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6年來的腥風血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5日】我是大連市大法弟子,是1998年開始修煉的。回顧6年來的腥風血雨,我因為堅持信仰,曾多次被抓關、遭酷刑折磨,兩次被關入邪惡的馬三家勞教所迫害。

99年10月,我第一次踏上了上北京上訪的列車,我們一行四個人,在車上相互叮囑,我們一定要跟隨師父走好正法之路。在北京我們在人民大會堂向世人背誦「法輪大法好」、「論語」,被警察抓捕,拉到昌平派出所,把我們關入精神病院迫害,後來我們被當地公安局警察帶回當地看守所。

2000年6月,我第二次進京,我和同修在天安門橋上煉功,警察把我們拉進警車,關入北京監獄,遭獄警拳腳相加,體罰、刑罰。2000年7月我被大連莊河市派出所判處一年勞教,關入馬三家勞教所。

馬三家的環境非常邪惡,因為法輪功學員人數眾多,獄警把我們集中在一起,讓普犯和邪悟者監管,當時的環境很殘酷,大法弟子喊一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獄警與犯人就衝上來暴打,打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每晚只睡4個小時就得被迫起床,面黃肌瘦……。真是比「文革」還殘酷。

2001年10月,我從馬三家魔窟出來。第二年三月,我到大連找工作,誰知4月12日在朋友家又被大連中山區刑警大隊惡警非法抓捕。他們把我關押在大連看守所,用暴力逼迫我說出我與同修的聯繫方式,名字等,他們不讓我睡覺,幾個男警察,對我拳腳相加,還說要給我判刑,我在看守所絕食,他們把我手腳銬在一起,往嘴裏灌苞米糊。

2002年6月我又被他們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被視為重點關在到女二所一大隊五分隊。我開始絕食,四天後惡警強行進行灌食迫害,我不配合他們,身體被折磨的極其虛弱。後來經學員的一再勸說,我吃飯了。

馬三家勞教所強迫大法學員做繁重的勞役,春秋兩季扒苞米,到豆地裏扒草,挖土,栽樹。有的同修不配合,惡警就把大法弟子扔進小號,用加期來威脅。惡警為了領取獎金,用酷刑逼迫學員「轉化」 ,打、吊罰、電棍電、繩子捆,大法弟子被打傷、打殘、四肢不能動、精神失常等,還有很多大法弟子被關進小號,押往外地監獄。我曾多次被關進小號,被刑罰、電棍電,被凌辱過。

我在馬三家整整被非法關押了2年零10個月。出來後,當地村裏,邪惡之徒還時刻監視我的行蹤。

2005年6月13日,我與母親在路上被當地的大隊書記 隊長和610女幹部劫持,他們企圖逼我寫四書,我不配合,他們就把我拉到大連洗腦班。大連洗腦班位於大連星海灣大醫二院後面,租的是賓館五樓,我從被抓就一直喊「法輪大法好」,背師父的正法口訣,請師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衝出魔窟,最後在師父的保護下,我被無條件釋放了。現在我又重新加入到正法洪流中來。

我把這幾年的迫害經歷講給家人鄉親們聽,他們都覺得中共邪黨殘暴,邪惡無比,我把傳單、護身符送到他們手裏時,他們都很願意接受,很願意聽我跟他們講大法真象。他們還說:祝大法修煉者幸福平安。