜靜的聽一言不發。後來,局紀委和政法委又來找我,我同上次一樣態度,最後說:「開除黨籍無所謂,我照樣是好人,我在你們任何人面前都昂首挺胸、頂天立地、堂堂正正,我上對得起天、下對得起地、中間對得起老百姓,只有法輪大法才讓我知道人為甚麼活著,才讓我真正是一個好人,開除黨籍無所謂。」(當時要是知道《九評》,我直接表態,自己退出多好。)

我體會到只要「念一正 惡就垮」(《怕啥》),惡黨的一切都是見不得陽光的,江××的卑鄙手段更是不堪一擊。「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師父的法理就是千真萬確的制勝法寶。我們面前的眾生都是被魔頭和惡黨矇蔽著、強迫著在作惡的,師父慈悲他們,我們就要講清真相救度他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做好三件事。在這些事情中我雖然有正念,但語氣不太祥和,慈悲心不夠,沒有起到更好的救度人的效果。

在整個迫害中,我雖然能保持正念,甚至平時誰問我忙甚麼呢?我都連忙說學法煉功呢,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的修煉,在三歲小孩面前也不能含糊。六年多裏,在邪惡面前我沒有半點動搖,可是去不淨的人心,重重的情還是讓我犯了一次大錯誤。在看守所裏親朋好友和同事去看我、勸我別在這遭罪了,我看她們不明白真相亂說話,就後悔沒給她們講清真相。我去被非法勞教了他們怎麼得救?都淘汰了怎麼辦?我執著正法結束時間,動了人心。不行,必須救了她們以後,再怎麼樣都行。就用人的辦法處理問題了,玩文字遊戲,寫假「保證」、假「悔過書」,想著既不傷害師父也不傷害大法,先混出去。所以這邊寫了假「保證」,那邊就寫嚴正聲明,我犯了大錯。

回來後,抓緊一切機會講真相救人,走在大街上別人不好意思問我「蹲大獄」的事。我主動說,我「蹲監獄」才回來,特意提這個茬開始講真相。一下子大家把我當新聞傳開了,不出三天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為甚麼被抓,回來以後更堅定。壞人看著,說我更『囂張』了,就向縣公安局舉報說:「某某更不老實了。」縣裏說:「她,不用說,我們也知道她老實不了。」

我更加積極主動的做救人的事。一次中午我取資料回來,一手拎一個大包,看見地上有被邪惡撕下的大法標語,我想我還得貼上去,就非常艱難的一張一張的去貼(一手拿著包不方便)。一個警察看見了,過後他對別人說:「某某蹲監獄回來更厲害了,大白天拎著兩大包東西,還滿街貼呢,我沒法把臉轉一邊,等她走了,我才走。你告訴她注意點。」這個警察就是政保科迫害法輪功的(他們也不願抓修煉人)。但是,寫假保證這件事不管我怎麼彌補,畢竟是犯了一次大錯,這就是我沒有正念的一次教訓,就是沒有完全放下名利情,沒有修到金剛不動堅如磐石的表現,就是沒有放下生死的一次真實寫照。

三、向內找向內修

修心性是我做的最差的一方面,在常人中我就是一個要強好勝、自信心很強的人。所以後天養成了很重視別人對自己的態度,常常自以為是、得理不饒人,一般人又瞧不起,說話語言尖刻、態度冷傲、沒有祥和的心態、沒有慈悲寬容的胸懷。遇到矛盾不向內找,只在表面問題的對錯上糾纏,固執己見、徘徊不前、錯過師尊慈悲安排我提高心性的機會。看到師尊《越最後越精進》的經文,我才冷靜找自己,發現所有的執著心都沒真正去掉,只是刮去了一層皮,真讓我既吃驚又後怕,再一想連那個後怕和失望我也不承認,只要還有一天時間,我就找出所有的執著(那個舊我)全部放下,只要還有一次機會,我也要徹底拋棄舊我,修出真我,做一個名副其實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以下兩點必須馬上做好。

1、與同修配合上表現不好。意見不統一時態度不冷靜,聽不進去批評意見,造成一段時間學法不靜心,被魔鑽了空子,誰的話也聽不進去。還反感別人說找自己的話。同修說:「這些事情是你對,但是你倆協調不好,就一定有你要修去的心,你要擴大容量,提高心性了。」我還不警覺,不服氣的說:「我擴大容量,她的錯誤就不存在了嗎?」就這樣不依不饒的糾纏不清,還感覺委屈的不行,陷入痛苦中不能自拔。對著師父法像痛哭流涕,真是對不起師父啊。都是自己那顆自以為是、證實自己、顯示自己的名利心,也就是一顆私心,這顆心不去怎麼能修成『做事先考慮別人的正法正覺』(《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呢?從今天開始,我不但不埋怨別人了,還得從心裏感謝那些給我提高心性機會的人。抓緊一切機會走好師父安排的人成神的修煉之路。

2、在家庭中也陷入困境。過去在家中都說我孝順、心眼好,對誰都細心關心,裏裏外外一把手、女強人。突然間都看我不順眼了,老人、孩子都埋怨我。我實在受不了了,那個委屈勁呀,強忍的心情很煩躁,後悔以前對他們太好了,都慣出毛病啦,以後不理他們。就沒想到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是讓我提高心性,加強『忍』字的修煉了。「真善忍」的『忍』字我始終沒做好。師父說:「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時候,可不管這件事情怨他還是怨你。只要你有這個心,他想盡辦法讓你出現矛盾,讓你認識到不足的這顆心」(《在歐洲法會上講法》)。我就是不往這上認識,現在想來就是一個情,就是太在乎別人的態度,有施恩圖報的虛榮心,有求別人善待的得失心。就是一個情、一個名、一個利的私心表現。

在大事上正念強能正念正行,在日常生活中、家庭瑣事上就當成人與人之間的事了,常居功自傲、不服別人的自以為是,怎麼能修出「慈悲能溶天地春」(《法正乾坤》)的境界呢?我與師父的要求差的太遠了。

總之,我很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所有執著都沒去根,今後要在最後機會中更加精進,徹底修出真我,拋棄一切舊我,拋棄一切後天形成的觀念。修成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請師尊放心。

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