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神的一面復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底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一歲。經過七年多的正法修煉,在慈悲的師尊呵護下一路闖過來,有許許多多的感受。在大陸網上法會召開之前想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切磋,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讓神的一面復活

由於我們長期在世間形成的固有的一些觀念、人心,束縛了我們的手腳,讓我們神不起來。有了這麼一雙製造假相的眼睛,整個人掉在迷中來了,被它迷惑著,又很難自拔。師父在經文《人覺之分》中說:「何為人?情慾滿身。何為神?人心無存。」在《轉法輪》中師父指出:「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在這個大染缸裏一生做了不少壞事。修煉後,是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了出來。

通過不斷學法,我明白了甚麼是真修弟子,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使自己逐漸神起來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修到這一步的時候,你的身體所有細胞都被這種高能量物質給代替了,你想一想,你的身體還是五行構成的嗎?還是我們這個空間的物質嗎?」「不在時間場的範圍之內就不受時間的制約。另外空間它的時空概念和我們這邊都不一樣,它怎麼能制約另外空間的物質呢?」我明白了師父講的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一切,連舊勢力的存在都不承認的法理,我想我們不在這個空間了,這個空間的一切都制約不了我,邪惡迫害我,它不配,它也搆不著,我是神!

同時我也明白了師父給我們推到具有自己能保護自己的能力的位置上了。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說:「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用正念思考問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來,看誰敢來迫害你!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這是不是具備了保護自己的能力了?」「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護自己了。」我想自己就可以保護自己了,但必須達到標準。

明白了法理,我的心堅如磐石、堅不可摧。師父啊,您都已經講的這麼清楚了,誰還說不明白、不會修,我想那都是藉口。師父看的就是這顆心,自己能不能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場合,每時每刻都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把自己溶在法中,也就是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也就是神的一面在復活。

如果發出的每一念都是「神念」,這就是神,有時沒有做好,但馬上能意識到,心想:神能這樣做嗎?給未來能留下這個嗎?立即把不符合標準的念頭與自己分開,這不是我的,立即清除、馬上糾正、自己嚴格要求自己,不斷的提高昇華,這就是修煉。「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轉法輪》)我想我們發出的願望和想法一定要是正念、神念。

在證實法的過程中也出現了許多神跡,感受到大法的威力,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呵護著我、鼓勵著我,使我增加了信心。同修們一定也有同樣體會。比如:

(一)二零零零年農曆新年,大年初四晚,在出去做真相過程中因壞人跟蹤被非法抓到派出所,當時我心一點沒動,不停的講著真相。警察打算第二天將我送到區公安分局處理,派一個警察監視我,安排在二樓的一個房間裏。

第二天早晨四點鐘我在椅子上煉完靜功,我想:我不能呆在這裏,我還有我要做的事情,並發了一念:師父啊!把它們的眼睛、耳朵都封上,弟子要出去了。那時還不懂發正念。瞬間,坐在我對面一米多遠的警察打起盹來了,一會兒臉向後一揚竟打出呼嚕。我乘機走出房間,走到樓下,只見坐在門口把門的警察趴在桌子上,走到他身邊他一點反應也沒有──睡著了。我透過他身後的窗戶看到屋裏床上還睡了一個。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來,匯入正法洪流中去。

(二)師父提倡講真相要遍地開花,我在同修幫助下也建立了一個小資料點。在前年秋天的一個下午,我一進家,見衛生間地上擺著盆盆罐罐接水。我老伴說:「天棚下扣板裏的自來水管已鏽漏了。」我看到水順著扣板淌,導致多個地方滴水。她要找物業來看看給修理一下。

我想物業公司來人,我的機器就得停,這對我做資料是嚴重干擾。我是神,我要抑制住它,不允許它漏水。我讓我老伴把地上的盆盆罐罐收拾起來。她說:「行嗎?」我說:「行!」我發出強大的正念,並對漏水的地方向它講:「宇宙在正法中,你也是為大法來的,你不要干擾我救度眾生,你應該選擇一個好的未來。」這時水馬上就停了,一滴也沒有了。現在時隔二年了,再也沒有滴過。讓我老伴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三)發生在做真相設備上的神奇事情更多。在明慧網上大法弟子們也都介紹了不少。我真是深有體會,感觸多多。我認為它們都是為大法而來,都是法器,它們和我是一個整體。我學法、發正念、煉功都在它們跟前。有時我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給它們聽:「我們為著眾生而來,助師正法何懼下苦海……聽那普天的頌讚,萬古的機緣撒滿天地間。」它們真是好福氣啊!

它們也不負眾望,打印機打出的資料份數已超過常規三、四倍。有一次刻碟機四個口只有兩個工作,我問了同修,都說:「它們幹了這麼長時間了早就該換頭了,卸下來買幾個換上吧。」

我想大法是超常的,常人的理控制不了我的法器,因為我們不在這個空間,只能我們抑制它們。我撫摸著設備和它們交流:「我知道你們很辛苦,你們很了不起,你們有幸在正法這個偉大的時刻成為助師正法的法器,這是多大的榮耀啊!因為大法是超常的,你們也應該超常發揮。」再一開機,四個碟齊刷刷的出來了,把我感動的掉淚了。

現在它們都運轉的很好,因為我們是用心做。發資料的大法弟子說:「咱點的真相資料顏色正、乾淨、漂亮,複印的同修們都願要它們當樣子,咱做的碟都願作母碟用。」在這個環節生命要求我們做好。在此感謝同修們在明慧網上發表真相資料,通過你們辛勤勞動和付出的心血,提供的資料圖文並茂、內容豐富,真棒。像美麗的花朵開遍每一個角落,慈悲救度著眾生,給我們提供了方便。

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你們就是神,你們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鼓掌)真的是這樣啊。」對大法堅信,認為自己是神,那就是神,用人心想問題,那就是人,人神一念之差!我們都應該神起來。

二、紮紮實實學好法,溶在法中最安全

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指出:「再艱苦的環境、再忙的情況下,都不能忘了學法,一定要學法,因為那是你們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證。」「而為了使大家能夠修煉、能夠提高上來,那麼在這部法裏,我已經把使人能夠修煉提高上來的一切因素都貫穿在裏面了。只要你去學,甚麼問題都可以解決,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夠在法上去認識法,那就無所不能。」

我體會到,正行來自於正念,一切正念皆從法中來,每遇到甚麼事用法去衡量一下:法中怎麼說的,這是師父要的嗎?馬上就明晰。如果法理不清楚就失去了衡量的標準,錯也不知錯在哪裏,那不就順著舊勢力安排的路走了嗎?承認了,並在其魔難中去修。哪有安全可談。

前年有一次和同修在切磋時,她說:「快到『十一』了,聽公安內部消息說要抓大法弟子,明慧網已登出來了,咱們要注意安全,收拾收拾。」我說明慧網登出這消息是為了向世人揭露邪惡、曝光邪惡、解體邪惡,決不是讓我們聽到消息按照邪惡因素安排的路順著走。

我們大家高密度發正念,解體、化掉操控壞人幹壞事的舊勢力的邪惡因素,從根上解體它,救度被利用的眾生。有些東西是表面咋呼咋呼,它們甚麼也不是,這就看我們的心怎麼動。那同修聽後就問我:「你怎麼知道你發正念就有這麼大的作用?」我覺的他的話不對頭,我說:「我知道,因為師尊把這麼殊勝偉大的佛法神通賦予我們,師父覺的他的弟子行。師父都相信我們,你為甚麼還不相信自己呢?」

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

回去後我想主要是學法存在著問題,我讀明慧週刊中二百一十二期,一名北京學員寫的一篇文章《學好法是走正路的根本保證》,我覺的挺受啟發,他說:「自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六年多時間所發生的一切已經告訴我們作為大法中的修煉弟子,只有學好法,我們才能走正師尊給我們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只有學好法,我們才能在魔難面前、在過關的時候,在人心執著暴露的時候能認識到這些人心與執著並展現出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應有的正念,我們才能在世人面前、在等待我們救度的眾生面前展現出我們的祥和與慈悲。」

走過七年多的修煉路程,我真切的體會到師父給我的太多太多,這用宇宙的語言無法言表。我們在這條修煉路上也越走越精進了,越走越成熟了,學會了不斷用正念歸正著自己,努力做著證實法的三件事。

我和周圍的同修互相配合,大家互相提醒要「不漏一步,不留遺憾」。為了喚醒世人,我們在許多立交橋上掛大條幅,往大道兩邊的樹上甩小條幅,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教養院、看守所、洗腦班周圍近距離放高音喇叭,鼓勵同修、震懾邪惡,放飛帶大條幅的氫氣球,讓「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飄揚在我們城市的上空,往牆上噴、貼真相資料,發出的信有上萬封,其中有給司法部門的領導、被利用的惡警,利用特快專遞廣傳「九評」等。

我們將自己結餘的資金都用在法上,先後幫建了多個資料點,供同修耗材,給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二十多人送去新經文、衣物、生活費等。因為我們是整體,那兒不能沒有法。

總之,大法需要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在圓容著師父所要的,做的過程中,心態坦蕩、堂堂正正、不懼不怕,因為有師在、有法在,因為眾生得救才是第一位的。

我的心裏話是:不管我是大法弟子中三種人中的哪一種,也不管我修到哪個層次,我不想也不執著,我就鐵了心了跟師父走到最後,跟師父回家,做到無愧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無愧於未來!

感謝師尊給我們這次大陸法會交流機會,自己總結一下,能找出自己的不足,今後走的更好。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