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容好家庭,走好大法弟子修煉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個農村的大法弟子,有幸在一九九六年得遇大法。在近十年的修煉中,大法的威力,恩師的慈悲呵護,在生活中盡顯神奇。這也叫我更堅定的實修下去,也叫周圍的常人信服、敬佩。

在我剛開始修煉時,經歷了一些魔難,這是來自家庭的。我丈夫不煉功,那時他對我恨的不行,打罵不算,還在精神上折磨我,不讓我煉功、學法,不讓我和學法有關的人和事接觸,控制我的一切人身自由。有一次吃飯時,他將碗砍過來,碗打在我臉上,掉在炕上,我臉沒怎麼樣,碗也沒碎,他哼了一聲說,你還真有能量了,隨後便對我拳打腳踢,看我到底有沒有能量。

我立刻想起《轉法輪》<第四講>中所說:「你是個煉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標準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個理來要求你了吧。你是個修煉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層次上的東西嗎?那就得用高層次的理來要求你。」

還有一次,我剛從煉功場回來,他一拳打過來,正好打在我嘴上,鮮血立刻流了下來,我沒感到痛,只是有點麻,周圍的常人勸我吃點藥,打點滴,我說沒事。這樣我沒吃一片藥,也沒打過點滴,竟奇蹟般的好了,一點疤也沒留下,我知道這是恩師慈悲呵護,我才闖過這一關。

還有一年冬天的夜裏,天下著雪,他不讓我穿棉衣棉褲,就叫我出去,吼叫著:「我弄死你,幫你圓滿得了。」我光著腳、穿著單衣單褲站在雪地裏,我沒感覺天怎麼冷,雪怎麼涼,我藐視魔難,大法能把天地容了,大法弟子也能把寒冷溶化了,魔難就像一粒小小的塵埃,瞬間被溶化了,它在大法弟子面前甚麼也不是。大約過了兩三個鐘頭,他把我叫回房間,打開燈看凍沒凍壞,一看我沒怎麼樣,喪氣的說:「還真沒怎麼樣,上炕睡覺吧!」法是寬大的,在恩師慈悲呵護下,我又過了這關。

這是個人修煉的階段。我懂的這是生生世世的冤怨,是在過關。師父還為弟子承擔一些,自己也在還業,我沒理由不做好。

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大法弟子,那陣子我感到天要塌了一樣,村裏一次次找我。家裏就更瘋狂了,再加上身體消業,好像難特別大,我橫下一條心,煉,一定修煉下去,天塌了我也煉,甚麼也動搖不了我繼續煉下去的決心。

這時,我身體出現一次消業狀態,兩個門牙腫了一個包,越長越大,最後使整個臉都變形了,鼻子和臉形成一個平面,家人慌了,讓我打點滴。我說沒事,我是大法弟子,這不算甚麼。兒子說:「媽,你不打點滴那就吃點藥吧!要不你和電視劇裏《陽光燦爛豬八戒》裏的豬八戒一樣了。」恰巧婆婆來我家串門,看見我這樣也嚇一跳,竟認不出我來了,我安慰婆婆說沒事的,過幾天就好了。婆婆是個煉功人,她讓我向內找,是不是在心性上有問題了。

送走婆婆回來後,我開始向內找,同時發正念清除附在牙上的靈體。我剛靜下來,就看到另外空間一個淡黃色的靈體趴在牙這個部位上,它長著兩個黑米粒般的眼睛。我伸手把它抓住甩出很遠,它還是跑回去,趴在那一動不動,我一遍遍發正念清除它,它一點點的變小,最後被清除乾淨了。在人這邊的表現是長包的地方越來越小。第四天就好了,常人覺的不可思議,同時也感到這部法的神奇。

這是我身體上的狀況,精神上受到的壓力也很大。那時家中的環境也很緊張,村裏一找我,丈夫就越逼我。有一次,他拿菜刀把我逼到牆角問我,你還煉不煉了。我沒有回答,只是用眼睛看著他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迫害我的魔。他一刀砍下去,我把眼一閉甚麼也不想了,心一橫。他一刀砍在離我頭頂一寸高的牆上,一邊砍一邊喊:「我砍你功柱,我砍你功柱。」我一聽就笑了,煉這麼長時間的功了,自己都沒想到功柱不功柱的,原來魔是看到我另外空間的功柱了,它害怕了就利用家人逼我放棄大法。

通過這件事更增加了我信師信法的決心。同時我開始可憐他,他由於受中共謊言的欺騙而被魔利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後果怎麼樣呢?我開始努力學法、煉功、修正自己,少出一些漏洞。這些事情過去以後,我都在找自己的不足和執著。

《轉法輪》<第四講>中說的:「他要不給你製造這樣一個環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團和氣坐那兒就長功,哪有那個事啊?正因為他給你製造了這樣一個矛盾,產生了這樣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你從中能夠提高自己的心性,你這個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三得。你是個煉功人,你心性上來你功不就上來了嗎?一舉四得。你怎麼不應該感謝人家?你心裏真得好好謝謝人家的,確實是這樣的。」

我心裏真的感謝他,多年來幫我提高心性、消業、長功……可我卻對他抱有歉意,我暗下決心把他同化過來。我剛有這個念頭,他那邊又火了,說:「要麼離婚,要麼你就別煉了,我還弄不過你了。」這時我知道另外空間的魔是看到了我的心思,怕我把他同化過來。我默默的發正念,清除它,解體它,我堅信恩師慈悲,法能圓容一切。

最後他軟了,叫我幾歲的兒子跪在我面前求我,讓我放棄大法。我當時意識到魔又變招了,硬的不行又來軟的。我默默的發正念解體它。我默念:你不配一次次的考驗大法弟子。我沒有動搖。邪惡解體了,丈夫也軟下來了,坐在炕上搖著頭說:「真沒辦法了。」

我知道這次魔又敗下陣去了,不管軟硬都沒改變我堅定修煉的決心,我還照常學法、煉功。每當發正念時,我都加上一念,清除阻礙他得法的一切因素。在以後證實法的日子裏,他開始幫我掛條幅,送真相小冊子,也開始看《轉法輪》,背《洪吟》。他雖說做這些是為了保護我,但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清醒了,他是為法而來的。

最近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改變了他,有一次他在外邊喝酒回來,和我說一些當天發生的事。當我聽到他心態不正確時,我善意的告訴他,這些年來我一直有意識的引導他站在法理上看人、做事,讓他不修道已在道中。他聽後卻翻臉了,指著我罵。當時我正在看書,他抓過來就撕,一邊撕一邊喊:「找我來呀!我不怕。」我默默發正念解體他身後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

事情沒過幾天,他騎摩托車出門,被一輛四輪車給撞了,摔出去二十多米遠,當時正是村裏給安電表,在場的有幾十人,人們嚇呆了不敢上前,膽小的還往後跑。人們小聲議論,不知撞甚麼樣呢?這時他起來摸摸臉沒有血,活動活動身體沒撞壞,可一看車子撞沒形了。回家後他有所感悟,前幾天說錯話了,事也做的太過了。他試探的問我,你說我咋出這事呢?還沒啥事。我說:大法是慈悲與威嚴同在的,你生氣時不控制點自己,還敢甚麼都說,把書也撕了,這是給你一次教訓,因為你平時為講真相做過很多事,常人做證實大法的事是有福報的,是師父慈悲又給你一次機會。

從此以後,他變了,開始尊師敬法了。事後有人問他,你煉法輪功吧?他坦然的回答:我煉啊!隨手摸出護身符說,要是沒有他,我早就那邊去了,法輪大法真好啊!聽到這些話我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一個生命懂的法好,並在洪法、證實法,他有光明的未來了。

還有一次,我和丈夫去親屬家串門,當時屋裏有幾個人嘮家常,其中小妹說生活怎麼苦啊,夫妻怎麼彆扭了。丈夫接過話題,從怎樣看待生活的苦和要用你的善念感化他人,怎樣歸正他人的不足。要把心放平和了,慈悲看人、做事等等。最後從脖子上摘下護身符,送給小妹說:「這是避邪的,你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福報。」然後又對小妹說:「你退隊了嗎?」她妹說,沒呢,你給我退了吧。在旁的幾個人都爭著退了。

在回來的路上,丈夫跟我說:沒白來吧!又救幾個。我問他護身符怎麼送人了,你捨的嗎?他說:「我懂的法好,還會背《洪吟》,有危險時我背《洪吟》,不戴也沒事,她可不一樣。我們不能把好的留給自己吧!」聽了這些話我流淚了,他醒了,我在心裏默念:恩師啊恩師,是您慈悲救度才讓生命在昇華,我感到天大了,花、草、樹木在笑,笑生命回歸的偉大。

以下一首詩是我丈夫在有過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覺醒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在一次夢中所見所悟而寫的:

夢境

身背大法輪,洪法滿乾坤。
惡人變善人,善人煉法輪。
修煉真善忍,將成佛道神。

這件事在沒寫前,我曾有一段時間為這件事生出歡喜心來了,在寫之前還在想寫還是不寫呢!最後還是下決心寫了出來,同時把歡喜心去掉。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