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指引我在修煉路上前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家好!我叫Céline, 住在馬賽。我是二零零零年五月在瓜德魯普得法的。

當年,在一個武術節上,由於被中國舞劍吸引,我便跑去附近的一個展台,想找一張傳單把舞劍老師的電話號碼記下來。後來,和我在一起的朋友讓我看那張傳單上寫的將舉行氣功學習班的消息,那個功法正是法輪功。我當時對氣功毫無概念,所以就沒有去讀那張傳單,我只看見在傳單的第一頁下面寫著「免費」。這兩個字勾起了我的興趣。因為當時,我剛剛花了許多錢去參加了一個太極拳和另一個中國功法的學習班,但沒有甚麼收穫。我對自己說,反正不用花錢,那就去看看那氣功怎麼樣吧。

當時我一點不熟悉舉行學習班的那個街區。別人給了我地址,但上面沒有註明是哪棟樓。另外,停車場的進口非常不方便。雖然如此,我還是很快找到了目地地。我當時就感覺到好像有人在指引我。修煉後,我明白了是師父在指引著我。中國舞劍只是一個藉口,我後來也沒有去參加舞劍班,也沒有聯繫舞劍班的任何人。

那時,我是一個比較膽小的人,非常的內向。我不太說話也很少有笑容。因為緊張的原因,我老是感覺到心驚膽顫的。另外我也不太吃東西,吃的也不好。別人總說我的胃口和鳥的一般大。在那之前的一年中,我試了許多辦法來治療我手上的濕疹,醫生說這是由煩躁緊張引起的。雖然我有一切人們嚮往的,一位男友,一棟房子,一份工作,也經常出門旅行,但我總感到活的不自在,感覺這些物質的東西不能令我幸福,我缺少了最重要的。很久以來我一直在尋找一個答案:人生的意義何在?

在九天學習班結束的時候,我甚至沒有馬上注意到我的濕疹、鬧心、恐懼都消逝了。很快的,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變化:我不再膽小害羞,我變的有信心了起來。吃飯也有了胃口,笑容也多了,對生活也有了樂趣。大法為我帶來的比我想像的多的多,我深深的感覺到了安全感。我終於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宇宙的真理展現在了我的眼前。

醒悟

很快,我便開始參加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活動。心性考驗也緊隨而來。我沒能馬上覺察到,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我總執著自己的想法,因為我總想做事,所以經常想出許多主意來,也不去重視同修的看法。我沒有意識到我的極端行為,我說話的口氣也令他們感到不自在。我的自私心被暴露了出來。

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來看我。我對自己說,太好了,總算有機會和師父見面了,也可以請師父解答我所有的疑問。我覺的機會太難得了,我非常的激動。說了問候的話之後,很快,我就覺的不知道問甚麼了,我開始害怕自己的問題會很好笑。過了一會兒後,由於集中精神想該問些甚麼問題,我都沒發現那個「師父」在抽煙,又過了一會兒後,才發現香煙缸裏裝滿了煙頭。我便問他:「您為甚麼抽煙,您不是告訴我們這是要去的執著嗎?」他回答我說,這不是一回事。我立刻對自己說這個人不是師父。之後,他就馬上消逝了,我也夢醒了。

那天早上,我應該去參加一個講真相的活動,但是起床晚了。在準備出門的時候,我對自己說,這個假師父來干擾我,讓我遲到。那天晚些的時候,我把這個夢講給了一位同修聽。在講的過程中,我突然發現,其實那正反映了我的行為。我如此的執著自己,想做我要做的,都沒有察覺到周圍發生的事。由於害怕做錯事,我就不講話,也不提問題。我後來明白,這個被他人稱為是靦腆的性格,其實是我對成功的執著。我所認為的干擾,其實是我自己的執著造成的。

這個教訓是深刻的。每次回想起來,我都會提醒自己不要在講真相的時候顯示自己,應該多為他人著想。雖然如此,我的自私心還會時不時的,以不同的形式冒出來。比如,當我做錯一件事的時候,或者有人指出我缺點的時候,我不能立刻接受,總是不自覺的找理由來為自己辯解。

師父說:「人類固有的舊觀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維方法後,很難接受新的認識。真理出現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的產生一種排斥。」(《轉法輪》)師父提到了,新的科學發現對達爾文的進化論重新進行了評判,雖然如此,還有人由於他們固執的觀念不願接受。在六年的學法中,我從沒有注重這句話,依照師父說的這句話來做,而是直到上個星期,才真正明白過來。

對安逸的執著

一天,我開車去給中國學生送大紀元報紙,但找不到路。我應該對路線非常的熟悉,因為我已經給他們送了好幾年的報紙,每週一次。我在那街區兜了好幾個圈子,卻認不出路來。我開始急躁起來。好不容易認對了方向,一拐彎卻又開錯了路。我開始越來越急,而且時間已經很晚了,天開始暗了下來。但是,我越急,我就越在小路裏迷路。轉了好長一段時間後,我突然認出了一個熟悉的地方。但幾分鐘後我又迷了路。那時,我對我自己說,應該好好悟一悟了。我立刻開始向內找。

那天,由於我的心情不太好,我沒有按以往的安排早上去送報紙。而且,幾天前,我家地下車房被暴雨淹沒,我的汽車完全報了廢。一位朋友把他的車借給我,但是他的車已經很老了,沒有助力轉向系統,而且總會熄火。想到這兒,我突然明白,是我的安逸心在作怪,我根本沒有去想,我是上那兒幹甚麼去的,為甚麼去的。我還覺的是不得已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開始養成了許多習慣,也開始放鬆自己。那段時間,我在學法方面不太積極,由於有許多證實法的事情和日常生活中的事情要做,我開始掉入了常人的生活方式之中。

在向內找了後,我立刻找到了路,這樣我也總算完成了發送報紙的任務。在我向內找的時候,師父的一句話不停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不要變為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洛杉磯市講法》

學會和同修形成一體

最近,我參加了製作一份講真相材料的排版工作。這項任務使我暴露出了好幾個執著。起先,我們只有兩個人參與,我對同修提出的修改建議都持反感態度。每次要我修改的時候,我總感到是在接受命令,好像是被逼著去完成某個任務似的。在整整一個星期中,我每天晚上都在為這項任務工作,我開始發起了牢騷。實際上,這正反映出了我專橫的性格,同時,也暴露出了我的安逸心。在看見這些執著,去掉它們之後,我接受了所有應該做的修改,而且還有其他的同修參與進了這個項目,這也使我不用每天都工作到很晚。通過互聯網,我們還多了一組可以遠程和我們一起工作的同修,我們也有了不同的分工,每個人都有他的任務,但不是固定不變的。每個人根據個人的理解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見。當我在排版時遇見困難、開始急躁、有不好思想念頭的時候,我便往後退一步,放下手中的活兒,跑去學法。

通過學法,我悟到,工作結果或工作量,不能說明我們是否在講真相中得到了真正的提高。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我悟到,沒過好的關,也是師父為我在修煉道路上所準備的。在經文《走出死關》中,師父說道:「一個人走向神的修煉過程中,因為是人在修煉,不是神在修,那麼人在修煉過程中就一定會犯錯,就一定有過不好的關,當然也有犯大錯的。關鍵是認識到了能不能有決心去掉它。有決心走出來這才是修煉,這就是修煉。」

在此,我衷心感謝師父,感謝您在我的修煉道路上,用洪大的慈悲為我指引方向。我感謝所有的同修,感謝你們陪伴我一同走過了這段路。

(二零零六年法國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