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我丈夫在正法中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記得我剛得法的時候心情很激動,也很精進,身體的變化也非常大,真是無病一身輕。當時我丈夫並不支持我修煉,還會經常給我白眼,有時莫名其妙的說罵一頓就罵一頓,喝醉了酒借酒瘋說打就打。這一切我都是慈悲對待,一次次忍過去啦。

有一次晚飯後,我去學法,他不讓,還揚言要打輔導員,我想這也太過份了,在我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對著他大喝一聲:「你敢放肆我就和你拼命。」他一看我一反常態,嚇得老半天呆呆的站在那裏一動沒動,我心裏默念「窒息邪惡」,使他神的一面清醒。從那以後他改變了。每當過年過節,他都主動買些水果,示意叫我給師父供上,有時他看我忙,就自己把水果洗好裝盤擺在師父法像前。一直到七二零以後一段時間。

後來隨著邪黨的迫害不斷升級,他又改變了,不讓我學法煉功,不讓出門,一提大法就罵。特別是有一次我半夜出去證實法被抓被關押回來後,他變得更加瘋狂起來,罵我、罵大法、罵師父、撕傳單,完全聽信邪黨的謊言欺騙,儘管我不停的向他講真相,告訴他鎮壓是錯誤的,他不但不聽還招來派出所警察三天兩頭到家裏騷擾。即便這樣我也從未停止過給他講真相。

有一次我們倆一起包餃子,我還是向他不厭其煩的講真相,剛說幾句他就罵上了,我繼續講,他一看我不聽就開始罵師父,當時我不由自主的拿起擀面杖就向他一敲:「慣得你,敢罵我師父。」把他嚇得連連後退,邊退邊說「我沒罵,我沒罵」。

這時我淚如雨下,心想救一個人咋這麼難哪!我自覺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讓師父為我而受到屈辱,太慚愧啦!我邊哭心裏邊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喚醒其良知。我對他講:「你可以打我罵我,我都不在乎。但你絕對不能不尊敬我師父!如果你對我師父不敬,我絕不會原諒你的!此話我不再重複,請你記住。」從此他又改變了。他一看我學法煉功就主動把門給關上,看我拿回來資料就示意我放好,在外邊他看到有人撕傳單就制止,在眾人面前經常為大法抱不平。

有一天,他從外面回來一連給我講了幾件事,他表現得很興奮,我也為他高興,他說某某攻擊大法、撕大法的東西,被他訓斥一頓,沒敢吱聲走了。他深有體會的說:「以前我揭撕大法的東西手疼了好幾天吶。」當他特別講到,他在公園裏遇見一位老人在講大法的真相,開始幾個人聽,後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用他話講有五十多人,聽眾態度不一,甚至有人在罵、惡意攻擊,這時他突然從人群中站出來為大法說公道話,並幫助老人把真相講完。當他回頭的時候,發現一個小伙子正要打電話報警,他對著小伙子大罵:「你敢報警,我給你掐折腿。」嚇得小伙子一溜煙跑啦。圍觀的人群誰也沒吱聲,緩緩的都散去啦。

我聽了這段故事,為他高興,並以常人的形式表揚了他。他自豪的說:「我在外面淨為你們大法說話。」我鼓勵他學法、看大法真相,以後會做得更好。現在《轉法輪》他已經看了幾遍,還有《九評》等等,在他的影響下,孩子們和一些親屬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現在無論我做甚麼他都無條件的支持,盡可能的把時間和方便讓給我做證實法的事情,尤其主動替我承擔看孫子的責任和義務。看到他的今天,回想起以往在他身上花的時間沒有白費,一個生命得救啦,真值得慶幸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