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勞教院「熱情」掩蓋下的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7日】剛剛被劫持到馬三家勞教院的學員,都會受到虛假的「熱情」的招待。從大隊長小隊長都要光顧一下,先探問一下學員的思想情況。那裏已經被洗腦的邪悟者看隊長臉色行事上前問寒問暖,為新到大法學員找行李,找衣服。有沒有服裝也得必須買一套他們的東西,如:運動服、床單、被單、小凳等,勞教院的超市價格都很昂貴。

初期讓住在教室或「心理諮詢室」,上廁所都得沒有人的時候才讓去。實在住不下的才讓到宿舍去住,但都得是早出晚歸,整天都被強制洗腦,要比分隊的人早起半小時,晚上十一、二點才讓回宿舍,沒有任何機會接觸其他人。而堅定修煉的大法學員,惡警不許他們到超市買東西,目的是隔離,不讓看到勞教院的真實面目。

到了晚間,不法人員有計劃開始進行第一步,讓那些邪悟者強行灌輸歪理邪說,輪流攻擊,不停誣蔑大法,往腦子裏灌輸邪悟的話,就連隊長的廁所,都是給洗腦的場所。

流氓欺騙不起作用後,隊長扒下初期笑臉和「文明管理」的虛假外衣,殘酷的本性暴露無遺。晚上開始不讓睡覺,有的連續幾夜不讓睡,直到寫「三書」才解除這個體罰。否則日夜都有包夾(監視),連上廁所都是單間,完全隔離。甚麼惡毒、骯髒的話都開始出口。二大隊大隊長張秀榮曾無數次毆打堅定修煉的大法學員,還說:「我就是要表面形式,不管你是不是真心轉化,有『三書』就行」,其目的上報請功。

馬三家女二所,欺世盜名,改稱為「遼寧省思想教育學院」,非法關押的全部是法輪功學員,有禮堂、教室、沒有車間,一樓有庫房,二樓、三樓、四樓全是宿舍和隊長辦公室。外表好像不勞動,其實都是假的。沒有車間,在宿舍幹活,有的活兒還有毒,學員被熏得病倒,有的高血壓,喘氣費力、心慌。惡警為了創收,有時強迫幹活到晚上十一、二點,有的對學員推推搡搡,弄背地裏毆打、體罰,所說的「春風化雨」的教育,全是騙局。

專門迫害大法學員的小號設在四樓,不知情的是很難想像裏面還有小號,內設有鐵椅子,這顯然在施工時就已經設計好的,也一定是得到「上級」認可和指定的。受刑時,身子、手、腳都固定,一次就是十天,從小號出來腳不能行走。那裏灌食大夫姓曹的手段殘忍,給學員灌食很粗暴,打吊瓶找血管把針頭扎進肉裏,故意來回找,給學員增加痛苦。

二分隊大隊長張秀榮對大法學員無數次的拳打腳踢,還有分隊長同時參與打學員。二大隊二分隊隊長張卓慧對信樹華拳打腳踢,致使大小便失禁;把許清焱打完送進小號,一次關小號就是二十天。惡警對堅定修煉的學員,侮辱打罵、語言骯髒下流。三分隊代玉紅把凌源大法學員米豔麗弄到三角庫房折磨,然後送進小號,最後折磨得不能行走、精神恍惚。五分隊隊長在眾人面前開口大罵大法學員。齊福英在值班時把襪子塞進關小號的學員的嘴裏,……

馬三家女二所的警察,個個道貌岸然,甚至都能歌善舞,表面都有一個「文明」的外衣,背地裏卻醜態百出。衛生用品包括收拾辦公室和宿舍的條帚,給隊長刷廁所的洗滌全部由大法學員出錢。學員解教回家時,隊長給當地派出所打電話的費用都由學員本人出錢,隊長給學員家裏打電話可不通知本人,而電話費卻學員來付。惡警變著法子從肉體上、精神上對大法學員進行雙重折磨。為了掙錢從不在乎學員的身體,每年秋天一個月左右,都要強制下地扒玉米。隊長為了多出產值,不斷的催促學員,大夥累得渾身酸痛,隊長不滿意或有情緒時還是要訓斥學員。

對堅定的大法學員,不許家屬接見;而允許接見的,也不讓家裏給拿東西吃,還胡說甚麼:為了學員的身體。而所裏訂的水果和蔬菜卻又十分昂貴。2005年1月份勞教院搞了個甚麼「扶貧」,給每個大隊有幾個名額發點東西,給的東西是一雙棉拖鞋,其餘全是發霉變質的小食品。2004年12月28日二大隊成立了嚴管隊,叫五分隊,不許大法學員到食堂吃飯,吃飯都在宿舍,由三個隊長看守。2005年元旦,在嚴管隊的大法學員拿出水果、點心,給師尊齊聲問好拜年,引起了邪惡的恐慌。

馬三家處處充滿了恐怖,不斷的恐嚇,威逼大法學員,採取高壓手段、加期、判刑,由原來的分開到秘密送走。對有病態而提前釋放的堅定的大法學員,都要等到生命出現垂危,讓你回家也不能活幾天了才肯釋放,真是邪惡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