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的轉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修煉了多年的大法弟子,可在過家庭情關上,一直沒過好。我深挖自己,發現我有恨我家人的心,特別是很恨我的哥哥及所有在邪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近八年中,受中共邪惡宣傳而參與阻止我修煉的家人。我迴避他們,很少給他們講真相。就是師父給我們多次講明了要我們修煉人要圓容好家庭的法之後,我理上明白了,可卻不行動。但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讓我十分感動 ,這是法在圓容眾生的表現,也是師父的苦苦救度。

十天前,我在上班期間,突遭六一零人員的劫持迫害。人倖免走脫,家裏卻被那夥兒拿執照的強盜們洗劫一空。我不能回單位去上班了,還得找個臨時住的地方。本來我首選應該回哥哥家,但我不想去打擾他們,由於哥哥受黨文化的污染很重,我不想和他發生矛盾,我就決定到我姐姐家。

我姐姐在大法剛開始被迫害時,她和妹妹們聽信了邪惡謊言,親自去我單位給我做「工作」,要我不煉。我對她們帶著人心講真相,她們沒完全理解。以後邪惡又對我非法勞教,她們更是對我的前途命運擔心。我在被勞教期間,有人經常到她住的地方去發真相材料、掛橫幅、貼不乾膠等。姐姐怕別人議論法輪功,讓她難受,她就去把不乾膠撕了。

我被釋放回家後,姐姐告訴我:她撕過我們大法的東西。我又給她講真相,姐姐明白了,她抱歉的對我說:我幹了破壞你們大法的壞事了,我已沒希望了,我把我的孩子們託付給你,你會教好他們的。她還要我給她上網將她所說所做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

我知道我姐姐還有善心,我就在去年給她和我堂嫂及已離開我的丈夫這三個人在網上發表了聲明。

平常,因多方原因,我很少去她家。這次,我在難中,我是該去找找我姐姐了。於是,我就雇了一輛車,直奔我姐姐家。

我姐姐看到了我,十分高興。我給她講明了我的處境,姐姐勸我先安心在她家住下,然後再想辦法讓我回單位上班。

我在她家,她對我很是照顧,不讓我做半點活。我學法煉功,她一點也不反對,還在看別人給他們的大法真相小冊子,也將我以前送給她的護身符保存的好好的。我姐夫也是很支持我。儘管他是個屠夫。在他們家呆的那些天,他們對我叮囑最多的是叫我不要讓壞人發現了,說他們那夥人是不講道理的。

同時,他們得知我的物品被六一零人員搶了後,就給我哥哥打電話,叫他去把我的東西弄回來。他們給我嫂嫂們通話後,告訴我:當天我家被抄時,我哥哥正在去武漢的途中。有人給他通話說我的家被抄家了,人的下落不知道。他就急忙給我嫂嫂打電話,要她到我單位去看看情況,並救我。我嫂嫂得知消息,立即趕到單位,問明情況後,才回家。得知我在姐姐處時,她囑咐我不要回單位了,那裏近期風聲緊。等幾時,他們幫我解決後顧之憂後,再通知我回去。

他們都沒有埋怨我的意思,一心在為我的安危擔心。我姐姐還告訴我說,哥哥為我不知偷偷的流過多少淚。他知道他以前對我們大法不了解,上邪黨的當,和惡人一道整我不對。他對我姐姐的孩子說過:你姨姨再怎麼煉功,我也不干涉她了,她太苦了。我聽著他們輕言慢語對我的彙報,眼淚不知不覺的掉了下來。

是啊,想當年邪黨鋪天蓋地的迫害我們修煉人時,我家人及親朋好友,沒有一人支持我,他們甚至要我丈夫截斷我經濟來源,與我離婚,被六一零人員弄到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等迫害我的黑窩勸我放棄修煉。在全世界大法弟子們的努力下,在師尊的洪大慈悲下,我的家人已在漸漸認識邪黨,不再配合它們害自己的親人了。雖說他們中有幾人是邪黨成員,還未退出,他們今天的行動,已說明他們在覺醒,在向「真善忍」靠攏。特別是我伯伯,他說他一直把我給他的護身符帶著。在夜晚時,他不但戴,而且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說,念這幾個字,他睡著覺了,也會背。他已七十幾了,但身體越活越硬朗。我的侄輩們也有幾十人退出邪黨的。

目前,我還在難中,但我相信師父要求我們在常人中修煉,一邊工作,一邊收救可救度的眾生是正法理,其它的我都不承認,我只走好走正師父給我安排的助師正法之路。一切的一切都由師父決定。我和我家人終會戰勝所有魔難,成為師父所要的眾生的。

最後,我想引用師父的經文《濟世》來與我有類似經歷的同修共勉:「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

個人所悟,如有不當,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