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圓容了我的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當時婆婆身體不好剛剛做過兩次手術,一次是無創傷心臟擴張手術,一次是乳腺切除手術,給她本來就很弱的身體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還得化療,並且醫生對她身體能否好轉也不抱有希望。就在第二次手術後,一位親戚給她介紹了法輪大法。得法後師父給她淨化了身體,消去了很多業力。她也經常跟同修們一起學法、煉功。真是比學比修,共同精進,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大關。她面色紅潤、精神飽滿。不修煉的家人看到後,都為她高興,更使不修煉的家人驚嘆大法的神奇。有的幫著錄製師父的講法錄音,有的幫著複印資料,再也沒有了為求醫治病到處奔波的煩惱。

九九年七二零後,大法被惡毒的攻擊,許多大法弟子被抓、被打。家中也多次被騷擾和恐嚇。公公是經過多次政治運動的人,很清楚中共這些整人的招術,在邪惡恐怖和高壓下,他於二零零一年被迫放棄了修煉。我也在一次發放真相資料過程中被邪惡綁架。

這些迫害給婆婆心理造成了很大的打擊。由於當時對大法的認識上還是處於一種個人修煉的感性認識階段,雖然嘴上也在說:「我不承認迫害」。但始終沒能從理性上認識上來,難越積越大,師父一再的延長她的壽命,但由於邪惡的迫害,沒有了修煉人在一起的修煉環境,她終究沒能走過來,於二零零二年離開了人世。

當時我沒認識到,這是邪惡對修煉人的迫害。處於一種無可奈何的狀態。二零零四年初,幼子突然離開我們去世了。晴天霹靂,這個家一下子就像掉入了萬丈深淵。丈夫和公公已無生活的勇氣,對未來失去了希望,在兒子去世剛滿一個月就出去賃房住了,雖然暫時離開了這個環境,卻無法抹去心中的苦惱。休息日也是我們最痛苦的日子。

在那段時間裏,我時刻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多學法,牢記師父的教導:「做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修者自在其中》) 「那麼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那就是儘量的去抑制這些常人的心,儘量的使它不發揮作用,儘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儘量的在一切環境中,在一切發生的事情中,能夠做得堂堂正正的,寬容大度,能夠理解別人,能夠儘量的全面思考問題,那麼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會做得很好。」(《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我相信我家庭中發生的這些事都是有因緣關係的。雖然我還不清楚這些事的原因,但我相信師父講的話。我們遇到的事決不會與修煉無關,總有一天我會明白。在學法過程中,我的心漸漸平靜下來,理智的面對這一切,把干擾減小到最小。我也在不斷的找是我哪裏做的不好。

真是一關未平,一關又起。當我剛剛平靜下來,丈夫的承受能力達到了頂點。家中接二連三發生的事,加上邪惡對大法造謠、誣陷對他的毒害,使本來就是從表面認識大法的家人對我修大法更不理解了,他們說:「既然是一人得法全家受益,我們家為甚麼出現這麼多麻煩?」非要我放棄修煉做一個常人,否則,就離婚。好像這一切都是因我修大法造成的。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離婚是現代人變異觀念造成的、不負責任的表現,作為一個修煉人怎能隨意符合呢。我多次想把真相講清楚,卻越講憋勁越大。終於有一天他說:我們先分開吧。我想:也好,應該冷靜下來好好想一想了。就這樣我獨自一人回到了那個讓人傷感的家。此時我已沒有了怕和恨。

反思自己走過的路,只覺的自己對大法的法理理解的太少了,悟性差,才使問題變的複雜。因為「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磯市講法))我開始覺的對不住家人,特別是兒子,出生在大法洪傳之時,卻沒能引導他走入大法,失去了這萬古機緣。這不是我這個做母親的沒有盡到責任嗎?失去的已無法挽回,要珍惜現在每一個使眾生得救的機會,我要用正念、用大法賦予我的智慧和無邊的法力,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師父不承認舊勢力,我也不能承認舊勢力給我安排的這一切來針對我的修煉。

此時,我已清楚的認識到這是另外空間邪惡勢力對我的干擾和迫害。我再也不能只停留在個人修煉中,在它們給我安排的魔難中找自己。而是在找自己的同時,全面徹底的否定它。連它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認。決不允許它再利用任何形式來干擾、迫害我。

於是我又回到了他們身邊,當天晚上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清除另外空間操縱丈夫、破壞家庭環境的邪惡勢力,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同時告知丈夫明白的那一面,無論我們之間在歷史上有何恩怨,今天我在大法中修煉,你不要干擾我,一切都可以化解。因為:「大法盡解淵源」(《解大劫》)。就這樣一夜不停的發正念,在發正念過程中明顯的能感覺到另外空間的邪惡被清除掉。

第二天,他果然清醒的對我說:「從今以後,不再管你了,你願意學就學,願意煉就煉」。從此,徹底否定了邪惡企圖利用家庭環境對我的干擾和迫害,同時也為家人在正法中能夠正確擺放自己的位置而感到欣慰。

一年後,我們又添了一個健康、活潑、可愛的小寶寶,已滿週歲。家中又充滿了歡樂。我常和兒子一起經常聽師父講法。丈夫也在靜靜的聽,有一次他對我說:「你師父講的真好,是你做的不好。」「哦,」我說:「因為我還是修煉中的人,還有許多不好的人心在,不過,你看到後提出來,我會及時改正的。」

通過這件事,使我深深的感觸到:作為一個修煉的人,當你正念強,體悟到那一層法理的時候,一切都是師父在幫你化解、圓容了那些難。感謝師尊又給了我一個圓容的家庭,使我能夠在一個相對寬鬆的環境中做好我該做的一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