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自己的爭鬥心和害怕孤獨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師父好!
同修好!

我叫莎麗達(Sarita),住在瓜德魯普。

那是在四年前,我們這個區煉功點的負責人要搬家了,因為我們那兒煉功人不多,她很早就向我建議(在她走的前一年)接替她。事實上,其他那些和我們煉功的人也都要到別處去生活,大部份是要去外國。於是,在那個時期,我就成了唯一的一個從地理位置上講能夠固定下來負責這個煉功點的煉功人。

可是,那時我在工作上還是個新手,要花時間去學,在修煉上,我也是個初學者,那時我才開始修煉不到一年。由於我對自己缺少信心,所以對獨自承擔這個責任有些遲疑。其時,我知道一個煉功點存在的重要性,我也非常明白那時我是唯一的暫時能撐起這個地區煉功點的人選,於是,懷著無奈的感覺,我很不情願的答應下來了。

在此期間,也就是在那個負責人要走的前四個月的時候,新來一位女士定期的來煉功。那位負責人感到我不太積極,於是有一天她問這位新來的女士是否願意負責這個煉功點的事,她說行,並表示非常願意。可是我知道她除了工作之外,還要花很多時間參加一些其它的社會活動,因為擔心煉功點不能穩定下來,我立刻以肯定的口氣做出了反駁,說由我來負責這個煉功點。

事後想來,我的爭鬥心又出來了,還伴隨有很多其它的執著,比如讓別人看我有多好啊,還有隨時準備應戰別人等等,可是我這顆真正修煉大法的心卻不想這樣做。我一直有一種感受,經常是不情願的、被動的去幹事,而不是由我自己以一個修煉者的心態去選擇,去做。

也是在這時,我自願的承擔了一項給大紀元法文版查詢和寫文章的工作,加上我的教師工作,這些佔去了我很多的時間。我變的常常遲到,因為我在電腦前忙到最後一分鐘,在這方面我還缺少耐心,我不能及時停下手頭的工作,因為我想馬上做完,所以,我沒有把煉功點的活動是否要準時作為優先考慮,而總是希望在此之前先把工作做完等等,我只執著於結果而不注重過程。

關於我的同修,我們彼此都很熟悉,表面上看,我們相處的也很好,所以,當看到其他同修之間發生矛盾時,我們卻感到很驚訝,因為我們這裏看起來都很好。可是,我不自覺的還會因為她不能正常的去煉功點和每週的集體學法而在心裏責怪她。

知道她經常去參加其它的活動,我默默的繼續做著,並希望她能盡可能的多投入一些精力進來,以使我們能夠一起往前走。這仍然是對自己缺少信心,害怕孤單,這種害怕從幼年時期就有了,甚至更早的時候,現在也冒出來了。今天我明白了,對自己缺少信任,就是對師父和大法缺少信任。

還有,已經有三個月了,我感到有一種很強烈的、在內心深處的厭倦感,我受不了了,我向她坦承我一個人已經做夠了,她經常不來,而且很長時間了,我一直希望她能自己向我提出來在兩天的煉功時間裏,至少負責起一天的煉功。

我們做了一次長談,內容包括我們的想法、對彼此的理解。是這次談話讓我知道了她一直認為是我特別不想離開這個位置。這真令我驚訝!三年來,我們在一起修煉卻對彼此有著如此的誤解。

從我這方面來講,我知道我對她缺少信任,潛意識裏認為她沒有能力管好這個煉功點!多麼錯誤的觀念和發出了一個甚麼樣的思想!

我怎麼可以認定一個修煉大法的人有沒有能力去做證實法的事!

但是,在這次長談以後,我對她產生了埋怨情緒,執著於她對我應該有感激之情,我一直認為這兩年來,是我在輔導她,在帶著她,是我堅持把她帶進了這個修煉小組,她才能得以參加講清真相的活動……

我沒有意識到,我是想把她塞進一個模子裏,我生活的模子裏,也許是我害怕孤獨的執著心讓我這樣做的,我在潛意識裏想讓她陪伴我一同修煉,走一樣的路。

然而,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修煉的路。只有師父來決定,只有師父才知道誰可以走甚麼樣的路。

在認識到有這麼多的不足和這麼多的執著之後,我決定加強我的學法力度,只有加強學法才能改變這些不正確狀態,才能更好的同化真善忍。

(二零零六年法國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