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也要歸正自己的思想和行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9日】我家四個大法弟子,父親、母親、我及我的孩子。由於執著與人心,我與父母之間經常發生矛盾,又由於相互之間都沒有及時向內找或者找得不徹底,所以總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那天弟妹把衣服扔在媽家(我暫時住在那)讓我洗,雖然我有點意外,但還是痛快的答應了。過後一忙,就給忘了。轉過天弟弟回來不知怎麼提起這事,轉述媽媽的話說:「你二姐一天那麼忙,累得起早貪黑的,哪有時間洗,拿回去自己洗吧。」我對母親說,我都答應人家了,再讓人家拿回去多不好,放那我洗吧。媽媽一聽生氣了,「我一天給你們洗這洗那,不說幫我洗,還給別人洗,以後你家孩子的東西自己洗。」爸爸也附和著說:「拿家自己洗去,誰給洗呀,不照顧老人,還得老人伺候你們。」我的火一下就上來了,大聲說:「行了吧,你別說了,老人都不會當,還有你們那麼辦事的,一家人不往和了處。」

說完,就氣鼓鼓的出門跟弟弟去辦事,心裏還一直想父母還修大法的,這麼多年了還是這樣的心性,咋修的呢。心裏憋不住,就說了一些情緒的話,還自以為是覺得自己對,弟弟卻說:「得了吧,都像你一樣就都成了缺心眼了。」

弟弟跟我學前兩天妹妹從北京回來時,弟妹去陪著住兩天,洗衣服的時候媽媽不讓妹妹洗,讓弟妹洗,說妹妹洗不好,其實妹妹三十歲的人了,一直獨立在外邊,甚麼幹不好,這不就是偏心嗎?弟妹因此不高興,回家跟弟弟嘟噥,弄得弟弟也鬧心。我本來對這些事不在意的,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是不是這場「風波」也是因為有這個前因造成的。

因為心裏一直對父母抱著想法,心態也不好,回家一看爸爸在煉功,心裏也很不屑,正在做飯,燈忽然滅了。現在想起來,其實是師父提醒我要注意了。好容易弄亮,媽媽被吵醒了,她起來氣不平的跟我說,「你還當著弟弟的面說這說那,一點不知道裏外拐,讓你弟弟不有想法嗎?」聽這樣我心裏更氣了,本來做得就不對,還想讓人贊成啊,於是父母與我又吵了起來。那一刻亂極了,突然我清醒了,這是幹甚麼呢,我們都是修煉的人呢,怎麼能這樣呢。

我進屋關上門開始發正念,清除所有間隔大法弟子、干擾正法的一切邪惡。發了一陣後,我漸漸清醒了,我開始看到自己的問題,在這事中被後天觀念支配得如此理智不清還認識不到,不覺被邪惡鑽了空子,最終導致這種局面的出現。

在我們的意識中,父母好像一直就是這樣,家庭觀念特別重,只圍繞家裏這幾個人,連女婿、媳婦都當作外人不能同等對待。家裏人怎樣都行,對女婿、媳婦不是這不好,就是那看不上,還事事想參與,不按照媽媽說的做,媽媽就用最傷人的話罵自己的兒女。結婚之前我就曾因為受不了媽媽這種管教方式離家出走過。媽媽與自己的兄弟姐妹處得也不好,她自己總說自己付出最多,而別人都不理解、都沒良心。也許是我身在其中對母親的這種言行感受太深了,在我很小時就有了一種逆反心理,甚至產生過要與這種家庭決裂的想法。後來遇到了大法,雖然我還不能理解法的內涵,但是師父那溫和的話語、諄諄教導做好人的道理都是我從沒聽到的,我好像找到了真正的親人一樣,雖然不懂,卻毫不猶豫的要修。好像找到了彌補常人缺憾的好方法一樣,覺的師父和大法這麼好,這回我就聽師父的,就聽大法的,父母那一套更不聽了,好像是利用大法與父母在鬥氣,在對抗,而且找到了一個最理直氣壯的理由!

原來這才是我走入修煉的真正目地,尋找這種解脫家庭桎梏的途徑、追尋人生的自由與幸福。我的追求圓滿的心原來也出自這裏,哎!我修煉十年了今天才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利用大法,這是何等骯髒的心,何等之罪啊!

在這種後天觀念的支配下,不知不覺的帶著報復、對抗的心理,無論怎麼傷害他們,都覺得自己有理。同時也把父母的後天觀念當成了他們自己、並不斷在自己的思想中不自覺的加強它,無形中給同修之間造成了多少間隔和內耗,給大法和救度眾生造成多少損失啊!

就在我準備回自己家完成稿件時,正好丈夫也打電話催我回去洗衣服,我看到媽媽的臉色不好,思想中這不好的觀念又冒出來:你要走一定會挨罵的。這一次我清醒的分辨它不是自己,(但忘了分辨這不好的因素也不是媽媽)我發了一會正念拿上包準備走,媽媽刻薄的話還是說了出來,但這一次我想的是,還是我的念不夠正,場不夠純,不能更好的解體另外空間的邪惡,但我一定能去掉它!

在這個過程我找到了很多執著,顯示心、歡喜心,遇事不修自己,爭鬥心、逆反心,過份強調自己,善心不夠、忍做得更差。

當晚做了個夢:下了一場暴雨,在地上形成了一個大問號,一個聲音說,師父的慈悲真的不起作用嗎?然後看到一個同修唱著大法弟子歌曲講真相,我趴在桌上哭的非常傷心,為自己做不好而羞愧不已。早上起來打坐,外邊真的下起了暴雨,我心裏很難過。很久了,名利與安逸之心使我離法越來越遠,逐漸淡忘了自己的使命與來在世間的目地,虛度時光,師尊卻一再慈悲點化。晚上看到《明慧網》上寫一個小弟子看到自己一家來在世間之前與舊勢力簽約一事,這與我,與我的父母何其相似,舊勢力就是想讓我和我的父母在這種內耗中銷毀!我的不精進、求安逸這不都是正中邪惡下懷,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嗎?無論我和我的父母來在世上之前與舊勢力簽沒簽過約,都全部作廢,一定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從一思一念中歸正自己,不負師恩,不負眾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