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丈夫有了「外遇」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夏季得法,那時丈夫還和我一起看書,偶爾和我一起打坐。直到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以後(當時我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又被非法勒索一萬二千餘元),丈夫受邪黨矇蔽,開始反對我修煉。更由於我在家庭的環境中沒有修好,丈夫時而干擾。

今年春季開始,當我想要過關、而又不夠精進時,我發現丈夫又是滿嘴胡說:「我看某某和某某都是二婚,在一起過的挺好呢!離婚不也挺好的嗎!某某跟個大款挺行的!」等等烏七八糟的話。其實這是舊勢力的圈套,如果當時我就否定它,以後的事就不會發生。當時的我是順著它去想,丈夫這又是看上誰了。因為丈夫以前曾和別的女人有過越軌行為,被我堵在家裏。

當時我沒有把自己當成煉功人,我根本沒有去否定它,把自己當成了常人,用人的辦法處理這事。我開始順著舊勢力的安排,去查丈夫的衣袋、褲袋裏有無異物(所謂證據),手機裏儲存了甚麼不正常的信息或者相冊裏有誰,有甚麼特殊的電話號碼,錢夾裏有無別的東西。其實,這不就是求嗎?不就是求得「病」嗎?結果就「來病」了。

先是丈夫手機接到單位女同事的短信,那種口氣簡直就是妻子對丈夫的口氣。我和丈夫大吵了一頓。然後,丈夫手機相冊裏先後由少至多的拍下了那位女同事各種姿勢的照片。看到這些後,我當時沒能守住心性,心裏哆嗦著,但沒有發作。最後發展到丈夫錢夾裏的最表面一層居然夾著那位女士的照片,由於夾層小,還把照片進行了精心的修剪。

看到照片後,我心裏動了氣,不過還是想到自己是煉功人,沒急著把照片拿出來,也沒有跟丈夫吵。我先學法,學師父經文。於是有一天,我想我得勸善, 得忍,為他著想。我把照片從丈夫的錢夾中拿出來,心平氣和的勸他說:「做人呀,得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把心擺正,得堂堂正正。你想想,你的手機相冊和你的錢夾裏都放上你朋友妻子的照片,你怎麼向你的朋友交待,你把人家當成朋友了嗎?」我邊發正念邊說。他委實沒有了邪惡的支撐,老老實實。我接著說:「你是教師,你的所作所為,你的學生、你的同事都在看著你,他們會怎樣看待你,我會向你的同事、你的朋友曝光這一切的。」他急忙很害怕的說:「你想不想讓我在學校幹下去了?」我說:「我會讓你幹下去,路是你自己走出來的。」 他說:「 把照片給我吧,我把它毀了。」當著我的面,他把照片撕得粉碎。

這以後,我就想,我得歸正丈夫不正確的思想和行為。手機裏的照片一定能刪除。我試著翻了丈夫的手機,的確沒有了。丈夫也變了。不過,這以後我悟到,我動不動就想翻丈夫的錢夾和手機,這不是又求嗎?這不是疑心嗎?以後,我就再也不動他的甚麼東西了。我怎麼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呢?

但我還是在不純淨的思想下想曝光和抑制邪惡。我找了那個女教師,和她談了,但沒有正念,誤解了人家,帶著氣和人家講,根本沒有心思跟人家講真相。其實師父借她的嘴已經點我:「嫂子,你多想了,我們根本不可能!」現在想來,我在當時哪是大法弟子呀,那是為別人著想嗎?我還是好好學法吧。於是,師父給我安排了一個讓我提高心性的機會。可是矛盾來時不能馬上悟到啊!

不幾日,丈夫回來說他們學校要黃。我腦中閃了一念,黃了好,省得他和那個女的在一起。其實,就這一念,不還是沒放下那個心嗎?接著,很快學校就黃了。丈夫在學校黃的那天,把他們學校的二十多個學生領回家,辦一個供學生食宿的班,但需要到別處租房。我看丈夫很辛苦,想幫忙,晚上下班我就去了辦班地點。正巧碰上他和那個女教師正火熱朝天的做著菜,由於天熱丈夫還光著上身,看我去了馬上向我解釋。我為之所動,沒有了修煉人的寬容,生氣了,爭鬥心出來了,妒嫉心出來了。我心裏在想,幹嘛不和我一起辦班,說好的,跟我商量時也沒說和她辦,我也是老師,我哪不如她。但這些想法我沒說出來。我只是平淡的說:「那麼緊張幹啥?怎麼和她一起辦不跟我說一聲?」丈夫一再向我解釋,自己是科任,人家是班任,年輕,學生願意和她在一起,班任工作做得好,自己不會做別的出格的事,人家丈夫還跟著,等等。

回到家我開始求師父:師父啊,弟子錯了,我得過去啊,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能過去。我開始反省自己:為甚麼能促成這樣?不就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嗎?那麼是自己的甚麼心促成的呀?

我反覆看著師父《美國首都法會講法》,開始深挖自己的執著。這一挖嚇了我一大跳,好多好多自己認為沒有的心全出來了,這期間我看到了明慧網關於男女關係和婚姻問題的一些文章。我找到了許多隱藏很深的心。

妒嫉心:看到丈夫關心那位女士,自己就生氣。師父曾借丈夫的嘴點化過我:「我和嚴某好你妒嫉。」其實我明知道他指的好是男女普通朋友之間的關係,可我就是不願意丈夫對別的女人好,看人家年輕、漂亮、打扮入時,有才,我覺得她比我強,就生氣。其實一個常人怎麼能跟大法弟子比呢?

爭鬥心:非得和丈夫或那個女人比個你高我低,你錯我對,得我說了算,你得聽我的,總以為丈夫啥也不行,不如自己,我能成神。這樣的心能成神嗎?

還有狠心、恨心、怨心、不善的心:把邪惡的干擾和迫害當成了人(丈夫和那個女人)對我的迫害,沒有把他和她當成眾生,沒想救人。

疑心、怕心:此事不正是自己的疑心找來的嗎?怕人家有異常行為,按照假相懷疑,真是順著舊勢力的安排在走啊。

虛榮心:從人的表面看不如人家,非要強硬的找藉口讓人覺得我不差,放不下自我,自己明明是在懷疑人家,錯了也不許別人說,不敢於承認錯誤。

自私心:認為所有的一切都得為我服務,認為丈夫不回家更好,只要給我拿回錢就行,多麼骯髒的心啊,沒有去想所有和你結緣的眾生都是要來得救的,都是你要救度的眾生啊!到現在,連自己丈夫的三退都沒做好。

找到了心,我逐漸改變了人的觀念。

我還發現了那些骯髒醜陋的名、利、情、色慾;聽別人說自己不好,就不高興,喜歡聽別人說自己好,追求名;觸及到自己的利益時傷心又難過;對丈夫放不下情的執著;色的方面,喜歡讓人說自己漂亮,喜歡異性的誇獎,願意多看幾眼長相好看的異性;慾望方面,其實安排丈夫不在家,不就是在幫我去掉這個慾望嗎?他晚上不能回家,得看著學生住宿,我還生氣。現在想來,那個假我真是醜陋無比呀!它是要毀了我,要毀了眾生啊!

挖出了種種執著心,我求師父幫我,我一定用全身心的努力堅決除去這些骯髒的心。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自身空間場的不正造成的,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我一定會歸正自己,修好自己,歸正丈夫和他人的不正。於是,我開始更認真的讀法背法,有的段落我反覆通讀。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道:「 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分,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當然一下子斷了這個東西還不容易,修煉是個漫長的過程,是一個慢慢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但是你得自己嚴格要求自己。」
  
「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第一百四十頁)

我多次找同修切磋,同修們鼓勵我、幫助我,提醒我一定要把基點擺正。我發現,尤其在發正念時,憋在我胸口的那股氣就像打嗝似的一次又一次、一個又一個的打出來,而腹內嘩嘩直響,過後,身體會舒暢輕鬆好多好多。當你堅定的要去那些不好的執著心時,師父真的會幫我們。

一個月後,我終於擺正基點,把自己當成煉功人。我是師父的弟子,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於是,師父安排了合適的機會,讓我和那位女士講真相,效果很好。現在我的人的觀念在改變著,我會把丈夫當成眾生一樣去救度,我會盡力去救來到我面前的所有人。

其實在我去掉了很多執著心之後,再看師父經文《洛杉磯市講法》中「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我知道我必須得精進了,這一切好事壞事不都是師父利用來暴露我的執著心嗎?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弟子謹遵師父教誨,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個人所悟,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