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集中營近期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日】馬三家教養院--這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黑窩,臭名昭著於天下,受到全世界正義人士的關注和譴責。其迫害手段之殘酷、邪惡程度之卑鄙,令世人震驚。

現在由於正法洪勢的推進,和幾年來大法弟子的共同不懈努力,使馬三家發生了急劇的變化。堅決抵制不配合邪惡迫害的弟子越來越多,曾經被強迫洗腦而邪悟的學員紛紛開始寫「聲明」,有的分隊幾乎全分隊集體寫聲明,而且這種形式已經勢不可擋,令邪惡之徒前所未有的恐慌!

由於害怕被強迫「轉化」的學員受堅定大法弟子的「影響」而寫「聲明」,於今年3月31日惡警們開始把三個大隊從新調整,以前是把堅定的弟子與被「轉化」的學員關在一起,現在開始所謂的「三段式管理」:把堅定的、不「轉化」、不配合邪惡、拒穿號服、拒參加勞動的大法弟子被分在一大隊,實行「全封閉式管理」;把不「轉化」、拒絕勞動但穿號服的弟子分在二大隊,實行「半封閉式管理」;把被強迫洗腦已「轉化」了的學員非法分在三大隊,實行「全開放式管理」。

一大隊在二樓,大約非法關押有100名堅修大法、令邪惡膽寒的大法弟子。邪惡對這些大法弟子進行了所謂的「全封閉管理」。早上5點起床開始坐小板凳一直到晚上9點上床,期間除了上廁所吃飯洗漱外,都「端坐」在板凳上,不許把腿伸開休息,不許互相說話,不許洗澡、晾曬衣服,不許到食堂吃飯,不許通信(惡警已把監室裏的紙和筆全部收走),連家裏的信都被扣下,大法弟子根本收不到家信,不許接見。很多親屬來接見,惡警總是掩蓋事實,對家屬撒謊說「表現不好,經常鬧事,不許接見」「六親不認了,根本不想見家裏人」「不是我們不讓見,如果穿上號服就馬上讓見」。

由於長時間封閉,家人根本不了解馬三家真實的情況,再加上受惡警的矇騙、挑撥,很多家人都一次次的痛心離去……。惡警「安排」了30多個所謂的「坐班和四防人員」(邪悟者)每天站在門外、通過在被一層薄紙糊住了的窗戶上僅留的小孔時刻監視大法弟子的舉動,如有「違反所謂的規定」馬上去彙報,引來分隊隊長和一群打手(惡警)邪惡的拳打腳踢。

邪惡的大隊長李明玉和姓謝的副大隊長會坐鎮指揮,李陰森森的說,這是我的地盤,我想怎樣就怎樣。謝會手提電棍威脅、恐嚇。它們會把一些弟子關進小號兩到三個月,回來後大多是走路艱難,身體虛弱。

二大隊在三樓,大約非法關押有200個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實行「半封閉式管理」。因為穿號服,條件放寬到允許洗澡晾曬衣服允許到食堂吃飯,吃的和被「轉化」而邪悟的人一樣,允許通信,允許接見。三樓同修也悟到不該穿號服,她們於4月初集體脫號服,惡警領了一大群打手,用暴力強迫穿號服,至晚上11點才讓上床睡覺。連續幾天的持續迫害逼迫大法弟子穿上了號服。

三大隊在四樓,大約非法關押了200個被所謂「轉化」的學員,實行「全開放式管理」。她們當中有很多都覺得「轉化」不對,但由於怕心大,不敢寫聲明,都說等回家再寫聲明。這些人每天要接受邪惡洗腦,聽「報告」,「學習」、勞動、做操、打太極拳、唱「邪黨」的歌。

一大隊自從「封閉式管理」開始,惡警給大法弟子頓頓吃硬邦邦的(有時發了霉的)玉米麵餅子,大多數弟子絕食抗議,邪惡最後給改善了伙食。邪惡害怕大法弟子發正念,把屋裏的鐘給弄壞,走廊上的掛鐘給摘走。還把屋裏的電視打開,音量調大。它們害怕大法弟子給其上網,怕罪行被曝光,於3月31日開始,惡警全部摘掉胸前的工作卡,以隱藏其名字。

為了封鎖消息,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超期關押,以種種藉口不放人。然而這一切都動搖不了大法弟子堅定的正念。沒有鐘錶就時時刻刻發正念,背法。師父2005年發表的《向世間轉輪》等文章同修們幾乎都會背。晚上都儘量少睡覺(只睡約兩個小時),用來學法、發正念,不給邪惡任何喘息機會。大家都感到正法進程推得很快,時間很緊迫,所以都爭分奪秒的利用時間。由於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真的令邪惡膽寒,它們無從下手,硬的不行來軟的:「我們也不讓你『轉化』,也不讓你穿號服,只要遵守紀律,到期就回家吧」。大法弟子早已識破邪惡的嘴臉,不為其所動,只承認師父給安排的路,否定舊勢力的所有安排,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爭取早日堂堂正正的走出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這就是馬三家的近況,那些邪惡之徒雖然還在表演著,但明顯大勢已去,氣數已盡,勉強維持著而已。「邪惡表面上咋呼,它內心裏在害怕」(《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望遼寧大法弟子以及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的大法弟子的家屬們關注馬三家教養院近況,用各種辦法解救那裏的同修及親人,正念解體一切共產邪靈與殘餘黑手爛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