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交流也要圓容好家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今日,我去一同修家,說起了昨晚他們集體交流,從下午五點多一直開到將近十一點還沒有要散會的樣子。她想到自己家裏還有一個上學的孩子需要照看,於是就起身回家。這時看到組織者滿臉不悅。雖然仍然回家了,看到今天她和我說起此事,感到還是不知對錯,認為是不是親情沒有放下。可確實家中只有一個孩子,第二天需要上早自習。孩子這麼晚了,因為她不回家,既不能關門,又不能睡覺。說到這裏,她表現出一臉的無奈。

我也經常參加同修們組織的集體交流,有時有的同修提前離開,別的同修就說:孩子都這麼大了,有甚麼不放心的?也是面帶不悅。有的同修堅持著,其間有的家人打來電話: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我看你別回來了,在那兒吧。顯然家人已經生氣了。有時有的同修家人外出不回來,家中沒事,到集體交流結束。走後有的同修說;這是她家沒人在家,如果有人在家,她早就走了。

看到這些現象,我是深有體會。前年的冬天,因為參加集體交流,我幾乎各點到處去。每次集體交流時間一般都是在晚上,其實緊湊的切磋的話,在十點左右就可以結束。可是每次都是拖到十一、二點,這時我的心裏就開始忐忑不安。因為家中只有妻子和孩子,特別是妻子膽子很小,有時看到我已經十一點多了還不回家,就到處打電話詢問,一直等到我回家,她懸著的心才放下。每次晚了回家,孩子也是睡不踏實,好等著給我開門。回到家中,妻子時常哭的跟淚人一樣。看到她那傷心的樣子,心裏很不是滋味。但是每次集體交流都是這樣的拉長時間。有幾次妻子對我大打出手:我去問問其他的煉功的,都是像你這樣的整夜不歸嗎?當時我想可能是情沒放下或干擾,我就發正念。以後妻子每天都在提心吊膽中度過,因為我擔心她會再不讓我出去,於是經常趁她不在家而偷偷溜走。於是妻子開始每天監視我的行蹤。一段時間,我曾經和她說:我一會就回來。她說:你要能早回來,我可以讓你出去,但是你那麼晚回家,我很擔心,你修煉的承受的了,我承受不了。有時還說些對法和師父不敬的話。當時我只是認為是干擾,根本沒有站在她的角度想問題。一段時間後,我深入的想:我這是救人還是在毀人?大法弟子口口聲聲的喊救人,可是給家人展現的卻是這樣。經常和自己在一起的家人對我們的做法都不理解甚至對法產生不敬,怎麼談的上救度他人?我這不是破壞法嗎?

實際上有的同修白天忙,有的同修晚上忙,情況各異。其實,集體交流不一定都在晚上,有的同修白天沒事,可以找白天沒事的同修交流切磋。有的同修晚上沒事可以找同樣情況的交流切磋。我也經常和同修們說:不是夫妻同修的家庭和夫妻都是修煉人的家庭不同,我們集體交流應該定好時間,按時散會,及時回家,避免常人在家的惦念和記掛。這樣家人會理解和支持的。

時間也不應隨意拉長,造成家人的擔心,給自己的修煉造成不應有的障礙。因此我和同修們在一起時,經常提醒同修:應該回家就回家,不要顧忌面子,不要和家人之間人為的製造矛盾。讓他們感到我們也是關心和理解他們的。確實有家庭事務需要處理,可以早走或我們再找時間交流。我們的修煉不就是修到時刻為他人考慮嗎?

走出私的誤區,先他後我。給世人展現的是我們大法弟子時時處處在為他人著想,從而正確的認識大法。大法弟子家人對法的誤解很大成度上是因為看到我們的所為而產生的。因此我們應該反觀自身:我們真的做到無私無我了嗎?我們做的符合法嗎?我們圓容法了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