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7日】我是96年得法的,在這十年當中,在摔摔打打中,在師父的多次呵護下走到了今天。

99年邪惡對大法弟子鋪天蓋地的迫害開始後,全國各地大法弟子都陸陸續續的走出來到北京上訪證實大法。2000年,我和本地區一個同修買了去北京的火車票,當時的人心還很多,在進站時被邪惡鑽了空子,被本地派出所把我們關了起來,深夜把我送到了女子收容所進行迫害。

當時收容所裏關押了很多大法弟子,我們在那裏每天吃不飽肚子,還要幹很多活,每天被迫做到深夜,當時環境非常邪惡,我們幹活時就背《洪吟》和師父的講法,清早起來煉功,裏面做操我們不做,就背法。

十五天後邪惡之徒將我轉關到本地封閉洗腦班關押,裏面被關了幾個本地同修,邪惡之徒不讓我們學法煉功,同時還監視我們,可是我們都不配合,一個月後把我放了。

回家以後,我覺得沒有實現自己的願望,還想去北京一趟,真正達到證實法的目地。年底我和本地區幾個同修共五人又買了上北京的火車票,一路上我不停的在背《洪吟》,就想這次一定要順利到達北京,要實現自己的心聲,整個行程中我都在背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很順利的到達北京,並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喊出了自己的心聲,我感到驚天動地一樣,真是忘我了,沒有甚麼可怕的。當時邪惡的警察像瘋狗似的撲向我們,甚至搶奪橫幅,有一個女警察來抓我,我說:「你別抓我,我沒有做錯。」結果她真的就不抓我了,我堂堂正正的回到家裏。

回家後沒幾天,正是12月28日本地區的大抓捕,抓走了很多大法弟子,其中也有我。當時本地區邪惡很猖狂,我們在一起共有60多人,我們不配合邪惡,一起學法切磋,大約被關了20多天我就被放了出來。

11月29日,本地居委會主任夥同610還有警察開著車子共有8人闖進了我家要帶我去洗腦班,當時遭到我家人拒絕,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邊發正念邊抵制,僵持了1個多小時,正是中午12點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時間,結果邪惡沒得逞,灰溜溜的開著車走了。但是邪惡不死心,610又派了很多人到單位去威脅我丈夫,不讓他上班,說甚麼把人找到了才讓上班。我被迫離家出走。

2005年10月11日上午,我在買菜的路上,居委會610還有街道辦事處的一夥人將我綁架到邪惡的洗腦班,它們將我拖上車時,我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多圍觀的世人都聽見了。

上了警車後我第一念就想:誰也別想轉化我,我還要堂堂正正的回來。到洗腦班的大門我不進去,不配合它們,我想它們抬不動我,結果真的抬不動,搞了好多人才把我抬進去。在那我呆了8天,我從不配合邪惡,心裏背法、發正念,我常常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我一定不會聽它們的,它們都是假的是邪惡的,請師父放心,我一定會做好的。」結果它們的陰謀總沒有得逞。

兩個女邪悟者對我胡言亂語,我很嚴肅的說你們這樣做對師父不敬,我不配合的。結果她們就不敢了。還有一個檢察院的人,她不准我講真相,我說:「你聽不聽是你的事,但是我不講不行,那我沒對你負責任,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在做好人。」後來她很愛聽我講。

到了第9天,我開始求師父:「師父,我不能在這裏呆了我要出去救度眾生啊。」後來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利用回家拿衣服之時,順利走脫。

以上經歷使我真正體會到修煉的嚴肅性。讓我們一起走好這最後的正法之路,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