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步的走好最後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5日】我是96年得法的弟子,能跟隨師父正法走到今天,全憑對師父的正信,自己走的路並不平穩,經常摔跟頭,雖然沒被抓過,但也在險境中徘徊過,在危難時刻,是師父的點化、呵護使我有驚無險的走過了很多魔難,也是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中的經驗、教訓啟悟了我,才使我走到今天。

師父每次講法都要求我們看書學法,我能按師父說的要求自己,靜心學法修心,受益匪淺。在99年7.20前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我抄了兩遍《轉法輪》,感到師父在給我加持能量,師父的話經常在我耳邊響起,雜念少,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心態平穩,看到天上一片星星從東向西移動,漸漸消失,……還有很多。在心性方面有時守不住心性,但很快悟到,通過學法很快歸正自己,是師父的法理抑制了我人的一面,使我倍感大法的神聖。

在發正念方面,全球4個時辰每天都能按時去做,很少錯過,平時講真相、發真相材料都事先發正念。在講清真相上,能大面積的和世人講,發真相材料,冬天一般出去兩次。有時覺得自己過去做很多了,在外給親戚家燒鍋爐、幹家務,不願天天出去,剩餘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師父的話又在我耳邊響起,「抓緊救度快講」,我毫不猶豫的出去了,在厚厚的冰雪上、公路、鐵路、鄉村道路兩旁寫「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每次出去都能講幾個人,平安而歸,使很多有緣人得救。

但也遇到過險境,被壞人舉報。在2005年5月中旬,我住的這家房子要出租,我要離開這裏,白天幫這家收拾東西,他們家人剛走,晚上唯有我一個人,一個聲音告訴我,此房要有大難趕快離開,當時我想,可能我講真相被人舉報了,我平靜的發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惡因素,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然後我把自己所有的大法書及錄音機、真相材料都歸好了,第二天這家人來電話告訴我:你趕快收拾好你的書,趕快走,要抓你。我聽了之後及時清理自己的空間場,發正念,快速的帶好自己早已準備好的背包,鎖好房門,騎車就走了,一路上還發了5、6份真相材料,只剩一份在手裏。我背師父的《洪吟(二)》「正神」、「正念正行」、「怕啥」。我沒有直接回家(因為3月份當地外來人口登記,我的身份證件當地有記載)。手裏有兒子鑰匙,到了兒子家學法、發正念,想躲避幾天。此時天目看見一條路橫在我前面,我很快悟到我不應該躲避。我把自己的想法跟兒子說,兒子也不讓我躲避,晚上9點多鐘兒子開車給我送回家。

第二天去早市買菜,繼續講真相,勸世人退黨團隊。熟人一講一般都退,然後利用整天的時間靜心學法。想起了網上同修的文章,在獄中每個整點發正念,正念正行闖出的事例,我也每個整點發正念。看見警車在那家,我連續一個星期這樣做。早上出去講真相,退黨團隊天天都有退的。大概一個星期左右,我見到了這家人,他們告訴我:你就差一點叫人抓走,你走後第二天去兩輛警車抓你,問我們和租房那家說有煉法輪功的沒有,我們都說不知道,然後就去大隊了。房主感到很神奇。我就給他講是師父保護了我,他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跡,都退出了過去加入的團組織。在緊要關頭,是師父的呵護、點化使我脫險。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師父發表了「越最後越精進」一文,看到「無論是修煉環境與世人的認識都在根本的改變著」,使我一振,我的修煉環境比過去寬鬆多了。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時間,讓周圍的人明白真相,穩步的走好最後的路,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