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師父的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我之所以要強調「我是師父的弟子」,是因為這對我的生命太重要了,真的是太重要了。宇宙之中有無量的眾生,可能夠成為師父的弟子,而且是助師正法的弟子的卻寥若晨星。而我就是這辰星中的一顆,這無疑是天大的造化,天大的福份。而且也只有堅信師父,才能正念正行,無愧師父的慈悲救度。

嚴格的說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得法修煉的,沒多久,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謊言鋪天蓋地,對師父對大法的中傷和詆毀是極其惡毒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瘋狂的,毫無人性的,無法無天的,大陸的大法弟子無一例外的被衝擊被迫害。我由於入門較晚,很少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幾乎很少有人知道我修煉法輪功。可是,我畢竟入門得法了,我知道了我是誰,我知道了我的生命為甚麼而存在。所以,我不能選擇沉默,我不能躲在家裏偷偷摸摸的修煉。我要光明正大的堂堂正正的修煉。我要讓所有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師父的弟子;跟隨師父修煉的是宇宙中最高的佛法──「真、善、忍」;師父領我們走的路是最正的路。所以我走了出來,要把事實的真相告訴所有認識的人。

面對親朋好友、同學同事、單位領導、政府官員、公安警察,凡是我能接觸到的,我都坦然的輕鬆的直截了當的告訴他們:我是法輪功的修煉者,我最有發言權,報紙上寫的,電視上演的都是假的。就我所知所能,我給他們擺事實,講道理,多數時候效果都不錯,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與此同時我的家被監控,我的電話被監聽,我被列為重點轉化對像,從副市長到區委書記,從省直工委到單位領導,從六一零到派出所,從街道辦事處到居民委,走馬燈似的出入我家找我談話,或以其它方式對我進行惡意騷擾和迫害。當時我就堅定一念:我是師父的弟子,誰也動不了我。

二零零零年,在邪黨舉辦的誹謗師父詆毀大法的展覽會上,我因在留言簿上簽字揭露它們的謊言而被公安扣押;當時知道去簽字面臨的是被抓、被關(後來我知道自己當時的想法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中反迫害,而沒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及其存在本身),可我不能不去,因為我是師父的弟子。我的使命就是助師正法,即使坐牢我也必須站出來。我帶著簡單的換洗衣物,來到展覽大廳留言處,寫下了一個大法弟子該說的話和必須要說的話,我被便衣警察圍在中間,攝像機直對著我拍錄,不僅錄人還錄下留言內容,我非常的坦然,沒有一點緊張,因為就在那一刻我真切的感覺到我就站在師父身邊,整個人完全被佛光籠罩著,在被扣押的十幾個小時裏真的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剛剛還在那吹鬍子瞪眼、蠻橫無禮的警察到我面前竟然客客氣氣,不僅讓座,還問我喝水嗎,一位市局的中年警察還笑呵呵的對我說:你們師父的《轉法輪》我也看了,法輪功是講緣份的。我說,看來你的福份也不淺,找個時間再多讀兩遍吧。我還對他們說,你們警察至少都應該讀三遍《轉法輪》,才能取得對法輪功的好與壞的初步發言權。他們問我讀幾遍了。我說:不好意思,因為我得法晚,才讀幾十遍,不過據我所知,有很多比我資歷、職稱還高的專家、教授都讀上百遍了。從始至終,我平心靜氣的講,警察認真的聽,彼此沒有對立情緒。當時社會上能正面了解大法的人不是很多,而不了解大法真相的卻大有人在,很多人誤以為煉法輪功的人多數是些封建迷信的、愚昧無知的、或是退休下崗的、生活不如意的,而我就是要告訴人們,修大法的人都是有善根有善緣的人;修大法的人都是有思想、有智慧的人。我感覺的到,他們是能聽的進去的。當市局電話催促給我辦理拘留手續時,他們竟用我講給他們的理由為我辯護,並抵制了拘留這件事。還對我說:監獄不是甚麼好地方,更不是你該呆的地方,你人好,家庭也好,工作也好,進那裏面就完了。好就在家裏煉吧。這件事我的體會是,因為我是師父的弟子,因為我站在法上,所以才能糾正不正確狀態。才能化險為夷。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非法綁架到黑龍江省戒毒所,被囚禁了四十個日日日夜夜,天天二十四小時在高壓下強行洗腦;吃喝拉撒都被監控著,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天天被那些企圖轉化我們的官員、警察和邪悟者包圍著,從一開始我就給自己定了一念:我永遠都是師父的弟子,甚麼都可以放棄,絕不放棄修煉。我也給他們定了一念,那就是放棄對我的「轉化」。不管誰來做我的工作,我都直言相告: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是不會和師父決裂的,我雖然得法比較晚,師父講的法有很多我還沒記住,有更多的法理我還沒悟到,但是我就記住了「真、善、忍」,這三個字已經印在了腦海裏,溶化在血液中。洗腦是沒有用的,除非你們割了我的頭,放了我的血,可是上天又沒賦予你們這個權力,所以你們就別白費勁了。後來他們果真不把我當作主攻目標了,對我的結論是:人很理智,思想頑固,不適合這種強行洗腦轉化的方式,因為越洗越堅定。

當洗腦班結束時轉化的可以回家,不轉化的留下來繼續第二期,而我竟被批准回家了,條件是比轉化的晚走一會兒,理由是不能讓轉化的人感到轉化的可以回家,而不轉化的照樣可以回家。我說只要我丈夫的車到我就立馬走人,這裏我一分鐘也不想多呆。後來我丈夫提前趕到,還抱著一籃子鮮花,洗腦班的負責人緊張的趕緊央求他把花籃放在車裏不要拿進去,說你怎麼像迎接凱旋的英雄似的。結果我比轉化的人先走一步。所以說修煉是超常的,甚麼事都不是人說了算的。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拘留;當時派出所的教導員威脅我說:法輪功學員的兒子是不允許出國留學的,你兒子剛好回國探親,我們只要向上報告一聲你兒子就走不了了。我當即就告訴他,你不能這麼做,你也絕對做不出這種缺德事。我的語氣非常肯定。他一下就愣在那裏,像被定住了似的,緩了緩神兒說:那是,那是,我怎麼能做那種缺德事。後來在要送我去拘留所時他又說:我也不願意送你進去,誰讓我今天值班呢,也只能我親自送你進去了。我當即又非常肯定的告訴他:你親自把我送進去,還得親自把我接回來。果不出所料,第七天就是他陪著我的家人去拘留所接的我,當時他感歎著說:讓你說著了,真的是我親自來接你,你還真挺神。之後他自己先聲明:你放心,不讓你寫三書。就這樣我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農曆新年前,我打電話找他,要求他們退還在我家抄走的師父法像,他有些為難,說先替我保管著,等過了風頭再還我。我說絕對不行,馬上就要過年了,我不能讓師父的法像鎖在你們的櫃子裏。他說:你想怎麼樣?我說:我要請回家來上香。他說:你這不是給我出難題嗎?我說:弟子要和師父一起過年這不是天經地義的嗎?再說了,站在你的角度看這不也是人之常情嗎?放心吧,丟不了你的烏紗帽。結果他真的把師父法像藏在懷裏送到我家。我很高興,我是替他高興。在這裏我要說的是我們大法弟子說出的話確實是有能量的,只要我們心正、念正,就可以把事情定在好的一面。可是我們往往有很多時候忽視這一點,遇事顧慮重重,說話思前想後,結果總是達不到我們想要的結果。其實這都是人心在作怪,使我們的話散失了能量,世間本來就沒有複雜的事情,只有複雜的人心,很多事情只有善惡、正反、好壞、對錯之分,我們只需要簡單而正確的選擇。不要人為的把事情複雜化。我們要的是神念而不是人心。在這方面我也是有切身感受的。

記得二零零一年的時候,我的家兩次被抄,第一次因發資料我被非法扣押在派出所,當時有六一零、分局、派出所三夥人去抄家,其中一個警察問我,你家有書嗎?我說有,他問放在哪?我說就在沙發的扶手上。(但後來我意識到其實我沒有必要告訴他,可以智慧的去做)緊接著我盯著他說:但是,你不能給我拿走。他睜大著眼睛看著我:為甚麼?我說:那是我的命。他猶豫一下然後悄聲說:又不是我一個人去,這麼多人,你又在大面兒上放著,我能不拿嗎?這樣吧,我這有不少從別人那抄來的書,將來再送你一本兒。我說:不行。他無奈的晃晃頭,抄家回來後他走到我身邊悄聲說:你的命我給你留家了。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避開那麼多雙眼睛而把《轉法輪》給我留下的。

第二次抄家時我正在做晚飯,一群警察突然破門而入,猝不及防。我急生一念,求師父保護,千萬別抄走大法的書。警察如同劫匪一般,穿著大皮鞋在房間裏橫衝直撞,犄角旮旯、地毯下、鞋殼裏,沒有翻不到的,他們翻,我就對著他們發正念。我的家有一面牆都是書,大法的書就在書架上,三撥警察輪流來翻,每個人都把《轉法輪》拿在手裏翻一遍,然後放一邊,直到走沒有一個人想起來把這本書拿走。他們大腦好像完全被控制了,就像電視出現白屏一樣,沒反應。可當警察翻我上班背的包時,我竟沒有守住正念而動了人心,包裏有一個三個指頭大小的小本本,是我抄寫師父的《洪吟》,上班路上看的。警察剛一拿,我條件反射似的伸手就搶,結果被惡警拿去當證據,這也是他們抄到的唯一證據。如果我一直守住正念心不動,這事就不會發生。因為堅定著神的正念,就不會有人的麻煩。雖然後來我以強大的正念否定了這次迫害,但這次的教訓是深刻的。

二零零二年十月,邪惡由於一直沒有達到轉化我的目地,又一次企圖綁架我去勞教,我的家被警察、警車包圍了兩天一夜,我與惡警門裏門外,一正一邪僵持了兩天一夜,驚動了方方面面很多人,公安局長、副局長全都出馬。顯然它們人多勢眾,靠人力我是弱者,所以我就靠正念、靠神力。師父說:「一個不動就制萬動」(《法輪佛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師父還說:「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是師父的弟子,行的是正道,修的是正法,我能一正壓百邪。而它們僅僅是被邪惡利用的工具而已。那一次我仍然是憑著對師父對法的正信,堅決抵制,拒不配合,最終在師父的加持保護下,邪惡草草收場,不了了之。

其實在這七年的正法修煉中,我和所有的同修一樣,有著很多方面的感受和領悟,最主要的一條就是信師信法。我最切身的體會就是信師多少,師父就給你多少。信法有多大,法的威力就有多大。我還悟道,有正信才能有正念,有正念才能有正行,有正行才能成正果。

回想七年走過的路,我的每一步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一步一步走過來的,雖說前方總是險象環生,但卻風光無限;雖說前行一步一難,但卻一步一層天。我知道我還有很多人心要修去,還有很多意識到和沒意識到的執著沒放,所以更要勤於學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師父安排的路,一路精進不停。

由於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