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過家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幾次拿起筆來,想把自己修煉中的小故事寫出來,但又覺得自己文化基礎差,表達不出來,在修煉中又沒做出甚麼大事來,寫了幾次的草稿又放在一邊。昨天看到明慧徵稿通知,再一次鼓足勇氣向明慧投稿,把自己在修煉路上碰到的一段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我九八年得法,在沒認識到是怎麼回事時,迫害就開始了,當時只知大法好,經常淚流滿面不知道如何做。我煉功後身體得以淨化,又生了個小女兒,整天看孩子做飯,完全過起了常人生活。後來我搬了家,經同修介紹,我找到了近處的煉功點。據說這個煉功點在迫害嚴重時也沒間斷過,她們學法煉功都很正常,我與她們相比拉開的距離太大了。在她們的幫助下,我認清了修煉的路和我的責任,很快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回憶這幾年的修煉經歷,時時都在師父慈悲的呵護、點化下走了過來。

從《九評》出來以後寫起吧。《九評》是讓中國大陸民眾認清邪黨的九把「利劍」,從而退出中共,選擇生命的未來。當我把《九評》拿回家,讓我愛人看時沒甚麼大反映,當我提出讓他退黨時。他氣的暴跳如雷。我清楚他是被邪惡操控,退黨刺到他身上的邪惡因素。在一次吃飯中我看他心情很好,我就像對其他眾生一樣,讓他明白我們的所為完全是為了眾生得救,沒有其它所求,把他心中的疑惑解開,他很情願的寫了退黨聲明。

事後我講真相他不表示支持也沒反對,漸漸的我把講真相救人的事在飯桌上講給一家人聽,他讓我注意安全,女兒說媽媽真了不起,有這樣的媽媽感到自豪。講真相中我愛人家務活幫我幹了不少。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安排,這時我就感到家庭環境開創出來了,沒意識到生了歡喜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一次我剛進家門,他就氣勢洶洶的胡說:「我叫你救人,我把你娘幾個都掐死,叫你自己都救不了自己」。憑著自己的修煉基礎和對法的堅信,我坐下就發正念,他一看更來氣了,拿了一條毛巾勒我的脖子,我想起了師父的話:「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我沒動心,他鬆開手出去了,過了一會兒又回來圍著我悄悄的轉圈,並沒有動我,而後洗澡去了。回來後我還在發正念,他的氣也就煙消雲散了。在後來的幾天裏他逼著我說今後不救人,否則沒完,我就是不說這句話,因為我已明白自己的使命。

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說:「人對神能做甚麼,如果沒有外來因素,人對神敢做甚麼?」

就這樣持續了一個星期也就過去了。後來我丈夫經常向我道歉,他說出我修煉後的變化和他們的間接受益,並說對不起師父,請師父原諒。過後我感到修煉是多麼嚴肅的大事,含糊不得,應時時的向內找,認真學法,不斷修正自己。

現在我感到修煉的路更清楚了,謝謝師父撥亮了我心中的明燈,我決心珍惜這萬古機緣,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做師父的合格弟子,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